第829章 仇人见面-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29章 仇人见面

面对着落轻舟的目光,沈浪无法逃避。

既然人家作为女孩子,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继续装糊涂,就太不够男人了。

他自然的伸出了手,拉着落轻舟坐了下来。

这个动作,让落轻舟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

虽然他们之前是有过更亲密的接触,比如那天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就是趴在他脖子上的。

但那是形势所迫,并没有旖旎之心。现在不一样,刚刚已经表达了那个意思,再牵手就有了更多的意味了。

“你的心思我明白。如果就这样死了,我也不甘心。如果死前能和你那啥,也是带着美好记忆的离开。”

沈浪轻柔的话语说出来,落轻舟则是冷静了下来。

“但是呢?”

“但是……”

“因为雨荻?”落轻舟目光有点复杂。

触发她能够大胆的说出来,自然是因为明日生死未知的时间性。但真的只是因为不甘心,或者是报答?

她有没有喜欢沈浪?

是喜欢他这个人,还是因为他一再不求回报的给予了许多帮助的影响?

是单纯的喜欢,还是有和落雨荻竞争的心思,想要证明有一样不比她差的心思?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睡了就睡了,不求结果,哪怕没有问题的安然回去,她也不会后悔!

沈浪摇了摇头:“和落雨荻无关,你之前质问过我,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和郑雨梦也是那什么的。”

“哼!果然有一腿。”落轻舟忍不住哼了一声。

沈浪心里暗道,岂止是有一腿啊,郑雨梦身体具有两个灵魂,还把焉凉也那什么了呢。

“既然你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了,那还装什么斯文?”

确认了沈浪和郑雨梦有一腿,落轻舟反而轻松了许多。

不管她怎么看得开,沈浪的是和落雨荻认识在前,而且关系不一般,她这就算是主动勾搭妹妹的男朋友了。

但既然沈浪本来就已经是郑雨梦的女朋友,和落雨荻哪怕有所暖昧,也未必会成为一对,她也就不存在这个罪恶感了。

“环境。”

沈浪指了指周围。

“这里住的环境是不错,但你也知道,别人都在监视着我们这里的情况,他们不需要有摄像头,哪怕熄灯了。你难道想要我们做的事情,直播给他们吗?”

“……”

这个理由,让落轻舟沉默了下来。

虽然死到临头,可以什么都不顾,但要把最**的一面直播给敌人,还是挺恶心的。

“所以,我宁愿等离开这里之后,随便找个山洞、草丛里面,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也比在这里更畅快啊。”

落轻舟的眼睛转开,嘟嚷了一句。

“我也就开玩笑的一说,是你自己当真了。你以为真要跟着什么呀!”

沈浪笑了笑:“是,是我听了之后就想多了,甚至计划更多。不过你可是真的要想清楚,等到环境好的时候,我可真的会不客气!”

“懒得理你。还是好好想想明天怎么脱身吧!”

这一夜,自然是睡不好的。

哪怕没有什么办法,落轻舟也还是努力的想对策。

沈浪则是一次又一次的把各种计划推算了一边,看看哪一个可能性比较大。

他其实还是有很多倚仗的,即便实力上远远不及卫青城和霍山他们,但御仙门想要杀他,还真的要付出整个城池毁个七零八落的代价!

具体就要看霍山能不能放得下荆儒风的事了。

一大早,沈浪和落轻舟就出来了。

郓长空也及时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门主还有事,两位请等候片刻。”郓长空变得如一开始那样的冷淡了。

沈浪淡淡一笑:“不用了,爆体仙劫的解决方案,我已经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你们门主。至于他说要送什么厚礼,并不需要,因为本来就是你我二人的约定。除非……”

“除非什么?”郓长空还是顺口问了一句。

“除非阁下根本没有把那些人送回去,而是背信弃义的半路把他们击杀了。”沈浪也是冷冷的说道。

郓长空冷哼了一声:“一群……低级人类而已,我犯得着背信弃义吗?”

“你这并没有正面回应,但我相信你的人品,就当你是正面回应了。”

沈浪目光望向了卫青城居住的区域,直接开口传音过去。

“卫门主,虽然是契约,也算是叨扰了数日。今日我们二人,就先告辞了!”

他直接对卫青城传话过去,让郓长空皱起了眉头。

“沈先生请留步,我们霍山大长老,想要见你一见。”

郓长空自然是早已经得到了命令,所以卫青城的话一传过来,他马上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这边!”

落轻舟和沈浪望了一眼,并没有畏惧,直接就跟着往前走了。

霍山住的地方,并不是和卫青城一起,而是在另外一个山头上,整体过去也是很快的。

当他们刚刚过去的时候,一排在竹林中的建筑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

荆儒风。

荆儒风的目光紧盯着沈浪。

跟当日萎靡的状态不一样,此刻荆儒风已经恢复如常了。

他最大的问题是精神力几乎被沈浪抽空了,相比起来,被雷电以及撞击的身体伤势,反而并不是那么大的麻烦。

“阁下当日的所作所为,应该不会忘记了吧?”郓长空冷冷的说了一句风凉话。

“怎么,你这个手下败将,这是过来迎接我吗?”沈浪却是笑眯眯的看着荆儒风。

荆儒风冷哼了一声。

“沈浪!当日你偷袭于我,并且在城中犯罪累累,伤及无辜百姓无数,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恩怨,也是让我失职!”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怨恨:“你还把我精神力全部抽干了,并且窃取了我的记忆,把那些骡子的禁制解除,全部放走了!”

“你就说你想要干吗吧!想要向我哭诉,抱歉,我对于弱者,是没有什么同情心的。”

沈浪夸张的挖了挖耳朵,一副做好了洗耳恭听的样子。

藐视!

荆儒风感受到了沈浪的藐视,这让他的火气更加的上涌。

“儒风,从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要不然你永远过不去这个坎儿,怒火只会让你失去理智。”

一个声音从建筑里面穿了出来,直接让荆儒风冷静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