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不如吃嫩草-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28章 不如吃嫩草

“怎么办?”回到客房,落轻舟忧心忡忡的问。

没有让他们直接走,而是多留到明天,自然不可能是真的因为什么厚礼,而会是要验证今天沈浪给的口诀有没有问题。

明天确定没有问题之后,那就是到了正式摊牌的时候了!

虽然现在只有他们两个,落轻舟也是用的传音的方式,以免被窃听了。

沈浪安慰了一句:“留到明天,我们还多一天的时间反应,要不然刚刚直接就要摊牌了,明天我们再见机行事。”

“你……没有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吗?”

沈浪笑笑:“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听到他这么说,落轻舟放心下来了。

当初在牧园里面,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冲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对策,并且成功把几十个人解救回去了。

现在有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肯定会有一个更加详细的计划了。

其实沈浪还真的只是“见机行事”!

他的实力是突破了很大,对他自己作用非常明显,对付郓长空应该也没有问题。但要面对卫青城和霍山,还是远远不够的。

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撑,一切的计划都等于零。

这段时间,他也是想过了很多智取的办法,同样的几乎难以用上。无论是功法秘诀,哪怕是出卖地球世界,别人都未必能够看得上!

唯一能做文章的,也就是爆体仙劫这事了。

但卫青城很放得开,完全无戒备的让沈浪检查身体,也不顾面子的不耻下问,加上他们之后的分析研究,就算今天想要故意弄一个错的口诀,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沈浪的见机行事,包括杀出一条血路!

其实如果纯粹从个人的角度,那日从牧园出来,引发众人大战,有几十个目标在,沈浪要带着落轻舟逃出去,是很容易的事。

毕竟除了郓长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能杀出包围圈。

但他虽然以自己利益为先,但面对地球群雄,也难以做到不管他们的死活,尤其是乔戮仙、南流川几个,更是把他视为盟友,对他极为倚仗。

就跟嵩阳真人一样,他救了嵩阳第一次,加上雷区可以算是两次,但最后一次没有救到,而且也算是嵩阳真人为大家抗了雷。

因此有机会救大家,沈浪还是站出来了,这多少也有点自我牺牲。

发展到现在,知道他抽取了荆儒风的精神力和记忆,尤其是这一次他的升级,必然让御仙门对他加倍的重视。

如果还是郓长空等人出手,哪怕还是有百人以上,逃走都不难。霍山要出手为荆儒风报仇的话,那就麻烦了。

最后一天,沈浪还是一切如常,并让落轻舟继续修炼。

外松内紧的状态,是要给监视着他们的郓长空看的。坦然,说明他并没有在口诀上面做手脚。

只要没做手脚,确实帮助御仙门——至少解决了卫青城和霍山的问题,那从道义上来说,卫青城也放不下脸出手的。

霍山则是避免不了的了,他一直没有出面,就是在回避。如此他就是从卫青城那里得到的方法,不是直接欠沈浪的人情。

现在沈浪是能避开一个是一个,希望卫青城如他表现的那样,不说正人君子起码也有基本道义,毕竟他也是一派门主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采药比平时更加的丰盛了许多,明显是郓长空交待过了,最后的晚餐!

沈浪还是很心宽,该吃吃、该喝喝。

最后一晚,落轻舟没有再争分夺秒的修炼了。

她这些天都非常的努力,有这里的灵气,还有内丹的协助,进步是神速的,但毕竟她升级到存真境巅峰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想要这么快再升级是很难的。

“明天……我们就要走了。”

望着这住了一个星期的客房,落轻舟有点唏嘘。

“怎么?舍不得这里啊?”

沈浪不由得笑了起来,在过来这边的路上,他们是餐风宿露,但那是自由的,现在住的环境是好一点,可是天天都被人监视的感觉,怎么能舒服?

落轻舟摇摇头:“倒不是舍不得这里,而是……”

她看了沈浪一眼,没有直接的说出来。

“怎么了?”沈浪看着她问了一句,感觉她有点奇怪,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吗?

“我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同居过,还这么久……”落轻舟幽幽的说道。

“我以为什么呢。”沈浪哑然失笑:“我们虽然算是同居,但也是相敬如宾,而且也是限于环境。总体来说,你就当成是休息室、火车卧铺之类的就好了。”

“能一样吗?”落轻舟微微白眼。

沈浪笑笑不说话,当然不一样,但他能说什么?不这样说,大家都尴尬了。

“明天……我们要是走不了,怎么办?”

“……”

沈浪一阵无语,这个话题明显让她很沉重、很担心,相比起来,倒不如说刚刚男女那个可能尴尬的话题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就像上次一样,我会带着你离开的。”他只能柔声的安慰了一句。

落轻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他会如此。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她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了起来。

“你说……要是我们明天走不了,就战死在这里,是不是挺不甘心?我们都还这么年轻,我比你大几岁也还没有到三十啊。”

她这说得好像明天死定了一样,哪怕是笑着说出来,也仿佛是苦笑了。

“其实……”

沈浪安慰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落轻舟已经继续说下去了。

“就这样死了,不甘心,也也亏了。不如今晚把你睡了,好歹对我来说,也算是嫩草了。”

她扬了扬眉毛,故意以有点轻佻的语气说了出来。

“……”

沈浪这才醒悟过来,她刚刚的奇怪反应,其实并不是怕死,而是因为这个!

进入无归海狱,就做好了死的打算,一路到现在也经历了一次次的危险,看着同行的嵩阳真人死在面前,早已经看淡了。

尤其那日沈浪让她跟着刘禹昌等人一起回去,她坚持留下来,就是打定了和他一起赴死的决心。

只是想着已经死期已经到了面前,不如死前疯狂一把,既算是回报了沈浪一点,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不甘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