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牲口与猛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20章 牲口与猛兽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离开的,我会跟着你一起。”

落轻舟非常的平静,说出来的话,却是深思熟虑过了的,哪怕语气很柔和,却有着一股执拗的力量。

沈浪皱起了眉头。

说老实话,对于现场的数十个人,说“地球栋梁”不过是好听一点的。真正他会在意和想要救的,也就几个熟悉的朋友而已。

而在朋友里面,落轻舟又是认识最久,关系最亲近的,如果她都不愿意走,那真的是浪费了的一番苦心。

“你也可以把我打晕了带走,但我还会一个人再回来找你的。”

乔戮仙和南流川,正看向她旁边的刘禹昌,想要让老刘动手把她打晕了带走,结果刘禹昌都不知道有没有领悟到这一层意思,她倒是先说出来了。

她这么一说,几个人就没辙了。

在他们看来,年轻男女肯定是为了爱情至死不渝啊!

就算刘禹昌对落河负责任,把落轻舟一路绑着带回天山冰宫,落河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防着她,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离开。

她一个人到无归海狱,那就可能死路一条了,还不如跟着沈浪,多少还能保护到她。或者……哪怕同样是死,至少是死在喜欢的人身边吧?

沈浪没有几个老头联想得那么丰富,但以他对落轻舟的熟悉,知道她既然这么说了,就是下定决心了。

他其实也能明白落轻舟的心思,并非至死不渝的爱情,而是一种义气和以死相报的心。

她觉得此行沈浪对她帮助巨大,而沈浪留在这里,必然是死路一条,所以选择和他一起面对。否则的话,只要确定沈浪还有活路,她也不会留下来成为他的负担啊。

现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沈浪也无法跟她一一细说。

地球的修士们还好,郓长空可还是在看着呢!

“好吧,你留下来就留下来吧。”

沈浪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对乔戮仙他们点点头,算是完成了告别。

这个时候,郓长空吩咐的人,已经放出了一个法宝,是一个大型的舟形飞行法宝。

“上去吧!你们的人不能多。”沈浪简单的说。

“那我们的人谁来保证安全!”郓长空冷冷的反问了一句。

确实如此,如果只是一两个人驾驭飞舟送他们过去,到时候连人带法宝被一起弄了呢?这可是有几十个人!

沈浪从地球众人说道:“听到没有?大家要讲信誉,我让人少一点,是为了你们能够安全回去。你们也要讲信誉,不能对人家怎么样。毕竟我牺牲了自己留在这里,你们也不想我被人弄吧?”

“放心吧!我们绝对会有信誉的。”保罗代表大家做出了保证。

即便如此,郓长空还是不放心,在大家登船之后,还是派出了几十个人押送,就算到时候要战,还能够势均力敌!

本来大家在这牧园外面,聚集了一两百人,显得比较拥挤了,如今去了三分之二,顿时就空了下来。

原本双方的对峙,是少数和多数,但整体差距并没有到一倍,现在虽然总人数少了许多,但沈浪这边就剩下他和落轻舟两个,反而变得悬殊了。

郓长空当然看得出落轻舟是什么样的水平,其实多了一个她在沈浪的旁边,反而是让他的戒备放松了许多。

之前沈浪已经证明了他的危险,但多了一个较弱的女子,就是一个负担。

荆儒风等人把握不住,郓长空是完全有把握的。

“换个地方说话!”

既然已经这样了,郓长空也没有再保持敌对的态度,说完之后,直接往前面飞掠出去,在前面带路。

其他的人,则还是环绕着把沈浪包围,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沈浪并没有要逃跑,而是带上了落轻舟,一起跟着往前面飞掠。

他们一动,当即周围剩下的几十个人,也是跟着一起动了,基本还是保持着一个包围圈。

郓长空往前飞掠了一段距离之后,在空中停顿了下来,等到了沈浪和落轻舟,然后指了指下面的断壁残垣,都是被破坏的街道建筑。

“因为你的肆虐,今天有数十个无辜者的死伤!都是来不及逃跑的老弱妇孺!”

他的语气非常的严肃,带着愤怒的谴责。

沈浪则并没有什么羞愧,如果让他直接攻击无辜的老弱妇孺,他多少下不去手,但之前被二十多个化神境围攻,并还有更多的赶过来,他那是横冲直撞的误伤。

“他们都是无辜者,那我们是不是无辜者?他们根本没有到这里来,就被你当牲口抓了圈养。我一来到这里,你们就来抓我。”

沈浪淡淡一笑:“你们把我们视为牲口,那被逃命的牲口踩踏伤及,需要牲口忏悔吗?”

郓长空一时语塞。

他虽然没有直接用这样的话语来形容,但显然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态。而沈浪反问,也让他无话可说了。

“当然,最常见的做法,是会把牲口打死泄愤,我们那里的人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就不需要讲什么正义,讲什么无辜,本质上就是谁的力量大,谁是世界的主宰。”

说到这里,沈浪紧盯着郓长空:“而且我要提醒一句,在你们高级人族眼里,我只是牲口,但能让你们破坏那么大、死伤那么多的牲口,是不是应该算猛兽了?”

沈浪是很坦然的,并没有带着愤怒。

这个世界本来就更高级一点,会歧视很正常,就像在地球上,其他动物同样比人类低等级。

但就算是动物,猛兽和牲口,带给高级动物人类的威胁也是不一样的。

郓长空也是紧盯着沈浪的眼睛。

对于这个低等人族,当得起“有勇有谋”,而且言辞犀利,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想要谴责沈浪没有成功,郓长空当然也没脸继续看“失败的痕迹”,再次往前飞掠,带着沈浪和落轻舟离开。

郓长空去的地方,却是已经离开了城中,在后方一处山上,这里的建筑风格也是差不多,并没有金碧辉煌,也是素雅为主。

沈浪有荆儒风的记忆,郓长空不说,他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御仙门的宗门所在之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