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你级别不够-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21章 你级别不够

包围着沈浪他们一起过来的那些人,在到了这里之后,就没有再跟着上来了。

很显然,都已经到这里了,在他们看来,就算沈浪能翻天,也不可能逃得了。

沈浪也不需要去查探里面,从荆儒风的记忆,已经知道御仙门有很强高手。

当然,区区“牲口”闹事,是不足以让闭关的高手出马的,郓长空能出手,已经是罕见的例外了。

郓长空带着沈浪进入了一个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的招待,直接看着他。

“现在已经到我们御仙门了,我已经算是表示了尊敬,你可以说了。”

他保持着先礼后兵的风格,在说完这一句之后,直接补上了一句威胁。

“你也可以选择不说,但你应该清楚,我们要攫取你的记忆,并不难。”

“当然知道。”沈浪微微一笑,“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是吧?郓长空前辈。”

郓长空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

之前所有人已经解除了精神禁制,他是已经发现了的,关押了那么久都没有变化,沈浪进去几个小时就这样了,当然是他起了作用。

荆儒风的状况,他并没有亲自检查,但从观察和汇报的信息来看,也猜想被夺去了大量的精神力,极有可能也被抽取了记忆。

要不然不可能那么快就能开启阵法——地球众人以为是破阵,他是很清楚并没有任何的破解,直接就是开启了阵法出来的!

沈浪还说出了“爆体仙劫”;而且刚才他并没有自我介绍——人会向牲口野兽自我介绍吗?

现在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让他验证了猜想,对方已经读取了荆儒风的记忆。

郓长空当即便有了一丝杀机!

如果是从荆儒风的记忆里知道的“爆体仙劫”,那说明此人就是利用这个问题来帮助其他人逃走,并不是真的有解决的办法。

而且就算真的有办法,那在确认和得到之后,也不能留下,因为这知道了御仙门的很多秘密!

他的杀机一闪而逝,沈浪当然还是觉察到了。

对此沈浪倒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本来就没指望对方会放过他!

他已经在这里搞了那么大的破坏,并把数十人救走了,光凭这些,御仙门就不会放过他,那是面子和利益都受损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有意的承认获取了荆儒风记忆的事。

“哎呀!瞧瞧我!”

沈浪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又跟落轻舟摇头叹息。

“我怎么能叫人家前辈呢?虽然都是人族,但在人家眼里,我们还是未开化的野蛮人,是牲口,叫前辈岂止是高攀,简直是玷污人家尊贵的身份了。”

对于他讽刺的表演,郓长空冷冷的说道:“说正事!”

“正事是吧?”沈浪也收起了玩笑:“爆体仙劫是你们御仙门遇到的问题,这是秘密,毫无疑问,我是从荆儒风那里知道的。但解决的办法,他却是没有的!”

落轻舟在旁边不说话,她也不知道沈浪是怎么知道郓长空、荆儒风这些名字的,这里暂时没有危险,她的实力远远不够,但还是保持着警戒。

郓长空还是冷冷的注视着他,并没有说一句话。

正因为荆儒风不可能有解决的方法,所以很好验证沈浪是不是吹牛!

“这么说吧!我们这一批人,都是比较弱的。”沈浪大方承认,确实是比较弱,比数百年那一批是弱太多了。

“我们的世界,也可能比你们这里弱很多。但我们的先辈们,也曾经出过天才绝伦的人物,也曾经千百年的研究求索,不谦虚的说,我们也曾经是有过修真高峰的!”

沈浪很严肃,承认现实,也必须承认历史。

“在我们上古的时候,也有很多大能者,我就曾经听说过,上古也有类似你们爆体仙劫的状况。大家的说法不一样,但我感觉是一回事,或者本质上类似。”

郓长空很冷静的听着沈浪的话,他对于地球修真文明,所有的了解,就来自于他们现在这一批人,唯一能刮目相看的,也就是面前的沈浪。

所以沈浪说曾经有过高峰,甚至说上古有出现类似状况,他依然是没有一点相信。

“把你的方案拿出来,我会交给长辈研究,自然可以证明你有没有说谎。”

“你当我是傻子啊!我直接把方案给了你们,还有任何的利用价值吗?直接就可以把我砍了报仇是吧?”

沈浪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开出了条件。

“老郓啊,虽然你的身份很高了,也是实际主管大权的人,但爆体仙劫这件事上面,你的级别还不够。”

沈浪这话,让郓长空几乎吹胡子瞪眼睛,居然叫他“老郓”,还说他级别不够!

“让卫青城门主,或者霍山大长老来吧!”

“放肆!”郓长空怒而站立了起来。“门主和长老,岂是你想要见就能见到的?”

沈浪摆摆手:“别激动。不仅仅因为他们的级别权限比你高,还因为他们才是最需要解决爆体仙劫的人,你还远远达不到那程度。”

郓长空怔了怔,如果只是荆儒风的话,就算知道爆体仙劫,并且知道大概的状况,也不算奇怪。但不可能清楚门主和大长老临近爆体仙劫危机了!

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小子肯定是按照御仙门最强的人物来推测的!

“青城门主,霍山长老,你们还能等得下去吗?就算怀疑,我多少给你们带来了一丝希望,死马当活马医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郓长空真要把我宰了,你们甘心?”

沈浪忽然笑着对空气说话,让郓长空暗暗皱眉。

落轻舟在他的后面,并没有丝毫的惊讶,沈浪创造任何的奇迹,她都不会惊讶。不管这些名字是怎么来的,又能怎么应付这些人,她都完全的相信沈浪。

停顿了片刻,没有任何的状况,郓长空觉得沈浪是在诈他,想要用门主和长老来吓唬他,正想要开口的时候,屋内响起了一个声音。

“长空,把这位客人请过来吧!我要见见他。”

听到这话,郓长空的脸色变了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