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贡献收藏-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0章 贡献收藏

连袁诚都一拳击碎,沈浪要杀莫歧,真的是易如反掌。

所以眼见他跪下了,也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先看了一下手中之物。

让他稍微有点惊喜的是,这东西并非其他,而是一颗灵石!

袁诚刚刚被击碎,包括衣服包括身上手机之类,但这灵石不是普通的东西,即便在沈浪如此强劲力量的冲击下,也还是保持着完好。

沈浪现在有的灵石,也就是从叶世光那里换来的,现在能多一颗,都是一比意外收获。他很庆幸刚刚在空中顺手接住了,要不掉落到河里面了,就算知道有灵石,要再找出来也麻烦很多。

“求、求求您别杀我……”不自觉跪倒之后的莫歧,磕头如捣蒜。

刚才的一幕幕,已经在他脑海里面再现了一遍,让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那震撼的一幕。

连贵为修真者的师父,都不堪一击,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死到临头,莫歧也没有了平时的火爆,脑子灵光了起来,磕头求饶的时候,猛的想起了一件事。

“我听二公子说……白七爷的保镖叶凡,是花钱赎命的。我不敢奢求您白白饶我狗命,我希望能给我一个赎命的机会……”

沈浪低头看了看他,“赎命?你能给我什么?”

他是在思忖要不要杀莫歧。

莫歧和袁诚不一样,他不过是六段左右的超凡武者,在普通人里面是超级高手了,但在修真者面前,是被碾压的。而他刚刚出手就把一个修真者击毙了,足以震慑住莫歧,让他不敢有丝毫为袁诚报仇之心。

而今晚这事,虽然算起来可能是莫歧的鼓动,但如果没有袁诚的话,他是不敢起抢夺配方之心的,上次就已经收拾他了。

综合下来,如果要杀莫歧,和袁诚的顾虑是不一样,不是怕日后麻烦,也就是灭口而已。

莫歧心里非常的清楚,之前白七爷那边可以通过金钱来赎命,是因为沈浪缺钱!现在得到了白七爷的赔偿,还和岳家有固定的交易,金钱就不是多么重要的了。

“以我的身份,就算有一点什么收藏,也是入不了您的法眼。但我愿意贡献我师父的所有收藏,他是一位修真者,绝对有让您心动的好东西!”

师父都已经成碎片冲走了,莫歧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直接就把袁诚出卖了,准备做个带路党,要去把袁诚的老巢抄了!

沈浪皱了皱眉头:“我杀袁诚,并非我喜欢杀人越货,是你们欺上门来。如果让他走了,我日后就会不得安生。你这样卖师求荣,倒是一个好徒弟啊!”

莫歧额头大汗,仰头看着沈浪,赶紧摇头。

“不、不,我知道您当然不是这样的人,其实我也不是卖师求荣的人。您刚刚也看到了,师父逃走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要跟我打一声招呼,甚至巴不得我拖延一下时间吧,我虽然能力有限,好歹刚刚也向他示警啊……”

这一茬是现在说起来,他才感觉到,心里也是一阵绝望。如果师父逃走了,那沈浪必然把怒火洒在他的头上,连赎命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成为碎渣了!

“所以是他不仁再先……再说,他已经死了。他留下的东西,我估计我用不到,就算用得到,以我现在的实力也保不住。奉献给您,是最合适的!再说了,我不是求荣,是赎命,必须要拿出诚意来,我不能忽悠您。”

他一脸的真诚,以此来说明他求生的渴望。

沈浪思忖了一下,袁诚既然身上有灵石,那打百宝还神汤的主意,自用应该还不是最主要的,用来培养徒弟,用了向岳家之类的交易,或者去打通更多的渠道关系等,才是关键。

叶世光也有随身带着一颗灵石,袁诚好歹是归元境的修真者,应该不止一颗灵石。能再抄到一两颗灵石也不错,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

看他还没有决定,莫歧再次磕头:“沈……沈先生,我的小命就在您的手里。我师父都不堪您一击,我还能逃得了吗?您可以先随我去看看,要是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再决定处置我如何?”

退步是为了争取时间,只要现在活下去,就多了一线希望,或许可以通过岳镇南,看看能不能卖给面子。

“简单!我给你做个记号……”

沈浪说话间,往前一步到了莫歧的身前,然后伸手按在了莫歧头顶百会穴。

他这样过来,直接让莫歧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觉得这是可能要他的性命,本能的就想要逃跑或者反击。但还是死死的压住了自己,逃不了,反击也赢不了,只能期望真的只是做个记号了。

片刻之间,他感觉到脑海里面一震刺痛,仿佛有一根针从百会穴钉入了脑海里面一样!

这个刺痛让他战栗不已,但很快发现就消散了,只是一点刺痛的余味。

沈浪收起了手:“我已经在你脑中做了印记,你如果有对我丝毫不敬之心,随时会要了你的命!解破你的大脑都查不出原因。”

还跪着的莫歧身体一下软倒在了地上。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磕头:“多谢沈先生不杀之恩,莫歧必不敢有丝毫不敬!只要先生不嫌弃,必然誓死追随!”

如果是上一次把他打得吐血落入河中的时候,沈浪做这个动作,说这番话,他是断然不可能相信的。

但今天不一样,在他心目中宛如半仙的师父,都被一招灭杀,足以说明这个沈浪是远胜于师父的修真者,这样一个法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身上有了禁制,反过来也说明沈浪暂时不会取他性命,只要努力保持尊敬,等拿到师父的东西,说不定就放过他了。就算不放过他,能成为如此强者的手下,甚至是奴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起来吧!东西在哪里?”沈浪已经决定了,也就不矫情,直接的追问。

莫歧勉强站了起来,恭敬的回答:“先生,我师……袁诚的住处就在平西市内,我有他那里的钥匙,很多东西都是我打理的。我们开车过来的,您如果想要今晚上的话……现在我们就可以过去,用不了多久,完事之后,我再送您回来!”

“去吧!你在路口等着我。”沈浪挥了挥手。

“是!”莫歧答应了一声,然后向后面弯腰退步,开了院门出去,也是马上自己把门关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