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意外的信-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1章 意外的信

在莫歧看来,沈浪让他先出去路口等着,可不是让他准备好车这么简单,肯定是要考验他!看看他在独处的时候,会不会有不敬之心!

有了这个心思之后,他小跑着出去的时候浑身大汗,对沈浪无论怎么畏惧,都不敢有丝毫的腹诽暗骂。这会儿脑子里好像藏着一把剑,人家一个意念就能让他脑死亡呢!

但其实沈浪只是因为还炼着药……

回到屋内,他查看了一下百宝还神汤的火候,继续的炼制。然后检查了一下从袁诚身上得到的那颗灵石的情况,和叶家交易的一样,都只是初等的灵石。

不过这也无所谓,现在对他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好的东西了。

把灵石收好之后,他继续淡定的炼药,这一锅出炉之后,就开始按照新的配方调剂,开始加入了百分之二十的蜂蜜。

最后他自己品尝了一下,还别说,高甜度的蜂蜜添加了那么大比例之后,直接压下了各种难闻的味道。现在只是带着甜的苦味,是一般人都能接受的程度。如果当饮料,当然还是黑暗系,但跟中药、凉茶比,就是好太多了。

沈浪用新的瓶子把这些一一装了,然后放入在冰箱里面。

新的百宝还神汤,除了给岳家之外,还准备留出一些了了,给落雨荻几瓶当感谢,然后给父母一些,把之前那些超难喝的换了。

在出门之前,他思索了一下,这接连都有人闯进来,光靠门锁已经不行了,看样子得加一点禁制!

不过现在莫歧还在外面等着,他也不能让人吓崩溃了。毕竟他刚才只是吓唬,并没有真的下什么生死印记。

在沈浪的脑海里,当然不缺这样的手段,但有一些是需要比较高的修为才能做到,有一些需要仔细研究学习才能动手,要不然随便就把人弄死了。

刚刚只是注入一道元气,给莫歧造成了大脑的刺痛而已。

等他走出到外面路口的时候,看到一辆车,莫歧赶紧下车,并给他开了后门的车门,恭敬的迎他上车,还用手在车门顶上挡着,以免头撞了。

看样子这是对他师父习惯了的态度,只是现在用在沈浪的身上。

沈浪上车没有说话,只是让他开车,然后就闭目养神起来。

莫歧不敢多问,在没有看到师父的收藏,在没有确定有东西能打动沈浪之前,他这还是“死缓”啊。他赶紧小心翼翼的开车,生怕有不稳让沈浪不爽,上了高速之后,就尽量的加速,直奔平西市而去。

到了目的地之后,莫歧也是小心的解释了一下。

说他师父平时是一个人住,有一些生活用品什么的,会是让他准备送过来,也有安排保姆日常收拾做饭之类。

他也表示这些他都会处理好,辞退保姆和房子,便是有师父的朋友问起,也只说师父云游四方去了,具体去哪里并不清楚。

他有这里的钥匙,直接带着沈浪来到了袁诚的住所里面。

袁诚不知道是自己有做什么,还是纯粹靠徒弟供养,从这房间的一切看来,并不算奢华。当然更不是独栋别墅之类,也就是一套常见的三居室房子。

进去之后,莫歧就忙着介绍了起来,会来到这里的客人并不多哦,平时保姆也就是让收拾客厅和做饭洗衣服什么的。师父的卧室是自己收拾,还有一个书房更是禁止进入,那其实就是练功房。还有一个客卧,是有时候他会在这里住。

莫歧也是一一打开给他看了,客卧和主卧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重点是那个书房。

打开书房之后,莫歧开了灯,自己先进去,以免万一有什么机关被沈浪误会了。

“其实我也没有多少机会进来这里。”

莫歧看着里面,稍微有点唏嘘。然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本来袁诚是不在这里的,大概一年前才过来的。他这个做徒弟的当然要招待好,房子是他租的,但书房因为是师父的练功房,平时他也自觉的不进。

两个人仔细查看,书房里面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地上有个瑜珈垫,大概打坐练功就是在这上面。也没有什么书籍,更别说什么秘笈了。

相比起沈浪的淡定,莫歧无疑非常的紧张,如果师父这里没有搜出什么好东西,他这一条命可就难说了!以沈浪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他跑腿卖命。

所以他自觉的开始翻箱倒柜的搜了起来,但因为房间不大,也没有多少东西,很快就完成了搜索。

“应该是在这里面了……”

抽屉柜子他都仔细看了,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唯有这个在抽屉里找到的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是上了锁的,所以很有可能在里面藏着好东西。

这锁也就普通的锁,防的应该是保姆或一般小偷。莫歧这会儿心急之下,直接一掌把盒子劈开了。

散开的盒子,里面的东西也出现在两个人的目光之下。

莫歧不由得大失所望,里面只是折叠的放着一个信封!

这封信会收藏得这么好,估计是袁诚珍视的人,小情人都有可能。这跟价值是没有任何关系啊!

别说是信了,就是功法秘笈,银行存折,估计也入不了沈浪的眼啊。

“先生,您、您稍等一下……我师父他比较谨慎,或许就怕我会翻他的东西,可能重要的东西都没有放在这里。你等等!我去卧室找找……”

莫歧冷汗淋漓,当时他可以算是缓兵之计,想着师父多少是有点家底的,实在不行还能看看通过岳镇南的关系,但没想到沈浪会给他下印记。

现在发现袁诚真没什么东西在这里,就恐惧了。难道再带沈浪去师父老家找吗?肯定会认为是在耍他!

在他小跑着过去主卧室的时候,沈浪拿起了那一封信,没有封口,直接就把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

因为中午收到几封“战书”的关系,让沈浪对于信多了一点敏感。袁诚才过来一年,不可能是珍藏着以前的信封。而现实早已经是手机通信的时代,还会用信的,往往是有一定仪式感的,又能被收藏,更是有价值的。

信上面的字体很普通,但里面的内容,却是让沈浪眼前一亮!这是一个意外的好消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