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阴谋阳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68章 阴谋阳谋

已经被沈浪识破了,而且识破之后,也没有对他们态度有多少改变,让几个老前辈都很无奈。

也不能再装下去了,端着也尴尬,只能是由刘禹昌打圆场了。

“小落泡茶去,给这小子也一杯吧!”

他已经考虑到了会有朋友喝茶,是让酒店另外送了一副茶具上来,并准备了纯净水和自带茶叶。

听到这里,落轻舟才算是确认了,看来是真的不会打起来,她赶紧答应了一声。

“没错,你沈大师的名头那么响亮,我们都听说过,也都看过你的相片,当然一下就认出你了。”刘禹昌笑着解释了起来。

“还有,刚才我们几个和戮仙兄、流川兄吃饭,还说起了你,他们本来是想要邀请你一起的。据说你只赴美女约,不想和老头们混,所以没有一起。”

沈浪笑了笑,不过没有再说什么刺耳的话了。

刘禹昌也是一把年纪,而且他们都放下姿态来了,也说了跟乔戮仙他们是朋友,甚至还有心的开玩笑语气。

他要是再说刺耳的话,未免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虽然你是戮仙兄保荐的,不过我们大家的关系都很好,而且这一次出去,抛开未知的危险之外,还有大量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外人,希望我们大家能团结起来,必要的时候互相帮助。”

刘禹昌也是直接说出了他们的用意,沈浪这个当红炸子鸡的价值,当然大家都明白,只是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到。

然后他再正式的介绍了一下其他的三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的,其中一个是无量山无双门的祝子潇,还有一个是正一教天师道的张逐浪,被他打了鼻子一拳的老头,是昆仑玉虚宫的道从。

和余墨刘家一样,这些都是历史悠久的名门大派,沈浪也是重新见礼,以示对他们师门的尊敬。

在介绍完了之后,落轻舟已经为大家泡好了茶。

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所以没有和他们一起参与说话,只是坐到边上候着,安静的听他们说话。

“这一次无归海狱的计划,沈大师怎么看?”问话的是张逐浪。

问完了之后,他又补上了一句:“别误会,我们不是想要套你的话,是真心求教。毕竟我们连七老八十都不止,是年近百岁了,思想僵化,观念陈腐,你们年轻人应该会有更广阔的视野。”

“张天师言重了,能说出这样的话,本就证明是很开明的。至于这一次无归海狱……”

看沈浪要说了,他们几个都认真了起来,一个年轻晚辈的意见,能让他们四个人如此重视,实在是前所未有的事。

“应该会比几百年前那一批安全很多!”沈浪语出惊人。

“此话怎讲?还望详述!”张逐浪拱了拱手。

毫无疑问,便是他们活了近百岁的,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客死异乡,更别说是尸骨无存之类的。能够安全归来,就已经是幸事了。

沈浪耸耸肩:“我了解的信息其实没有你们多,我并不清楚当初是几个月、几年,还是几十年的一个阶段。但有一点,从我们现代的角度,是可以看得更真切的。”

“什么角度?”他们几个很好奇,但又想不到他说的是什么。

“几百年前的时候,我们尚且不能自由的远渡重洋,更别说太空登月等。无论世界观还是科技等方面,都是极大的限制,这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很多的盲区!”

沈浪只是举例,但这已经让他们举一反三的明白了很多。

“从我们如今的角度来看,那可能不是登仙之路、通天之门,或许是通往到了另外一个星球、另外一个世界的虫洞什么的东西,我们也可以有更多的现代设备来查探。”

“这一次的开发计划,是老外们先倡议的吧?在科技方面,这几百年他们都走在了前面,或许也有养着专门的实验室、科学家研究这方面的知识,打造探测的设备。一直等到现在才出手,把握自然会更大。”

大家都连连点头,刘禹昌叹道:“是啊,以前去国外坐个轮船得漫长的时间,几百年前就只有皇家支持的舰队才能远渡重洋了,现在普通人都能飞机快速环球。”

“有道理,有一些什么雷达啊、声纳啊技术什么的,也是不需要人就能探测到很深入的区域。”

“我是不懂那么多,只是想着要是能安全的回来就好了。”

“除了这个呢?你应该还有别的看法吧?”张逐浪又问了一句。

沈浪迟疑了一下:“我没有参加过会议,对于各国老外的修真者也不了解。如果他们真的准备更加充分,并且利用了最先进的科技,为什么会拉上我们呢?”

“你的意思是……有阴谋?”大家都慎重了起来。

“阴谋可能有,阳谋也可能有。”

沈浪笑道:“如果真的可以确定没有大危险,他们不需要联合全世界的一起,早就偷摸着干了。”

他们听了都连连点头,老一辈经历过建国前的混乱,对于老外们,其实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拉上大家一起,有可能是一起抗雷,也有可能是充当炮灰。反正共同开发共享利益的大公无私,就是鬼话了。”

“但我们无法拒绝,所以也是摆明了的阳谋。”

他们互相看了一下,是啊,就算你猜想这有阴谋,难道就拒绝不去吗?我国的修真者不去,万一没有危险,岂不是好处都让别人得去了?

这是在太平洋中,而且是被称为“无归海狱”的危险区域,谁也不能自己不去还霸道的禁止别人不去。

“我们私下聊,也有这样的怀疑,可能没有沈浪你说的那么条理清晰。”

“看来,我们必须得多留一个心眼,不能当了别人的枪。”

“我倒不怕,我们华夏修真者,应该是当时最强的,只要我们不内讧,真有什么阴谋,都能轻松的灭了他们!”

沈浪淡淡一笑。

最后那话是祝子潇说的,他看出沈浪的不以为然,“沈浪小友,你觉得不对吗?”

“有点狂妄了。”沈浪以他们之前对他的评价回了一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