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求“预感”-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59章 求“预感”

在乔束羽离开之后,天山剑宗又迎来了另外一位客人——南一叶。

那次回来的时候,他们是跟着一起到剑宗来了,所以在联络不方便的时候,就直接自己到门口了。对于南天世家的人,又是沈大长老的朋友,剑宗的弟子当然也马上放行。

沈浪则有点无奈,他也是准备抓紧时间修炼了,可不想太多的交际浪费时间。

看出沈浪不太欢迎的样子,南一叶也有点尴尬,只能说是因为他爷爷南流川的命令。因为无法及时的联络上他,又不方便留言之类以免被人截取了,所以才让他亲自跑一趟送信。

说起来他也无奈啊,南家最优秀的后代,现在也是重点培养之中,平日里家族事情就不少,还要兼顾自己的修炼,这数千里跑来送信,耽误的时间更多。

沈浪只能接了南流川的信,内容其实比较简单,就是南流川已经知道了乔戮仙作保沈浪的事,这让他非常的后悔。

因为之前他们和沈浪一起破阵去了,所以开会都是南麒麟南麒英他们负责的,没有这个远见,也不敢代替做出决定,而等他们回来,则是因为蛊皇虚弱不堪,忙于恢复。

这就让乔戮仙抢了机会,但南家和乔家本来交好,所以也和乔戮仙打过招呼了,到时候两家会互相照顾。

但跟沈浪有过一次合作,已经获益良多,让南流川重视沈浪,已经超过了重视乔戮仙!

故而这一封信,是交待了前因后果,表达了错失先保沈浪合作的遗憾,然后向他表示互相照应的联盟之意。

对此沈浪倒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乔戮仙、南流川都是高手,而且家学渊源,基本不会成为负担,远比嵩阳真人靠谱。而且他们都是好友,那大家就一起混好了。

让沈浪有点纠结的是信件的后半部分。

南流川还是咽不下这一口气,这段时间里缓过来了之后,思索着要到暹南去干黑龙王一票!

虽然猜蓬回去之后,就再无音讯,黑龙王并没有亲自、或者安排人来找沈浪以及南家的麻烦,但能提前多年布局南家,足见黑龙王城府之深!

不把他干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被阴了。南家兄弟已经有点阴影了,而且面子上过不去。

南流川在信里面,是鼓动沈浪一起行动。要不然对于蛊术方面,他们还是有点忌惮。

沈浪怎么破解的蛊术,他们并不清楚,但既然有这本事,就是一大优势。

在信里面,他也婉转的表示,沈浪能破蛊术,也就等于是黑龙王一类人的克星,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谋害沈浪,最好就是先下手为强!

这一方面,沈浪则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黑龙王一众弟子的击杀,是因为要害他,但这一点是南流川他们供述成“同党”造成的。

换句话说,本来黑龙王谋图的只是南家,跟他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他不过是适逢其会。

这个态度也让猜蓬带回去了,只要黑龙王能够接受,大家还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黑龙王想要找他报仇,那是后话,大家再直接的干起来。现在不能因为可能报仇、或者可能谋害,就先下手把人干掉啊,那简直是莫须有的罪名,也让他食言了——哪怕这话只有他和猜蓬两个知道。

至于南流川说黑龙王可能隐藏着多年,等你放松警惕了再动手。沈浪却是更不担心,因为再等多年之后,别说黑龙王派出什么人,便是黑龙王,也不够他捏的。

沈浪需要的恰恰是时间!

有足够的时间,他才能成长。这一年来飞跃得已经极快了,从去年的还虚境,直接到了化神境,时间还是太短了。

“南兄,回去告诉你爷爷,就说他讲的第一桩事,我是乐意的。至于第二桩事,我是祝福的,但我就不掺和了。”

沈浪的回复,让南一叶认认真真的聆听和记下来,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但这话必须要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传回去。

“好的。多谢沈兄弟!”

南一叶看沈浪也没有闲工夫招待他,便告辞回去。跟沈浪去他家时他的热情完全无法比,但又能怎样?现在沈浪是爷爷都似乎敬畏着他!

堂堂南天世家的南一叶,来到剑宗,茶都还没有喝完一杯,真的是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被沈浪打发离开了,还没有任何不愉之色……

这一幕让荀尊、奕扬以及其他长老们,都是唏嘘感叹。

若不是亲眼见到,他们真的无法想像剑宗的长老,可以牛逼到这种程度!

沈浪并没有闭关,因为前不久才刚刚突破,闭关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但他现在需要时间研究一下“预感”!

风无姬和冰宫两次的巧合,就不会是巧合了,必然是和预感有关。

只是预感的能力,他必须要把“阴阳波若真诀”修炼到第七重,所以他本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现在就已经出现了,或者说极可能是出现了,当然要把握住!

在关键的时刻,能够有所预感,实在可以说是救命的事。

只是这提前出现的预感,都不是他静心澄念之下有意为之,是根本没有想的状态下的自然反应,若不是真的出事了,也不会联系到一起去。

现在有心的想要“预感”一下,却是毫无所得!

沈浪也很无奈,经验让他明白,这东西越是着急越没用。

在研究了好多天都没有什么突破之后,沈浪直接放弃了,准备顺其自然。

如果真的能有预感,自然能在关键的时候起到作用。要是做不到,非要强行“预感”,反而可能帮了倒忙。

在天山剑宗的这段时间里,沈浪也会每天查看高离和裴圣的伤势,经过他回来之后的鼓励,让他们两个赶往配合治疗,自己也是积极疗伤,效果是很显著的。

不过到底伤势太严重,这一两个月,还不足以让他们康复起来。

毕竟他们跟当初荀尊不一样,荀尊只为保住性命,而他们是想要完全的恢复。

时间一天天过去,沈浪也离开天山回平西一趟。

这是要过年了,去年他没有机会陪着,今年得陪父母过年,然后等三月份前往无归海狱,又不知道会有多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