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争夺令牌-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55章 争夺令牌

看到这个结果,落雨荻很是欣慰,刚才在这里等着的时候,她就很忧心这个问题。

一起进入冰宫,见到了落轻舟。

看到磬音的情况,落轻舟也是有点自责,因为她的安排,让磬音受了重伤,甚至差一点有更加严重的后果。

现在冰宫受伤的情况,她也简单的跟沈浪说了一下,受伤的人有一大半,而且很多都受伤不轻,包括落河。

落河的问题,主要是她本来被化神境击伤,伤势还没有痊愈,今天的出手就算不新增加伤势,都会影响到旧伤。

男女有别,沈浪也不方便一一帮她们检查伤势,或者直接帮着治疗。

不过他是把乔家赠送的疗伤药物,都给了冰宫。虽然冰宫也有自己的药物,但和乔家的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的。

乔家的疗伤药物,虽然没有达到南家还原丹的程度,但毕竟是千年传承,药方没有失传,并且不断的改善,而且乔家的药材也是一流。

今天沈浪都是把冰宫完全拯救了,再接受他药物的馈赠,落轻舟也没有再口头多谢。

沈浪虽然大方,但也不会无限度的。

对于冰宫,他交情深厚的是落雨荻,其次落轻舟和落河也算是经过考验了的朋友。所以帮助她们是没有二话,但不等于会把冰宫所有弟子的责任都担起来。

别说是冰宫的其他弟子,便是天山剑宗的弟子们,他都没有什么感情——人都认不全。

所以即便还有灵泉,也不会随便的大派送,疗伤药物可以给,其他就要靠她们自己了。

磬音又稍微有点不同,毕竟当年在死亡森林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刚才也是他直接遇上了。

随后落轻舟带着沈浪去看望了一下落河,落河的精神很差,但还是有着她的风度,并没有借着伤势推辞沈浪。

“前辈,刚才我冒昧对冰宫山门洞口做了一些修整,还望不要见怪。”

沈浪把门口阵法的事说了一下,具体的开启方法、注意事项等,刚刚也已经跟落轻舟交待了。

“怎会见怪?老身是要好好谢谢你才对啊!”落河叹道:“冰宫大祸临头,今天要不是你,可就完了。”

“别怎么说,当初要不是您帮我们剑宗受伤,今天也不会给这些宵小逞能的机会。”

落河微微一笑,知道沈浪这是安慰她的话。

上次击伤她的盟主是化神境,今天的鬼王同样是化神境。就算她没有受伤,也最多能顶得住九鬼的围攻,鬼王一旦出手,冰宫依然要坍塌。

“你们两个去看一下其他人吧!我和沈浪聊聊。”

师父这么说了,落轻舟和落雨荻都马上告辞,知道他们肯定有要事商谈,有沈浪在这里,也不怕师父会有什么变故。

在她们离开之后,落河的神情严肃了许多,先布置了一个隔音。

“你应该也好奇,为什么百鬼门会突然袭击我们冰宫吧?”

沈浪点点头:“冰宫素来低调,前辈和宫主你们都以人为善,应该没有什么生死仇敌,而且百鬼门应该比较久没有出没了。”

“因为无归海狱!”

沈浪有点惊讶,没想到落河会这么直接的说明,而且关系到无归海狱,她应该是有保密协定的。

“上次在海山,我有幸跟随参加了一个闭门会议,其实是全世界各方对无归海狱的一个开发会议。”

落河坦然陈述,沈浪也没有故表惊讶。

她点了点头:“看来你也是知道了很多的消息。”

现在的沈浪,跟南天世家、北海乔家都有交情了,知道一点消息,她也不奇怪。

沈浪微微点头,算是承认了,但就没跟她多解释了。

“我们天山各派,毕竟偏远,和中原各大门派的关系还是比较淡的。连剑宗都没有获得邀请,我们冰宫自然也没有资格的,我是个人被携带进去的。”

她这算是解释了一下,以免天山剑宗的沈浪对冰宫心有不平。

沈浪迟疑了一下,便干脆直说了。

“我刚刚去乔家了一趟,见过了乔戮仙,他邀请我同行,作保带上我。”

“那就是了!”

落河把这当成沈浪知道消息的来源,既然都加入计划之中了,她这就算是交流,也没有泄密的风险了。

其实对于百鬼门为何入侵,包括落轻舟这个宫主都不清楚,原因只有落河知道。

而从他们的话语,也能猜到百鬼门是在逼落河交出什么东西,鬼王没直接大开杀戒,就是在给她施加压力。

这样东西,落河现在告诉了沈浪,便是一个信物牌!

对无归海狱的开发计划,其实已经不限于环太平洋区域了,世界各地有资格的强者都想要参一手。如此一来,范围大、人数多,而且很多并没有多熟悉,交流也是有限的。

加上还有语言、性格等方面的障碍,所以不可能做到靠人来辨认,海山会议之后,就制做了一批代表信物的令牌,确认参与的人,将会得到一个令牌。

届时参与行动时,令牌就是通行证,认证不认人。

老外有一些有实力但没有被邀请参与的,想到的是联合各方强人,另外组织一个队伍出来分庭抗礼,那次也直接向沈浪发出了邀请。

而国内一些得到了消息却又没资格的,就是直接打起了令牌的主意。

落河没有说是哪一个门派带她进去的,也没有说个人什么关系,反正她算是得到了一个资格。但在前往的人群里面,她无疑算是很弱的一个。

比如同样拥有令牌,百鬼门想要抢乔戮仙的令牌,不说找死,起码也会是难度非常大、非常不划算的行为。

像落河这样较弱的,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距离计划开始,还有两三个月,也还会有更多的变化和调整。但有一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正道人士还估计一下影响,不方便硬来,或许会通过利诱“转让”的方式来谈。

百鬼门可就不管那么多了,他们的原则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如果不是参与计划的都是大门派的代表性人物,他们可能直接硬来。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的消息,现在直接就来冰宫找落河,索要她的那一块令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