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催婚!-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56章 催婚!

说到这里,落河苦笑了起来。

“其实我还没有拿到令牌,要不然刚才这样的情况,我怎么可能为了无归海狱这样一个机会,就葬送冰宫?”

只是她解释也没有用,鬼王当然会觉得她这是托词,所以逐渐的把她们一步步紧逼,不断的施加压力,让她崩溃放弃。

如果不是沈浪来了,在没有令牌的情况下,她最后可能真的只有下跪求饶,或者以死明志,来表示真的没有。

“坦白说,我对于无归海狱,是没有任何幻想的,之所以参加会议,是因为虚荣,之后加入了保密,不方便多说,我也考虑过最后放弃,我必须要守着冰宫,不能真的前往。”

“就在刚才,我想着就算放弃了,别人也未必会相信。如果你愿意去的话,倒不如将令牌给你,现在得知你会和乔家一起,也就不需要我这个烫手山芋了。”

沈浪点点头:“我也不知道还有令牌这事,应该只是有这东西,乔家也还没有拿到吧!”

说完了她的情况之后,落河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相传几百年前去往无归海狱的那一批,都是当时最顶尖的强者。现在会前往的,就算并非都是当世最强,但基本上都是一把年纪突破无望的,才想着博一次。你可是很年轻,前途敞亮,为什么……”

乔戮仙宁可带沈浪这个外人,也不会让乔家子弟一起;鬼王会这样抢机会,都是一样的心态。

沈浪笑了笑:“机会难得吧!”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落河不便询问是不是跟乔家有什么协定,只能提醒了一句。

“我明白。”

沈浪也没有说跟她联盟之类,毕竟他是跟乔戮仙一起的,而她也有她的朋友。只能说到时候在里面碰到了,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会帮助一把。

“在这之前,你……”

落河忽然欲言又止起来。

“前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沈浪淡淡的说,她是落雨荻的师父,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计较。

落河略微有点尴尬的说道:“好吧,我们也不需要讲究吉凶的迷信。我是想要说……此行无归海狱,危险还是很大的,对此,你有没有安排好各方面的事?”

沈浪点点头:“我知道会很危险,但我一定会安全回来,所以也不需要安排后事。”

“不、不,言重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有没有想过在去之前,把婚结了之类的?”

“呃……”

这次是沈浪有点尴尬了,突然问他结婚,这潜台词自然太明显了。难不成落河会关心他和郑雨梦吗?当然是拐弯问他有没有跟落雨荻求婚的意思。

“我们都不是普通人,不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婚姻是大事。年轻人也是讲究自己的爱情……”

说了几句废话之后,落河觉得还是太虚了,干脆直接一点。

“我就明说了吧,你和小荻也是认识很多年。大家互相知心互相记挂,有没有想过结婚?”

“这个嘛……我们还算年轻吧,当年的同学,现在都还没有大学毕业呢。”沈浪勉强应付了一句。

他真的不好怎么说,这方面两个人是有一定的默契,但要说什么对落雨荻爱得多深,也是假的。

毕竟他早就不是这一世的沈浪,前世漫长的人生经验,早就让他看淡了很多。

“如果是正常来说,我也觉得早了一点。不过这不是要去无归海狱吗?你肯定能回来的,但万一有什么情况,像上次在死亡森林耽误个几年的话,就应该给小荻一点信念和盼头。”

沈浪看了她一眼,看她这意思,是想要在去无归海狱之前,把他和落雨荻撮合促成在一起。

落河既然有这决心了,就不是敷衍的话能应付了。

沈浪想了一下,认真的问了一句:“前辈,落雨荻那边呢?她的看法才更加重要的,我不想因为长辈的意愿,让她勉强了自己。”

他强调“长辈的意愿”,其实也有点婉转暗示,这是落雨荻的意思?还是落河为了冰宫能得到他的更多照顾,而为落雨荻做出的决定?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不会随便做小荻的主,但她是女孩子,你也年轻,你们有一些还不知道表达的,我就帮你们推一把。”

虽然她说的也有道理,但沈浪还是觉得她这是有“功利性”的。

或许是今日差点灭门,让落河感受到了他的强大,现在帮冰宫是为了落雨荻,但那是人情,只有他们真的联姻,才能是自己人。

倒也不能说落河这样做是不对的,但终究不够纯粹。

为了试探一下,沈浪便加了一句。

“您想必也知道,我身边其实还有……”

不等他说出来,落河已经莞尔:“还有郑雨梦郑姑娘,看得出来,那小姑娘是对你真心一片的。还有西方那位姑娘,对你也是非一般。”

沈浪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桃乐丝且不说,还有风无姬,关系也已经更进一步了。

“那又如何?”

落河却是语出惊人:“你的人生,必然光芒万丈,身边会有很多优秀的女子,本是种族进化的天性,动物界优秀而强大的雄性,总是能得到和拥有更多的雌性。”

“……”

“我不知道你在死亡森林里面遭遇到了什么,但不客气的说,在那之前,你即便崭露头角、小有天才之名,都算不了什么。放眼天下泯然众人矣!”

“从你回来到现在,这一年的时间,你却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便是乔束羽这样一等一的年轻天才,也被你压下去了。便是大师联盟盟主、百鬼门鬼王这样的强者狠人,也被你击杀碾压!”

“但你没有丝毫膨胀!你对小荻的态度依旧,便是对我这个早已经被你超越的人,态度也是没变。这非常难得!”

落河这一次说得很认真,没有以前谈话的客套。也隐约点出了——她觉得沈浪火箭式突飞猛进的巨变,应该是来自于消失在死亡森林不为人知的一年半。

听着她的夸奖,沈浪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对您没变,因为您是落雨荻的师父,对其他人……估计所有人都觉得我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了。”

落河笑道:“那正说明你对雨荻的感情不一般。你现在是心有顾虑,但在我这个年纪来看,那一切都不算什么!甚至……只要你们愿意,轻舟一起跟你,我都是乐于见到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