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分离的法宝-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28章 分离的法宝

沈浪已经从他的意识之中明白了,俞峥收回老祖的尸体安葬,只是一个由头,关键是想要弄回他的遗物!

而俞峥具体有多少遗物,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有一样法宝——白虹贯日。

这一样法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水月洞天祖师的手上,之前都是掌门拥有,但不知道他们前一辈是怎么回事,让那老祖带走了。

俞峥作为掌门,是想要问他收回的,只是老祖即便受伤回来,实力也远比他们强大,根本无法强势的索回。

今天得知师叔已经是被沈浪收了,俞峥就想要看一下,如果沈浪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当成不起眼的遗物还回来,那就是水月洞天之福了。

“等一下!”

在沈浪快要走出去大厅的时候,俞峥忙叫住了他。

沈浪回头看了他一下。

俞峥吸了一口气,振作站了起来。

“沈宗师,是这样的,我有一样东西奉上!”

他走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样东西,直接向沈浪呈上。

沈浪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似乎鼓足勇气再做到。

看了一下那东西,是一颗黑色的珠子。

“什么意思?”

俞峥微微苦笑:“师叔虽然没有明说他的情况,但我很清楚,他跟您是无冤无仇的。毕竟您出生的时候,他都离开荆阳了,也不可能前往天山了。所以……”

“我猜想他找风姑娘打听你的信息,应该是要找别的人,而和您有关系,够得上分量的,应该就是大师联盟的盟主了。”

“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也都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会撞见并有恩怨的可能性是更大的。能令师叔震怒,想来就是当初击伤了他的人。”

“刚刚您说师叔收藏的物品,受伤回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抢走了,那应该就是到了盟主的手里。”

看沈浪皱起了眉头,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俞峥赶紧加快了一点速度。

“盟主手里的东西落在您手里,我们当然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只是其中有一样法宝,是当年师叔从水月洞天带走的。那东西本来是嵌合了两颗珠子的,祖师将其分离保管……”

沈浪没有拿出“白虹贯日”来对比,但根据他说的,已经看出这颗黑珠子,和白虹贯日里面的白珠子似乎大小差不多。

“师叔……是盗走的法宝,也不是掌门,所以不知道分离保管这一点。”说到这里,俞峥叹了一口气。

可想而知,老祖本来是仗着手里有法宝杀器的,没想到跟盟主交手的时候,法宝发挥不出作用来,从而错失机会,反而被击伤。

“不管这东西在谁手里,您得到的机会,都比我得到的机会大。这另外一半,我将它送给您,希望能合二为一。”

沈浪看得出来,俞峥是很不舍的,只是故作大方,大概是想要以退为进,如果他不在乎,可能就扔回给他们了。

“我回头找找。”沈浪却没有明说,而是把黑珠子接了过来。

俞峥明显有点失望,但既然已经送出去了,无法把法宝钓回来,也就只能充当一个顺水人情了。

“还有事?”

“没、没有了……”俞峥忙摇了摇头。

沈浪点点头,直接就迈步出去,然后飞身离开了。

很快,卓元来到了怔怔站立的俞峥身边。

“师父。”

“他刚才没顾忌什么,你都听到了。”俞峥淡淡的说。

“嗯。不过从几次接触来看,沈浪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真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不可能迁怒我们的。而且……”

“什么?”俞峥皱眉,示意他明说。

“而且沈浪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你看他一路走过来,所有跟他有仇的,都没有一个好下场。而跟着他的,就说风无姬吧!”

“刚开始是为了帮我们得到凤髓才接近他,到第二次就是刻意的接近他。即便如此,她现在也得到了极大的回报,沈浪直接帮助她提升到存真境后期了!”

“什么?”俞峥吃了一惊,之前卓元是描述了事情的经过,还有一些细节没有注意到。

“老祖说的,应该不会有错,还送了她两样法宝,让她才敢跟老祖对抗。”

“我是想说,风无姬得到这么多的好处,并不是因为献身!而是因为从第二次见面之后,就主动的帮沈浪的忙,不求回报,结果却得到更多。”

俞峥微微皱眉,他也是见过风无姬的,哪怕不是很熟,自然也听刘子枫等其他人评述过。

“你确定她不是靠的美色?”

卓元摇摇头:“风无姬看似卖弄风情,但那只是她利用身体表象的优势,从来都是靠智慧吃饭,从不让自己吃亏。而且……”

“沈浪年少多金,英武帅气,以我几次接触来看,他身边从来不缺美女。风无姬真要是靠身体,或许反而被他看轻唾弃了。”

他是把第一次陪着沈浪的苏媚妩,也算在一起了。

俞峥则是思索了起来,按照这样的说法,他刚才主动的献上法宝的另外一半,或许也能赢得沈浪一个人情吧?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说撇清了和老祖的关系,以后也不会去动风无姬,他不至于乱迁怒我们的。”

俞峥看了他一眼:“你今天……虽然是因为个人关系的维护,但也是达到了对冲效果,要不然啊……呵呵!”

一想到水月洞天今天差点毁在他的手里,就是庆幸万分。而刚刚一身冷汗,被外面的冷风一吹,也让他汗毛竖起。

他忍不住看了一下沈浪,仿佛这厮还没有离开,还在监视着他们一样……

沈浪上一次只是听说过,并没有亲自见过白虹贯日,所以只是凭着猜测认出来了,昨晚上是在酒店里面,也没有试过。

是否真的被分离了一颗珠子,他也拿不准。

不过既然那老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他就不会等以后用的时候才来尝试了。飞离开水月洞天,便到了一处无人的荒山,然后取出了白虹贯日。

手持那个装置,刺入掌心,凭着精血的注入,再对准了前面远处的一棵树。

果然!能感觉到白虹贯日能量澎湃了起来,但却是发挥不出来。

沈浪再把俞峥送的那颗黑珠子,尝试着从前面按了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