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为了报仇-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23章 为了报仇

水月洞天的老祖没有开口,只是望着沈浪。

“以你对我的人的风格,我把你们水月洞天的人都杀了,也不为过吧?你都被称为老祖了,想来水月洞天也没有其他能打的,不会耽误我半个小时吧!”

沈浪这话说出来,卓元先是吃了一惊,挣扎了一下想要说话,但又怕激怒沈浪。

大师联盟的总部青川市唐园,可是被沈浪毁了两次!要毁水月洞天,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杀人,刚刚其他的沈浪完全可以直接的击毙,连老祖都能逼得跪下,那就算他师父,也只有挨宰的份。

其他那些人,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冲击,因为他们本来都是修真高手,一下被打成凡人了,那滋味已经是心如死灰,师门在不在,他们都是累赘了。

不过听到这话,老祖的脸色还是有一点变化。

他不在乎刚才刘子枫等人的死伤,是因为不是他的弟子,徒孙一辈的人,杀了就杀了。

但水月洞天不一样,这是他的师门,也是他需要守护的地方。就算他变得再强大,也需要有一个在后面为他呐喊叫好的群体,更别说愧对祖师什么的。

“因为那个盟主。”

想到沈浪的风格,老祖还是开口了。

“大师联盟的盟主,关你屁事?你又不是大师联盟的高层,需要为他报仇吗?”沈浪没好气的说。

如果这老祖是冲着他外界都知道的他拥有很多灵石等资源来,那还算正常,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

可居然是为了那个盟主!

“我不是要为他报仇,我要找他!我不相信外界说的你已经杀了他,他应该最多只是受伤藏起来了……”

说到这里,老祖说不下去了。

他原先不相信沈浪能把盟主击杀了,跟他不相信沈浪会是他的对手一样,可现在呢?现在是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跪在别人的面前说话!

“你……真的把他杀了?”

“我没有直接杀他。”沈浪淡淡的说。

老祖听完松了一口气,这还跟他的猜想差不多。“那他现在呢?”

“他要找我麻烦,没有问题,但他不该动我的人!他把我的两个弟子重伤虐待,所以,我没有直接杀他,我是把他折磨而死!”

沈浪阴冷的看着他。

老祖心里一突,虽然没有直接的明说,但他已经明白过来了。盟主肯定被沈浪用霸天塔镇压炼化了!

难怪再没有消息,难怪他刚刚会说霸天塔的传说功能是真的……

老祖一下觉得很苦涩,想要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是要找他报仇的。”

“……”

他说出这话来,让沈浪有点意外,水月洞天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老祖要亲自来,当然要跟着。

风无姬也是有点惊讶,对方不惜杀她也要逼问出沈浪的下落,还以为是跟沈浪有什么恩怨,或者打沈浪的主意。

居然是为了找那个盟主报仇!

这会儿,她也明白了,在老祖的眼里,她并不是什么晚辈,也不是什么女性,只是一个不足为道的人,如果让他不满,杀了就杀了。就像直接对卓元动手一样。

这是一百多岁的老怪物的心态,生命对他们都不算什么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沈浪问了一句。

老祖眼里一下冒出了愤怒的光芒。

“我早就达到化神境,若不是孙策那厮,何需区区髓液苟延残喘!”

孙策?

听这意思,应该是那个盟主的名字。沈浪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外界都习惯了称呼为大师联盟的盟主,盟主代替了他的名字。

“孙策将我重伤,夺我收藏!那是不共戴天之仇,我用了一年的时间,等着的就只再找他报仇!所以我要找到他,如果他没有死在你的手里,我要让他死在我的手里!”

“我失去的东西,我要亲手拿回来!”

虽然只是含怒的简单几句话,但基本上已经能让沈浪把完整的情况拼出来了。

这位水月洞天的老祖,之前应该不是在水月洞天,而是和盟主一样在外游历修炼,或许是死亡森林这样的地方,寻找资源,也为自己寻找提升修为的契机。

期间老祖应该也有不少的收获,再加上可能还有水月洞天的祖传家底。结果他们两个遇到了,而这位老祖输给了盟主孙策!

虽然他们都是化神境,但盟主要年轻得多,可能跟资源有关,也可能跟天赋有关。把他重伤之后,也夺走了他的所有收藏。

沈浪收获的盟主那些内丹,可能其中就有水月洞天老祖的。

后面他就回到水月洞天疗伤,当时弄凤髓,或许真的是为了救命。通过凤髓和其他的药物,让他得以恢复一定的功力,再加上百年不遇的千窟岭机缘。

不用说,那飞行凶兽的内丹,自然是给他用了。如此大半年下来,他定然完全的恢复。

盟主孙策许久没出现,连大师联盟出事了都没出现,说不定当时也是受伤了,只是掩饰得好。之后的日子,他也可能是在疗伤已经修炼。

重新再出现,也就是在伤愈恢复之后了。

老祖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但这厮并没有急着报仇,而是等着沈浪回来,让沈浪和盟主先火拼一场!

他显然不相信一个存真境的,能够在几个月内突飞猛进到击杀化神境的水平。所以沈浪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加上高离、裴圣等,一起成为消耗盟主实力的棋子。

当沈浪带领天山剑宗全力以赴的和盟主搏杀,定能让盟主再受伤,就是他出手的绝佳机会!

所以后来听到的消息,他会觉得孙策并不是死了,只是跟当初他们两个的战斗一样,两败俱伤的逃走了。

只不过上一次先逃走的是他,撑着赢的是孙策;而这一次逃走的是孙策,撑着赢了的是沈浪。

沈浪的“失踪”,他当然自觉看透了,以为那是藏起来疗伤。

两败俱伤的孙策,两败俱伤的沈浪,他有何惧?

这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

而会不惜毁容杀人的逼风无姬说出沈浪的下落,就是他已经等不及了。不能等沈浪恢复,不能等孙策恢复。要不是前面对各种信息的打听考证耽误了很多时间,他甚至拖不到一个月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