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嫌疑与证明-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0章 嫌疑与证明

沈浪没有二话,直接跟着就出去了。

他能听到后面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昨天他没有来上课!

董文彬跟他有仇!

本来董文彬欺负的人多了,沈浪只是其中被欺负最多的一个,也没有谁会联想他搞死的董文彬。但现在跟着王老师来的警察,就让大家把他昨天没有来上课联系到一起,竟而联想起来了。

要不然警察怎么会单独找他?

肯定是有什么线索了啊!

“沈浪是吧?请跟我们走一趟,有事情需要向你了解一下!”其中一个出示了证件,说话也是很文明。

沈浪看了他们一下,又看了王老师一眼。

“什么事?这还上课呢。”

“叫你走就走!你是心虚了还是怎么的?”另外一个没好气的说。

沈浪从他一脸倦容和眼睛的血丝,能看出这是一晚上没睡。估计是昨晚上的事,让他通宵加班到现在,也就没计较。

他又看了王老师一眼,作为班主任老师,这时候应该站出来帮他说话的。

王老师的脸色一直是阴沉着的,这会儿见沈浪看着他,也皱起了眉头。

“沈浪,配合一下!警方也只是想要调查了解,你有嫌疑更加需要配合调查。”

“我有什么嫌疑?”沈浪反问了一句。

“昨晚上天上花园董文彬家发生了爆炸,董文彬同学已经……”王老师语气很沉痛,然后冷声说道:“你跟他有仇,前段时间还打过架。昨天你没请假,也没有来上课,难道不是嫌疑吗?”

“啧啧,看来,我这所谓的嫌疑,是你举报出来的啊!”沈浪嘲讽了一句。

“我说的都是事实!”王老师声音大了一点。

那个出示证件的警察态度好很多,压低声音道:“这是教室门口,说话不方便。要是你没有嫌疑,在这里问询也会影响你的声誉形象,还是跟我们回去调查吧!”

“这样抹黑出卖自己的学生,不要后悔哦。”沈浪对王老师说了一句,然后对警察点点头。

“你威胁我!你竟然当着警察威胁我!”王老师那个气啊,董文彬他们三个出事,虽然不是在学校,但也直接影响到他这个班主任,沈浪竟然还这样跟他说话。

“你们听听!他威胁我!这小子绝不是什么好人!”

“我是说我有人证,只有做贼心虚才会觉得我威胁你。”沈浪冷笑了一声,示意警察走。

形象?他本来在学校也没有什么光辉形象,又有什么所谓呢?

警察对王老师点了点头,便带着沈浪离开。

王老师望着背影,慢慢的往办公室而去,他的气消了一点,才思量着沈浪的话。

有人证吗?那又如何?昨天确实没有来上课,这就有嫌疑!

刚刚走出教学楼,已经有人匆匆赶了过来,一下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是教导主任和校长梅园新。

王老师是跟着后面回办公室,这会儿看到这里的状况,赶紧小跑着赶了过来。

“两位同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要把我们的学生带去那里?”梅园新校长沉声喝问。

两个警察对于礼曹中学的校长,当然也是认识的。

态度好的那个警察忙解释了一下:“梅校长,昨晚上发生的意外,三个都是咱们县中的学生,所以我们特意来了解一下情况……”

“既然是意外,带我们不相干的学生去哪里?”梅园新再次质问。

“这个……”警察见王老师追上来了,忙指了一下:“王老师说这位沈浪同学昨天没有来上课,跟死者董文彬也有仇,应该有嫌疑,所以我们想要回去了解一下情况……”

他尽量用平和的用词,以免激怒了校长。

这不是说会怕校长,本县首屈一指的中学校长,也就自己一亩三分地有权。问题是梅校长从老师到校长,在本县工作了几十年,有着非常扎实的人际关系和群众基础,就说他们警局又有很多是在县中读过书的。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激怒了老校长!

“学生和学生能有什么仇!没有来上课就有嫌疑,我昨天还没有来学校,是不是我也有嫌疑?”

这话让两个警察不敢接。

而老校长怒火继续泼向了王老师:“王老师!这话是你说的?你觉得你班上的学生之间有仇,而且还是到不共戴天的生死程度?有这样的事为什么没有汇报?你现在这可是杀人放火的严重指控!”

王老师早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

之前主任给沈浪请假,就提到了校长。王老师还以为沈浪不知道怎么通过主任给他请假,还用校长来压他。但这已经过去了,昨天是真的没有请假,所以他都没有在意了。

刚刚沈浪说他有认证,结果才刚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主任和校长赶过来了。当即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因为“本校学生”的关系,还是因为他是“沈浪”的关系?

等到警察的话说出来,就让他欲哭无泪了,领导肯定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啊。本来出现意外,已经让学校很被动,结果还主动说自己学生有嫌疑,岂不是给学校找麻烦?

“校、校长……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警察同志来了解情况,我就如实相告,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王老师结结巴巴的解释。

“哼!”梅园新冷哼了一声,没有看他,再对警察说道:“两位同志,昨晚上的意外,我知道让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两个人忙说。

“你们来了解情况,也是你们的工作,但不能听信对学生有偏见的个别老师的主观臆测。怀疑谁,都必须要有证据支撑的前提下!”梅园新严肃的说。

“对、对,梅校长说得有道理,是我们冒失了。”看老校长这态度,他们也是不可能把人带走,赶紧顺着说。

其他他们也冤啊,本来就是意外,只是因为三个都是学生,所以才来学校循例了解一下情况,哪想到会有这样的波折。

王老师听着“对学生有偏见的个别老师”这个评语,额头大汗,心里凉飕飕的,这是对他印象很差了啊!

“有没有证据?!”梅园新再追问了一句。

“没、没有。”警察看了王老师一眼,心里暗暗腹诽。另外一个更是已经暗暗大骂王老师给他们找麻烦了。

“我倒是可以给沈浪同学做一个证。昨晚上县委的姚书记私人宴席,沈浪在,我也在。你们可以去华悦调监控!”梅园新掷地有声的给沈浪作证。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