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全给我跪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722章 全给我跪下

“沈浪!”

水月洞天的老祖刚刚开口,却发现沈浪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动了动手指。

霎时之间,刘子枫便响起了一阵惨叫,然后很快没了声息!

他刚刚被打烂了下面,整个人都麻木了,等到这会儿神经才感觉到。而沈浪刚刚却是让他体内的所有玻璃碎渣直接爆裂了开来!

本来那些玻璃渣,就有大有小,在他身上留下来大小不一的孔洞,而且都是留在了体内,让他动弹都不敢动弹一下。

而现在全部再一次的碎裂,范围就是数倍的扩大,本来的千疮百孔,直接变成炸空了一般!

“你的对手是我!”

水月洞天的老祖忍不住再次喝叫了一声,人也站了起来,并准备向沈浪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才站起到一半,整个人竟动弹不得了!

这个变故,实在把他给深深的震撼到了。

难道沈浪还有埋伏着的高手同伴?

要不然怎么可能做到这样!

而在水月洞天的其他人看来,则以为老祖保持着这个奇怪半蹲姿势,只说蓄劲爆大招!

刚刚刘子枫的下场,让他们既不敢上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是在心里面暗暗的加油。

“就你?一坨垃圾,也配做我的对手?”

沈浪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直接走到了水月洞天老祖的面前,一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在老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指印!

包括风无姬,包括卓元在内的现场所有人,都又一次惊呆了。

沈浪凶名在外,大家都知道他很厉害。可这不是一个存真境大师,而是水月洞天的老祖,是化神境的大宗师!

可看这样子,沈浪不仅仅可以轻松的拍打他的脸,更是把人给控制住无法动弹了!

这并不是多么厉害的法术,就像刚刚老祖也把风无姬控制住了。

但前提有一点,那就是必须其中一方的实力,必须要领先其他一方很多才能做到。

如果是同级别的,哪怕是全力以赴的过招,都也不可能一不小心落败,当然也不敢如此托大。

大家再看沈浪的时候,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难道他已经领先老祖那么多了?

别人尚且如此,老祖自己就更加无法承受这个结果了。

刚刚他牛哄哄的统治一切,也两次说他才是沈浪的对手,没想到对方直接打脸——不仅仅把他禁锢了,还真的用手掌拍打了脸!

那一点疼痛对他根本不算什么,但这火辣辣的刺痛,却是羞愤欲绝。

“都给我跪下!”

不用说,沈浪这话是对水月洞天其他人说的。

按照刚刚刘子枫的下场,本来其他人应该会非常识时务的跪下。

可到底有老祖在,老祖给他们巨大的信心。虽然刚刚那一幕,让他们错愕不已,但还是不愿意相信老祖毫无反抗之力,这太不合逻辑了。

如果老祖正在憋大招,那要是跪下了,可就没有机会再回门派了。

所以他们都是向后缩了缩,但迟疑着并没有谁跪下。

这个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震撼的画面!

他们的倚仗,他们的信心来源——老祖,居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沈浪的面前!

这、这……

这已经来不及了!

沈浪不会再给他们机会,身影快速的一闪,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已经回到了原地,而刚刚的一拳,已经把他们其他人都暴打了一轮。

虽然只是一人一拳,也没有向沈浪常常做的那样,把他们的脑袋打爆,但他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大变了。

因为在发现中招之后,已经不是疼痛和伤势如何的问题,而是根本感觉不到了元气!

“你看,还是你比较听话,他们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被我打成普通人了。”

沈浪看着已经跪在他面前的老祖,“别这样瞪着我!好像我多凶残似的,跟你们欺负一个女孩子比起来,我好太多了,我没有杀他们,没有毁容、侮辱他们,多仁慈啊。”

“你怎么可能?”

老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他根本不关心其他水月洞天的弟子们的死活,只是关心一点,沈浪怎么可能比他强那么多?

沈浪耸耸肩:“有什么不可能?在我的身上,从来都不缺少奇迹!”

既然不准备把现场都灭口了,沈浪也就没说自己的具体情况。

老祖面如死灰。

他连沈浪最近的信息都收集到了,当然知道过往的奇迹。不过以他的年纪和身份,早就高高在上,便是存真境,在他眼里也不多如此。

沈浪过往的奇迹,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幼儿园小班打赢大班的小朋友,或者小学生打赢了中学生,终究不值一提。

并且到了更高的层次,是没得取巧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今年春天才突破化神境的吧?应该还是沾了我的光,如果我不把凤髓让给你们,你就麻烦了!”

“你居然不感恩,还想要贪图我的一切,还敢动我的女人?”

沈浪这话,不是抢占道德制高点,而是本身这件事,他就占据着道理。

老祖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

沈浪很强大,他现在输了,所以可以教训他。

如果是他赢了,那道理就是建立在他的基础上,随便他怎么说了。

“你有种就杀了我!”老祖傲然的说,即便现在被逼得跪下了,在羞愤之后,他还是毫不低头。

“你以为我不敢?”

沈浪冷笑了一声,然后下面一句传音到了老祖的耳中:“你既然打听了我的消息,应该知道我从唐半山那里得到了霸天塔。霸天塔能把人活活炼化,那可不是传说!”

老祖的脸色变了变。

他不怕被击杀,便是直接把他打成废人,这打击他也承受得起,愿赌服输。

可如果是被摄入在霸天塔里面,用不知道多少的时间,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被炼化,像冰块融化一样消散的死法,自在太折磨了。

“为什么找我?”沈浪问了一句。

他其实对水月洞天老祖的用意并没有太关心,应该就是为了夺他拥有的各种资源。之前可能不好下手,在他达到化神境之后,就不用担心欺负弱小了。

是敌人的话,管他什么用心,直接干了!

但现在发现这老祖并没有那么强,而且并不是会在乎名声的人,那背后就一定还有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