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摘桃子?-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89章 摘桃子?

“此番得到沈大人的帮助,碧海家族非常感激,必有厚报!”

碧海成天也知道,这不是女儿能干出来的,完全是这个灵能大师的手笔。

一个敢在军营基地之中干掉最高将领的奇男子,不是疯子就是超人,而不仅仅“敢”,还能做到的,就一定是超人了。

之前就觉得碧海欢遇到贵人了,现在更觉得堪称碧海家的贵人,当然不能得罪,更不能推送到别人那里去了。

“碧海将军客气了。”

沈浪做都已经做了,这会儿解释他不是为碧海家,纯粹只是因为常阅的冒犯、常巍的逼迫而出手,只怕没人会相信,反而显得矫情,所以没有多说。

碧海成天又道谢了几句,盛情的邀请沈浪前往碧海家族做客。

沈浪敷衍了几句。

碧海成天当然时间宝贵,也没有多客套,向碧海欢透露了一个信心,说在接到枫月古的汇报之后,已经安排她哥哥碧海追前来,协助她稳定军心,以免因为乱了而导致落羽山脉失陷。

这听在沈浪的耳中,则是暗暗的冷笑!

哪怕他初来乍到,对于流域城邦的情况不太了解,通过刚刚这一阵的变化,也能掌握了一个大概。

很明显,常巍哪怕是归碧海家族统领,但现在已经壮大起来,在这边陲军域拥兵自重。即便远达不到和碧海家族分庭抗礼,或者也没有分出去的心思,但已经不是碧海家族能够掌握的了。

常巍想要联姻,既是缓和跟碧海家族的心结,也是借机改善对等关系,从宗主臣属变成碧海家族的亲属一分子。

但碧海家族是不能接受!

只是常巍势大,又无法翻脸替换。而这一线军域打造得牢固,即便安插人也到不了机要。这一次的局部战争的战场会在落羽山脉,未必就是巧合!

碧海家除了对碧海欢等人的锤炼,未必没有借战时安插人手等心思。

不过这些都只能是阳谋,常巍看得到,也一定会规避。今天则不一样了,沈浪这个不按规矩来的人,打破了平衡,直接把常巍干掉,把水搅浑了。

本来沈浪是碧海欢的老师,这里碧海欢也是身份最尊的嫡亲子弟,所以自然的上位。

可碧海成天在得知之后,第一时间是安排他儿子赶过来!

这还不明显吗?碧海追是来摘桃子的!

哪怕碧海家族已经很重视碧海欢了,但终究还是对儿子更在乎啊。

碧海追来这里,固然是协助碧海欢,可一番协助下来,他就会成为主角,碧海欢会变得次要,进而边沿化了。

“老师,您有点不高兴?是不满意父亲对您的态度吗?”碧海欢在结束通话之后,小心的问了一句。

沈浪微微一愕,没想到她竟觉察到了。

“要说不高兴,也算不上,而且不是因为令尊对我的态度,而是因为他对你的态度!”沈浪直言不讳。

“父亲对我的态度?”碧海欢愣了一下,略微有点不解:“父亲很少这么直接的夸赞人,我训练成绩出色,战斗立功,他都只是说还行……”

“我说的不是这方面,而是他安排你哥哥过来。你还感觉不出来吗?”

碧海欢是各方面受训过的,只是并没有多猜疑亲生父亲而已,被旁观者清的沈浪一点,她马上就醒悟了。

“今天这局面,是因为老师造成的,老师想要成全我,欢儿很感激。”碧海欢很真诚的表示感激。

“不过您也看到了,我的年纪和资历,都还镇不住他们的,现在是因为老师在。所以也不能怪父亲,若兄长不来,只能压住一时,也不能全靠杀,更不能让老师忙个不停。”

碧海欢的解释,让沈浪释然。

想想也有道理,她贵为碧海家族的大小姐,但终究年纪小,这一次还是第一次实战,无论是军功还是资历,都无法服众。

枫月古不一样,那是碧海家亲信。若不是他刚刚强势干掉了常巍的震撼,像蒙将军这样的,自然会是老油条的圆滑做法。

碧海成天让碧海追前来,固然是摘桃子,应该也是有这个摘桃子的实力和资格,之前缺的就是契机。

“也有道理。我只是认识你、关心你一个,自然希望一切好处都是你得了。在你父亲、你家族的立场,必须要稳定。不过有今天这一笔,你也会成为家族非常重视的一个了吧。”

听到沈浪说只关心她一个,碧海欢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多谢老师!欢儿一定会努力,不丢您的脸。”

到这会儿,他们也没有多少时间聊天了,已经不仅仅是信息进度汇总过来,而是很多需要请示碧海欢了。

其中由枫月古通话过来请示,说已经控制住了局势,但需要一个能够服众的理由公开常巍的问题。要不然能控制住机要部门,中下层和广大基层还是无法控制住。

这当然不能说是沈浪的关系,他们商量的意思,是只能拿碧海欢做文章。说常阅对她欲行不轨,被她失手击毙;常巍一怒之下,便要击杀报仇,幸得碧海欢本人是灵能大师,为了自保击毙了常巍。

当然,枫月古也不仅仅是请示碧海欢,而且还要请示沈浪,他的实力让他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沈浪觉得这个说辞是可行的,常巍威信极高,又是统领这一军域多年,要说他勾结敌人之类,大家都不会相信,而且还会觉得整个军域整个基地都受到了污名。

但如果是因为常阅欲图对碧海欢不轨,被她失手击毙,导致常巍暴怒失控,再被碧海欢击毙。就比较符合普通人的心理了,大家是更容易接受花边新闻的,而这样也不会让人觉得影响到整个军域基地的声誉。

流域城邦的制度不一样,但要类比的话,碧海家不是皇帝国王,也是亲王郡王一类。碧海欢在底层看来,几乎就是公主郡主一样的身份。

而且她长得漂亮,最近又是和大家一起战斗,在军中没有威望,却一定会有大量的仰慕者。常阅又是经常的跟着她旁边,谁都会相信这个说法。

可碧海欢本人却是抗拒的!

抗拒的理由,倒不是怕影响了她自己的声誉,毕竟说的只是欲图不轨。而是她觉得常阅都已经死了,不应该再遭受污名——常阅是喜欢爱慕她,但不会对她不轨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