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威慑将军-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83章 威慑将军

那个军官背脊发凉,不敢再说,只是躬身站着。

沈浪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常阅的面前,抬脚踏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上次我不杀你,只是不想碧海小姐为难而已。你算什么东西?你不知道上次把你打晕之后,把被你挑拨的枫月古收拾了一顿?”

沈浪的话,听得旁边那个军官冷汗直流。

枫月将军可是碧海家嫡系,这次前来也是负责碧海小姐的安危!

那两个灵能大师,更是差一点吓尿了!

他们本来以为是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常公子,现在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恩怨,而且这个灵能大师不仅仅厉害非凡,还是碧海小姐的客人,连枫月将军都不放在眼里的!

“拿你父亲来吓我?那又算什么东西?还是那句话,若非不想碧海小姐为难,杀你满门又如何?”

沈浪这话是说得很重了,对常阅来说,是三四次被打被羞辱,对沈浪来说,则是三四次的无端挑衅了。死亡森林那次可以不算,上次和今天,就是恶意的。

他当然也非常的清楚,常阅是在追求碧海欢,出于嫉妒和担心才想要搞他,但在他的角度,就是无冤无仇一次次被陷害了。

所以他这话一点也不夸张,若不是怕碧海欢为难,何至于只是打晕,直接就干掉他了!

杀你满门又如何?!

这是对常巍将军的不屑!

这话令现场的几个,包括远处围观的另外两个,都是簌簌发抖。

敢说杀一个实权将军的满门,哪怕只是气话,也实在大逆不道,足以用恶意威胁、甚至是蓄意谋杀控罪了。

就在现场一片宁静的时候,休息区旁边墙壁突然闪烁了一下,开启了一个显示屏。

“好大的口气!你要杀我满门吗?”

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张肃穆的脸,正是那个高级军官会议中最上首的一位将军。

刚才查探碧海欢的时候,沈浪就有留意到,猜想他是基地最高将领,现在他在这个时候开口,一下就明白了,自然就是常阅的父亲常巍将军。

有如此级别的父亲,难怪这常阅能混得上跟碧海欢师兄妹相称,现在又已经是少校衔。

至于常巍为什么这么凑巧会知道,其实也不难理解。

在那个军官过来求情的时候,沈浪让他们最后一巴掌把自己拍倒,就没有再控制着他们了,常阅应该是马上向他父亲发出了求救信号。

他身上就算没有穿着圣甲,军服应该也有各种功能,而就像这墙上的显示屏一样,其他监控等方面的设备,都是很完善的。

常巍虽然是在开重要会议,一般的信息不会理会,但儿子求救的信号,还是肯定重视。

通过思维操控的黑科技,定位到连接附近的监控,都不过是一念之间,所以沈浪踩着常阅脑袋的话,被他听了一个正着。

以他常巍大将军的身份,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说着杀全家,岂能忍?

这显示屏是接通了他现在在会议室的画面,沈浪依稀听到了碧海欢在向常巍解释其中有误会的话。

“如果你的狗儿子继续一再的来挑衅我,杀他又如何?”

“如果你要为你的狗儿子出头对付我,杀你满门又如何?”

当常巍将军的声音和画面出现的时候,旁边躬着身的那个军官,非常后悔这会儿刚刚的出头。在不知道前因后果之下,搞不好常巍将军以为他是巴结这位灵能大师呢!

哪怕只是显示屏出现,哪怕他没有直起腰来看,那一份气势,已经让他大汗淋漓了,全拼一口气撑着,要不然直接脚软坐下了。

而这个时候,沈浪却还是说出了“杀他又如何”“杀你满门又如何”的话,直接把他吓塌了!当即跌坐在了地上,好像经过了一场恶战似的。

而在会议室里面,本来遇到这样的状况,高级军官们不了解具体,常巍将军大怒,碧海小姐又开口说话,都不敢随便插嘴。

但沈浪的两句话,直接把整个会议室都给引爆了,大家都觉得这实在太狂妄,太大逆不道了!

“战魂队!擒拿奸细!”

常巍将军虽然非常的愤怒,但并没有直接在脸上展现过多,这个时候,还是冷静的下了一个命令。

在会议室的碧海欢,这会儿很是头疼,虽然她也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根据上一次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常阅冒犯了老师。

所以她婉言解释有误会,后面沈浪两句霸气的话,她也是听到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已经不是对常巍将军的冒犯,而是犯了众怒了。

但常巍的命令,还是让她赶紧站了起来。

“常将军!他是一位我熟悉的灵能大师,并不是奸细!”

战魂队,并不是军中常规编队,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简单可以算作是王牌特战队。而实际方面,战魂队从装备到战术,到战士的能力,都有针对灵能大师!

也就是说,在灵能大师高人一等的大环境下,这是军方对灵能大师的反制手段。

就像上次沈浪说的,他一个人不可能强过整个基地的装备力量,但却可以击杀控制这些武器的战士。

而战魂队,他们联合作战,是可以缉拿击杀灵能大师!

因为灵能大师一般不会上战场,所以平时战魂队就作为特战队而为人所知,暗地里是对内部灵能大师的一个制衡威慑手段存在。

现在常巍看到和常阅一起的两个灵能大师倒地,自然明白沈浪是灵能大师的身份。——也只有灵能大师,敢这么胆大包天的跟他说话。

所以他直接下令战魂队出击!

统管战魂队的一位将军,在听到他命令的时候,马上通过圣甲光脑下令了。等听到碧海欢的解释,不由得尴尬了一下。

但当着常巍的面,这已经下了的命令,又不敢马上收回,只能是装作没有听到碧海欢的解释,也希望常巍顶住碧海小姐的压力。

“碧海小姐!”

常巍操纵把现场的全息画面放大,让大家都都清楚的看到,然后讽刺的反问。

“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潜入军营,击倒现役少校军官,这不是奸细,难道还是贵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