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邀请合作-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66章 邀请合作

沈浪并没有觉得惊讶。

“两位应该是从我击杀了盟主之后,才重视起我。但怀疑南一叶言过其实,所以要亲自近距离观察一下。应该是有什么事想要我帮忙吧!”

“但请直言无妨。”

他这平静的态度,而且分析得差不多,让南流川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

“其实是你击杀唐半山,破了唐园之后就重视起了你,但没想到你成长的速度那么快!”南流川之言。

沈浪微微一笑:“如果这样的话,当时击杀的唐半山只是巅峰期大师,这点实力还不足以让你们重视,那就另外有原因了。唐园、死亡森林、剑宗……我想我已经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这几个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那就是沈浪实力的变化!

从唐园之战到死亡森林,他有一个进阶,从死亡森林归来到剑宗,又有一个进阶。

但南天世家首要重视的若不是实力,另外有关的就是——阵法!

破了唐园,是把“群龙拱珠”大阵汇聚的灵泉都带走了;死亡森林进入就需要开始阵法,当初他也是从里面出来的;在剑宗,南一叶也见到了他“去去就回”重新布置的山门幻阵。

结合今日到了南天世家的所见,他们对于阵法是颇有研究和造诣的。能让他们重视的,应该是鲜见的阵法人才!

以南天世家对阵法的传承,还需要重视阵法方面的人才,足以说明他们在这方面遇到了困难,甚至很可能南流川的受伤,就是和这相关的。

“因为什么?”南流川问了一句。

心里已经确定了答案,沈浪也是勾起了一点好奇心,能让阵法大家受阻的,只有可能是复杂大阵,而这样的大阵,无论是在那里,都会关系到大机密!

“星罗棋布。”

沈浪答非所问,但他们四个一听,脸上的表情都有了变化。

这个回答,说的就是南天世家布置的大阵,沈浪能窥破这个阵法,他们也没有太意外。但他能点出这一个,说明已经猜想到了他们的目的!

这个年轻人真的不简单!

“看来你真的是我们想要找的人才。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南流川笑着问。

沈浪耸耸肩:“我什么都还不知道,又谈何兴趣?”

南流川和南流水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由南流水开口了。

“我们有一个上古大阵需要开启,但以我们南家对阵法的造诣,尚且不能将其破解。小友天纵奇才,天山剑宗也颇有底蕴,或许能在这方面助力。”

简单说明了缘由之后,南流川再开口许诺。

“前面说过,我们南家是公平的。既然要你帮忙,自然会给你报酬。方式可以有两种,一种是你相信开启大阵会有所收获,到时候分你一份;另外一种是你怕里面毫无所获,我们可以支付你一笔报酬。”

南麒麟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是后一种,报酬也不能提前给,得你证明你有实力能帮助得到才能支付。”

听着他们的“开价”,沈浪心里已经算开了。

能让南天世家如此上心的上古大阵,必然锁着大大的宝藏,要不然南流川何以会拼得重伤,不惜代价的收购内丹?这些可是不菲的成本!

以正常来说,谁也不敢确定能收获什么,就像很多花钱买路进入千窟岭,最终毫无所获一样。选择后一种,是旱涝保收的方式,更加的靠谱,利益可见。

但沈浪现在不缺灵石不缺药材,在这两种选择里面,他当然更愿意选择在这个机遇里面分一杯羹。

现在双方都还是有所猜疑,是不能完全信任的。

南家怕他没有这个实力,而沈浪则因为对方透露的信息太少。

不过从南家的角度,也是不可能透露太多的,毕竟现在还不是合作伙伴,信息要是泄露,对他们可能会是巨大损失。

“我有兴趣。不过要报酬的话,我肯定是选择前一种,你们不会觉得亏了?”

沈浪的回答,让南流水看了过来。

“没有问题。你要是有实力,到时候分你一分也是应该的。”南流川代表南家表态。

沈浪沉默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

“何意?”南流水问道。

“南天世家这么强大,你们要开启的大阵,必然也是有很多机密和宝藏什么的,到时候真的不会把我杀了灭口吗?”

沈浪这话说出来,让他们四个都错愕了一下。

然后南流川直接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说这话,就不怕把我得罪了,气得直接把你灭口了吗?”

到底是儿子带来的朋友,南麒英尴尬之下,还是不得不圆场一下。

“沈朋友,你也太小看我们南家了。南天世家这块招牌,可是千年不败!我们靠的也不是绝对强势的力量,如果我们是言而无信的宵小,早不知道何时没落了。我们有我们的尊严!”

沈浪点了点头,如果他们是恼羞成怒,或者笑呵呵的许诺,还真要多留一个心眼。

但现在他们的反应,是错愕,是没想到有人这样看南天世家,南麒英的解释也强调南家的尊严。

“行!我和南一叶、乔束羽此行合作愉快,虽然因为出现了王者凶兽,没有让大家都收获到内丹有点遗憾,但整体都有所收获。我也愿意再和南家合作!”

沈浪这话说出来,让他们大家的感觉好了一点。

“对了,听说你们遇到一位许皋月道友,不知道……”

南流川显然对于南一叶的话,是有点怀疑的。按照南一叶的描述和估计,那个许皋月似乎连化神境都远远不止。可是他们仔细商量,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

“他和剑宗前辈祖师有旧,长时间在死亡森林,应该超过百年了吧。”

沈浪透露了一部分,说的也都是实话。确实是和前辈祖师有旧,但不是前一代两代,是几百年前的高寒秋。许皋月也确实在里面超过百年,几百年也是超过百年。

南流川和南流水互相对视了一眼,显然还是有所疑惑和不信的,不过他们没有立场多问。这是不相干的人,别人也完全可以不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