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夏云天的舍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56章 夏云天的舍命

看着沈浪远去,大家都可以想象得到,大师联盟完蛋了!

连监察使、执法长老这两个巅峰级的大师,甚至是盟主,都被沈浪干掉了,其他的大师们,还不就像刚才一样被直接的切割?

沈浪在往这边赶过去的时候,其实神识已经查探明白了状况。

刚刚他们过来这边,其他的大师们没有跟着过来,但其实也是远远的观察着这边的动静。

毕竟是盟主亲自出马,还有两个人质,怎么也不可能像监察使一样。他们都是有信心的,没有跟着过来,只是怕被殃及而已。

但只要盟主得胜,他们肯定会马上过来欢呼叫好的。

可是没想到的是,最后盟主居然要逃跑!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连盟主都逃不了!

在那一刻,他们所有人都吓破胆了,直接就往山谷外面飞奔而去,这会儿恨不得能一下消失到千里之外。

沈浪如果那时候过来追杀,他们一个也跑不了,全部都会被斩杀。

但首要的任务,是救人,而救裴圣和高离两个人的时候,是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的。

等到这会儿过来,那些大师们早已经不知道跑多远了。

不过沈浪比他们还是有地利的优势,好歹来过的次数更多。而且还有法宝,运用起云碟追踪,不说全歼,干掉相当一部分,还是可以的。

但他现在过来这里,却是另外一个人。

夏云天。

几个月前宇文霸带人来围攻声讨天山剑宗的时候,就有夏云天在。之后在悬空岛,他也是跟随这儿唐半山去了。

后面唐园的时候夏云天不在,不过在海山市的时候,夏云天是当面找到了沈浪。

刚才所有人围拢出来的时候,夏云天也在,不过他没有冲在前面。

而现在大家都逃走了的时候,夏云天却是没有走,反而是在坍毁的剑坛旁边,对着山谷尽头这边跪着。

沈浪说要“去去就来”,大家以为他是去“赶尽杀绝”,其实只是想要看看夏云天搞什么鬼。

那些贵为存真境大师的,已经不是去年除夕时沈浪需要生死力博的强敌了,现在他连盟主都能镇压,这些已经沦为“喽啰”。

斩杀这些“大师喽啰”,利益或许就是为桃乐丝提供一些血珠,他们来远征,肯定身上不会带着什么好东西,其他的利益不值一提,到时候反而还要为他们收尸的麻烦。

斩杀喽啰也没有多少爽快,现在也不需要用他们的死来刺激盟主。

反而是让他们离开,才能把今日一战宣扬出去。由大师联盟成员的嘴里说出来,可比沈浪方面宣布要更加具有可信度。

“沈大师……恭喜您已经成为神境大师。”

望着飘然而来的沈浪,夏云天由衷叹道。

“在海山,你是怎么说的?”

夏云天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谁能想到您进步如此神速,竟已经突破化神境呢?大师联盟最强的一批人,都死了。盟主是大家的信仰图腾,连盟主都……”

沈浪不想听他废话,冷冷的问道。

“别的人都逃走了,你跪在这里做什么?想要忏悔,还是反其道求饶?”

夏云天闭上了眼睛:“现在求饶或者道歉,都没有意义了。败者的道歉,不具有价值和诚意。但好歹大师联盟也曾经显赫一时,树倒猢狲散,也总要有一只猢狲出来面对吧!”

“大师联盟和您的恩怨,起源于宇文霸和唐半山对您资源的贪念,他们两个早已经先后被您击杀。而有心报仇的盟主和两位长老,也已经陨落,我恳求您放过其他人。”

“其他人都是各派各家出来的,也曾经是家族门派的骄傲,现在落到这样的结局,对他们已经是很大的惩罚。”

说到这里,他纳头便拜。

“你是怕我去追杀他们,所以准备牺牲你一个,来为他们拖延时间,为他们求情?我可以答应你,不会去追杀他们!”

“多谢沈大师,面对您求情,是我留下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想要向您汇报一个信息。天山冰宫的落河宫主,之前曾经为剑宗出头。但……”

“盟主念其女流,将其击伤,责其远去,并没有取其性命。但毕竟是盟主亲自出手,伤势应该不轻,所以……”

夏云天说得比较含蓄,但省略没说的,都非常明了。

沈浪刚才还有疑问,落河不是答应帮忙的吗?为什么裴圣高离伤得濒死,却没有见到落河的影子?

他多少是有点不忿的,不过理智也告诉他,多一个落河,也只能是对付监察使和执法长老,有盟主在,多一个巅峰级大师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落轻舟和落雨荻应该也是因为没见到她们师父而尴尬,或许也担心落河的安全,但尴尬让她们不好开口说什么。

现在答案清楚了,落河是来过的,但不出所料的不是盟主对手,只是被盟主击伤,驱逐回去冰宫了。

夏云天能特别的说明这一点,应该落河伤得不轻,提醒他要过去救治吧!

“还有吗?”沈浪问了一句。

夏云天摇了摇头,“没有了,没想到我竟也是见证了联盟的覆灭……动手吧。”

他已经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用他的死,为其他的伙伴们,争取到了一个不追杀的承诺,也为落河报了信,他觉得是值得的了。

他不知道落河跟沈浪的交易,不知道那是来自他们联盟储备的一颗内丹换取的救援,还以为落河是出于天山比邻的情谊出手。

所以即便不熟,也是不同阵营,依然颇为敬重,觉得是女中英豪,故而坚持要为她传这个信,至少也要让沈浪知道这个舍命的人情。

“那些喽啰我都放过了,我也不杀你。”

沈浪本来就没想要追杀他们,严格算起来,夏云天一直只是随从的帮凶,并没有直接的对他怎么样,而且从这里到海山,都为他贡献了不少的灵石。

“你为什么不杀我?”夏云天站了起来。

之前的下跪,是为了所有伙伴求情,他自己的生死都没有在意了,也就不跪。

“从当初在这里,到泽天湖悬空岛,到海山,再到今天又来到这里,都有我,我应该是你最痛恨的一个吧?”

正是这一点,才让他觉得有舍命的资格,要是一般的成员,你想要舍命求情,还未必有价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