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剁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6章 剁手

沈浪现在的修为,让他耳聪目明,各种感知能力,都远胜于普通人,不过还无法做到神念外延,所以他也不能确定外面是什么状况。

不过这事情不需要亲眼看到,能很容易分析出来的。

不会是小偷!业主早就不在家,小偷小摸不可能没人时不来,等到有人租了才来偷。

而冲着他来的,目前来说,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叶世光这边。

岳家是表达了双赢的姿态,岳镇南更是刚刚才走。叶家就难说了,付出了五、六颗灵石,他们未必会甘心。再说叶凡的事,还是会至少让他父亲忍不了。

之前叶世光没有动手,是被阴煞掌完整功法吸引了。现在功法已经到手,说不定他们就要翻脸。

沈浪没有在屋内等着,而是直接开门出去了。

这房子是租的,暂时他还要在这里落脚,不说毁坏,就是把里面的家具、药材箱那些打得乱七八糟,还得要他一个人收拾。

有三个人翻墙进来,正往门口考虑,沈浪的突然开门,让他们吃了一惊,又后退了好几步。

沈浪没有说话,在夜色下,目光冷冷的扫过了他们三个人。

只是一眼,他就看出了,这只是几个普通的混混,叶家不可能派这样的人来。那在这县城,答案也呼之欲出了。

“把所有现金和值钱的都拿出来!”

“要不然,哥几个就给你放放血!”

“快点!你要叫喊,把你舌头割了!”

三个人低声喝道,然后分别掏出了折叠刀,对着沈浪比划了起来。

“你们知道空手和拿刀子入室抢劫,在法律上有没有区别?”沈浪淡淡的问了一句。

“区你妈!我们都抢劫了,还法律?”其中一个嘲笑着骂了起来,然后直接挺着刀子向沈浪走近过来。“你不怕我们啊,看来我的以行动……”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手一疼,然后手里的刀子已经不在了。

“上!一起上!”这个人吃了一惊,看到刀子莫名其妙就到了沈浪的手里,赶紧向后面退了两步。

在他招呼之下,另外两个也赶紧冲了上来。

在黑暗之下,他们连影子都没有看到,冲过来的两个,就被踢得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昏迷了过去。没有了刀子的这个,是要轻一点,也摔在了地上,但没有昏迷。

“你、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我报警了……”

看着沈浪过来,他紧张得叫了起来。

沈浪走到他的面前,“谁找你们来的?”

“没有谁……我们就是想要弄点钱……唔!”

他这么一说,就被沈浪直接一脚踩住了嘴巴。然后在他挣扎之际,沈浪把手里的小刀子对着地面扔了下去!

“唔——!”

那人发出了痛苦之极的呼叫,但因为嘴巴被堵住了,只剩下低微的闷哼,他的身体也是痉挛着挣扎要起来。

沈浪松开了脚:“你还有十九个指头可以切。”

本来痛得要惨叫的那个混混,直接吓尿了!

他没有看到,只感觉到手指的剧痛,听这意思,是斩断了他一根手指头。还有十九个指头,那就是连脚趾头也要一根一根的斩断?

现在的痛苦他已经受不了了,更别说后面再来十九次,赶紧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是沙场董老板的儿子……他找我们来,让我们尽量的弄钱,不给钱就打你一顿……”

“他怎么知道这里?”沈浪把刀子拿了起来。

看着上面还有一丝血痕,那个混混又感觉到手指在汩汩流血,哪里还敢怠慢,赶紧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上次王老师的警告,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董文彬也没有看到什么问题,觉得风头过了。又看沈浪一次次用他的钱“打豪华专车”,实在很不爽。

沈浪现在不止一次的不去上课,让他纳闷之外,又觉得这是大好机会。沈浪在外面出事了,不管有没有请假,都和学校和他没有关系。

今天沈浪又没来,他觉得机会来了。下午放学之后,就找到了这几个混混。拿沈浪的相片,向他们找一下。

县城就这么大,几个人分开骑着摩托车,很快就能搜索一个遍。重点照顾一下网吧之类的,只要在县城,就算没有线索,也有机会找到。

没想到这几个混混却是一下就认出了沈浪!

沈浪本人跟他们当然没什么交集,不过上次琼芝堂送货过来的时候,因为不熟悉,司机打听了一下才找到这个房子。当时在那旁边打牌的几个混混,看着这外地来的,似乎运了一些值钱的货,就安排了一个人骑摩托车跟着。

当时车是停在门口,沈浪签收之后,卸货在院子里。跟上的那个人,装作摩托车坏了,在不远处蹲下来休整。听到是一批药材,也看到了沈浪的面。

他们也没有想要下手,就是看看是什么东西,不是特别珍贵,又一箱箱的笨重,沈浪和司机都没有留意。回去汇报,听说是药材,这不好脱手,他们也没有来偷。

但过去不久,现在看到相片,当时跟踪的那个混混,一下就认出来。然后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那时候看着大门是外面上锁,沈浪出去了。他们也没有在门口等,而是在前面路口找了个店子等。

如果在附近沈浪当然发现了,在远远的路口,当然也没想到会有人在等他。

发现沈浪回来了,他们就打电话跟董文彬说了,然后赶了过来,等着岳镇南的车走了好一阵,确定不会再回来了,才翻墙进来。

那个混混快速的说完这些,也顾不上疼,赶紧抓住了断指的切口。

等说完已经快要晕了。

“他在外面等着?”沈浪又问了一下。

混混迟疑了一下,看着沈浪的刀子又拿了起来,赶紧说了一个地址,说董文彬不来现场,要他们完事之后再过去汇合。

沈浪看他痛得快要休克的满头大汗,知道已经没有什么隐瞒了。当即拿着刀子,转身迅速的往地上连扎了两刀!

昏迷的另外两个,直接痛得挣扎醒来了,发现自己被剁了一个手指,簌簌发抖的就要尖叫!

那个醒着的混混怕激怒沈浪,赶紧制止了他们,“放我们一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我再不去医院……真要流血流死了……”

“带上你们的刀子手指,把血擦干净再滚!这一次剁你们一根,下次二十根都剁了——包括下面那根!”

本来他们还觉得包括脚趾头也才剩下十九根,听到最后一句,都觉得裆下一凉……

二话不说,三个人都是忍着快要休克的剧痛,抓了断指,用裤腿蹭去了地上的血迹。只是断指之后,他们是没有能力在翻墙了,只能簌簌发抖的求沈浪开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