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28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老者听到沈浪这话,也是有点匪夷所思。

焉凉展露出的气质,让他是欣赏的。沈浪则不一样,虽然他可以感觉得到沈浪更强,但这嘴脸实在太过于自大了。

现在居然自大到说他嚣张!

“我很怀疑,你的师长是怎么教你的?”连他这样的高姿态,都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沈浪傲然笑道:“本人现在属于天山剑宗,但我就是天山剑宗身份和地位最高的首席大长老。另外最强的两个长老拜我为师,还有谁敢教我?”

“……”

乔束羽和南一叶都是满头黑线,这什么跟什么啊!

南天世家和北海乔家别人都不放在眼里,你吹嘘什么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啊。

落轻舟和落雨荻也是有点尴尬,这履历固然一时无两,但现在说是不合时宜,别人根本不会相信。

只有焉凉和桃乐丝的神情不变,她们是不管什么的,完全的支持沈浪的决定,是和是战,指哪打哪!

“你?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

神秘老者露出了极度怀疑的神色。

南一叶心里一动,虽然天山剑宗早已经没落几百年,但祖上曾经也是阔过的。

刚刚这老者不屑他和乔束羽,或许只因为他们是后辈子弟,沈浪是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这身份还是不一样的。

“回前辈,沈浪兄弟,确实是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长老会的高离、裴圣两位大长老,都是沈兄弟的弟子。”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南一叶自己都觉得有点荒谬!

其实沈浪怎么能够成为天山剑宗首席大长老的,高离裴圣两个资深大长老、百岁大师为什么会称呼沈浪为师父,大家也是不清楚的。

神秘老者摇头轻叹:“可悲,天山剑宗竟堕落如斯么……”

“……”南一叶很尴尬,不敢接话。

沈浪这时候却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许皋月欺压小辈,岂不更加堕落?”

这一句话说出来,南一叶等人莫名其妙,不知道沈浪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老者叫做许皋月?

在他们思索许皋月是哪一派前辈的时候,神秘老者眼皮一抬,眼冒精光的盯着沈浪。

“你知道许皋月?”

沈浪微微一笑:“何止知道。”

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浪的身体倏地快速往前冲,迅速的冲到了老者的面前而去。

“沈浪!”

几个都叫了起来,马上想要上前去救援。这时候却见带着泥土尘埃的旋风,把他们完全的笼罩住了,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等等!”

焉凉赶紧止住了抢攻出去的桃乐丝。

“应该是想要密谈一下。”

焉凉的眼光要比他们都高,所以她并没有急着出手。

他们也都赶紧停了下来,多少还是有点松了一口气。如果连沈浪都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抓,那就算他们一起上,也是以卵击石!

而在旋风里面,却是一片宁静,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到两三米,阻隔了其他人的视野。

“你真是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神秘老者再问了一句。

沈浪却是反问了一句:“你刚才以大欺小,和我的人交手了,难道没有看出她用的正是秋水剑?”

“秋水剑!”神秘老者微微吃了一惊,然后迅速的回忆了一下,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对焉凉更加看重的一分,是她应变能力、剑法以及面对他威压的沉稳,而不是因为秋水剑。

甚至正因为先见识了她的剑法,反而没留意用的剑。

“她并不是用的天山剑宗的剑法。”神秘老者紧盯着沈浪,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沈浪点点头:“她算是我的女人,但并没有加入天山剑宗,当然用的不是天山剑宗的剑法。”

“算是”,并不是不认,而是现在的“她”是焉凉,只能“算是”,不能像郑雨梦一样确认。

“然后你把秋水剑给她了!你把你们祖师高寒秋的佩剑,给你的女人了!”

神秘老者的话语里面充满了愤怒,从来到现在,这是第一次激怒他。

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果然是许皋月,这么多年过去了,对高寒秋还是这么维护。”

被他称作许皋月的神秘老者浑身一震,然后重新审视着沈浪。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天山剑宗的!”

“你刚才也听到了,北海乔家南天世家的后辈子弟,都可以为我作证,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天山剑宗的首席大长老。顺便告诉你一句,他刚才说的高离,便是高寒秋的后代。”

许皋月紧盯着沈浪:“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混入到天山剑宗迷惑了大家?”

他眼睛动了一下,本想要对沈浪出手威逼,但看到沈浪的气势,还是忍了下来。

“数百年过去了,天山剑宗的后辈,又怎么会知道许皋月?又怎么会知道许皋月和高寒秋的关系?”

这问题也正是许皋月疑惑的,所以他不得不再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浪收起了笑容,神情也变得有点沧桑了起来。

许皋月微微皱眉,眼前的少年,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

“用现代的话来说,许皋月是高寒秋的小弟,你是追随过高寒秋的……”

“不错!但我问的是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许皋月有点不耐烦了,他本来还说给沈浪两句话的机会。现在光追问沈浪的身份,就重复了好几句了。

“所以……你应该不会忘记,高寒秋也曾经追随过一个人。”

沈浪这话的声音并不大,许皋月听着,却是宛如晴天霹雳!

“你、你……你是……浪神?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活了数百年的修真大能,便是看到吞天蛤这样的万年凶兽被杀,他也是能淡定从容。但现在却是一句话让他失态了……

“你区区许皋月,都能活到现在。我转世重生,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沈浪平淡的一句话,神态气势,却完全是对小弟的语气。

许皋月再没有觉得沈浪是自大、嚣张过头了,而是完全的不知所措。

“你、您……您真的是浪神转世?”

“我已是另外的人生,而你……除了变老,容貌大体变化不大,所以我还能认出。你当年跟着小高的时候,也就我现在这个年纪吧?”

沈浪是回忆着往事,有点唏嘘。

许皋月听了却是一下跪倒,整个人簌簌发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