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叙旧,追随-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29章 叙旧,追随

当年作为高寒秋的小弟,许皋月是见过沈浪的,不过那时候差距太大了,他完全是仰望的地位,并没有多熟悉。

简单来形容,可以说沈浪是他老大的老大,崇拜之人的崇拜之人。

现在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往事如烟,高寒秋都不知道消失多久了,忽然遇到沈**出他的名字,并说出当年往事,实在让他不得不动容。

看着许皋月几乎要老泪纵横了,沈浪伸手扶了他起来。

“我也是冒险,如果认错了,你不是许皋月。或者你不记得我了,抑或是直接不给我任何面子,这会儿应该已经被你打死了。”

沈浪半玩笑半自嘲了一句。

“悠悠岁月,隔世相逢。当年你我并不算多熟,但能再见到一个熟人,我是非常激动的。”

这一句沈浪不是夸张,也不是为了拉近关系。而是真正如此,别说是人,就算是那有过缘法的巨龟,也都给他极大的亲切。

在他这两句话的时间里,许皋月完成了心情的调整。

他也是非常的唏嘘:“能再见到浪神,我更是激动。遥想当年意气风发,如今您更年轻,而我已经耄耋老矣。”

沈浪说出这一层关系之后,他对沈浪再无怀疑,既然是浪神转世,能镇服天山剑宗的后辈,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当年我渡劫失败,以无力寻回旧友,勉强布下重生之局,便身死陨落。对于小高他们,也是最近才知道后来出了一个无归海狱,你可知道具体详情?”

听到沈浪问起,许皋月又是一阵唏嘘,这是相隔了数百年的往事,但他还是记忆深刻。

“不错!就是后来被称之为无归海狱的,那时候相传是通往仙境的捷径,引得天下英豪奔赴而去。”

“高大哥以为浪神已经成功的渡劫飞身,心向往之,但又暂时无法达到,知道这个捷径之后,便也是去了。”

“当年我的实力还是比较低微,远达不到前往的境界,考虑到当时最顶级的大能们,都极有可能是有去无回,甚至是身死其中。所以高大哥不让我去,让我好好的修炼,等大家探索的结论出来之后,再往不迟。”

“后来就是再没有人回来,那里变成了无归海狱。大家期望着前辈们都到了仙界,但理智更清楚,那极可能是已经……”

“您是知道的,我并非剑宗弟子。所以也没有留在天山剑宗,浪迹天涯踏遍千山万水,终究也难以得到更多的资源,难以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后来有一个机会,来到这一方世界。此间渺无人烟,是隐居清修的好去处,一住就习惯了。”

“之后我也有回去过几次,想要看看有没有高大哥他们从无归海狱回来的消息……”

“世事变故,王朝更迭。没有什么我熟悉的人,也没有什么值得留念,年事已高也有落叶归根之心,可近年回去,世界已经变得很陌生。”

许皋月不知道多少年没说那么多话了,更没有一个懂他的人,这一次难得的倾诉出来,说起来有点没完。

对他的情况,沈浪是能大概分析到,山中无日月,在这死亡森林里面闭关潜修,几十年一晃就过去。因为境界越来越高,加上各种资源,让他寿元也得到极大的延长。

而到了现代,许皋月不像他有十几年的成长经历,乍然的回归,是完全适应不了变化得陌生的世界。

沈浪又想起了德古拉伯爵,应该也是类似一样的经历。

“挺好的,要不是在这里隐居清修,在外面各种事情,或许还活不到现在。”

“说得也是。不过……修道之路本要清心斩欲,却也太孤独了。”

说到这里,许皋月伸出了手掌,玄虎马上过去了他的身边,让他伸手抚摸着脑袋。

因为孤独,他收服豢养这一头玄虎,是宠物也是伴侣。

“我就比你麻烦多了,是从零开始,重头再走一遍过去的道路。虽然能免去很好多的弯路,却也是崎岖坎坷!”

听着沈浪的感慨,许皋月是能够感受得到,如果现在让他从头来过,他会疯了的。

“浪神此来,是为内丹资源吧!不知有何打算?”问这话的时候,许皋月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期望。

沈浪也认真了起来,“我终究是要重踏巅峰,再渡天劫的!”

这话对其他人说出来,都会觉得是扯淡吹牛,或者说是一个伟大的理想。

但许皋月听来,是完全的相信。他既然能第一次渡劫,有了经验总结,肯定也能第二次。

“对于无归海狱,我也会去探索一番。我想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地方,是葬送了无数修真大能,还是真的通往了另外一个更好的世界!”

许皋月心里一动,他留意到沈浪说的不是“仙界”,而是“一个更好的世界”。

严格算起来,这里也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比外界修真资源好得多的世界。从修真角度来说,也可以算是仙界。

无归海狱是不是通往了这样一个世界?

这么多年,他当然也考虑过这一点,只是没有亲自前往验证。

“许皋月愿意追随浪神,不知道……能否……”

眼前的沈浪,实力虽然远不如他,但当年是远胜于他的人物,是他崇拜的高寒秋崇拜的人。

如今的他,已经无欲无求,也没有奋斗的方向,沈浪的出现,大家能隔世相见,而且还是在另外一方小世界,他觉得肯定是天意,也是他的造化!

沈浪笑了笑:“我现在可差你许多啊,当你的弟子都不配。”

“浪神见笑了。”许皋月有点惭愧:“遥想当年,您对高大哥诸多指点,我又再得高大哥的指点,是辗转得到了您的指点。说是您的地址,都是我沾光了。”

看他认真的样子,想想他孤独度过几百年,沈浪也认真了起来。

“不说追随,一起修行倒也不可。不过我不会长留此间,你要随我外出的话,要重新适应世界,还有你的小黑也不能带着出去了。”

听了这话,许皋月也踌躇了一下。以他数百岁的年纪,要重新去适应现在变化飞快的世界,真的是觉得厌倦和麻烦,没有陪伴一两百年的玄虎,也会是难以习惯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