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凭什么-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26章 凭什么

“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我们刚才以为凶兽要袭击我们,出于自保才动手,并不知道那玄虎是前辈豢养灵兽。”

南一叶拱手一揖,行了一个后辈礼,然后对刚才的事解释了一下。

对方不声不响就已经到了附近,真要偷袭他们的话,他们这会儿已经有人倒下了。能收服玄虎,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所以即便作为南天世家的子弟,他也还是把姿态放得很低。

“出于自保?明明是你们直接追击!如果不是我在这里,小黑就要被你们分尸了!”神秘老者的语气有点不爽。

但能够听得出来,他并没有非常的恼怒,要不然也不会跟他们多说,直接就追究责任了。

“您说得对……我刚刚是美化了,其实我们以为是想猎杀凶兽。”

南一叶看对方不吃这一套解释,便光棍的承认了。

“凭什么?”

凭什么?

这还需要说吗?

当然是冲着它们具有的巨大资源性,大家都默默的在心里回答了。

但这心照不宣,不需要说出来。

“弱肉强食么?你们自觉得很强大,所以可以猎杀凶兽,食其肉、寝其皮,夺其内丹。”

长袍老者缓缓的说完之后,话锋一转。

“既然你们认这一套,那现在我比你们更强,是不是能把你们抓了喂养小黑?”

大家都没有回应他,只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对方比他们强,本来是想要怎么样,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顽抗。

这会儿当然也不会和他去辩论什么。

看他们哑口无言,老者没有再继续追问,然后凝视着焉凉。

“小丫头不错,有着你这个年龄和境界所不具备的心境。”

这话很老气横秋,但他们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对方真的有这个资格。甚至应该说“郑雨梦”能得到这个不错的评价,已经是荣耀了。

其他人也没有不服气,刚才如果不是她,就算他们不会被砸死,也会受伤,并非常的狼狈。

焉凉冷冷的注视着他,并没有表露出恭谦或者受宠若惊的样子。

老者仿佛自讨了一个没趣,便转移了一下话题。

“那个大家伙,是你们干掉的?”虽然焉凉没有好脸色,但五个人里面,还是只有焉凉能让他看得上眼。

是的,焉凉,而不是郑雨梦的身体境界。

焉凉终于开口:“不错。”

“就你们这组合?不可能干掉那大家伙的。”神秘老者直接摇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大家都明白,这神秘老者的实力估计不在那吞天蛤之下,而他具有吞天蛤所不具备的智慧经验,还有着人类的灵活性。

换句话说,这个老头要比吞天蛤更可怕!

他们五个人根本不会是对手,今天想要安全,还得靠沈浪和桃乐丝在暗处能起到一个突袭的作用。

那当然就不能把他们的信息给透露了。

但马上大家就尴尬了起来……

“尸体里藏着的那两个小家伙,才是主力吧?”

这话一出,大家不仅仅是尴尬,心也是开始往下沉。

这里距离吞天蛤有几公里,它那身体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到,但藏在里面的沈浪和桃乐丝也能发现,就不一样了。

老者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吞天蛤:“放着尸体,诱来其他的凶兽一一猎杀,你们倒是有胆子,就是有点不要命。”

“……”

这个评价,大家也只能认了。确实是有胆子,也确实是有点不要命——比如现在就引来了凶兽背后的强大主人。

“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晚辈北海乔家的乔束羽,向您问好。”乔束羽认真的鞠了一躬。

行礼不是重点,重点是透露北海乔家的背景!

这老者明显是不会善了,但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

先把北海乔家、南天世家的背景说出来,或许还能够卖几分面子,最多是沈浪把内丹给他,不要丢了性命。

以他的境界,应该最多就看得上内丹了吧?

“怎么?你想要用北海乔家来压我?”

神秘老者瞥了一眼过来,乔束羽当即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仿佛被掐住了、无法呼吸,然后整个人悬空离地。

这会儿他就是想要解释,都开不了口。

南一叶吃了一惊,赶紧鞠躬行礼:“前辈息怒!乔兄弟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要表露一下身份,看看前辈是否和乔家以及我们南天世家的前辈有旧,是希望您能放我们一马……”

虽然已经有了乔束羽的先例,但他还是不得不把南天世家的招牌也抬出来,才能多一点砝码。

“南天世家?啧啧,好威风!还有呢?你们三个女娃又是什么来头?一起说出来,看看老夫怕不怕!”

南一叶不由得暗暗苦笑。

他虽然没有受到攻击,但已经很明显,对方同样连南天世家的面子也不给!

焉凉依然冷冷的不说话。

落轻舟暗暗的吸了一口气,虽然这会儿继续的自报家门,可能还会让对方不爽。

但乔束羽现在被控制着,她不能没有义气!

“前辈,我们真不是抬出师门来压您,只是不想伤和气。小女子是小门派天山冰宫的当代宫主,这是我师妹,这位是海外回来的郑姑娘。”

她这话说得还是进退有据,既又解释了一番,也说了自己的家门,顺便帮郑雨梦也提了一下,免得她不回答又引来老者不快。

“天山冰宫?你这年纪就当宫主了?”

神秘老者的语气,让落轻舟很尴尬。别人不管怎么样,当面都说她年少有为之类的,老者这语气,似乎在笑她们无人。

“你是海外回来的,哪里海外?”

神秘老者并没有多重视他们的话,而是把重点关注在焉凉身上。

“凭什么说给你听?”焉凉堵了一句。

这一开口,就让南一叶他们暗暗叫苦,果然不愧是沈浪的女人,完全被那货带坏了,这语气、这态度,不是平白得罪人嘛!

“凭什么?小丫头是仗着老夫有点欣赏你,觉得不会动你?”

“不,我始终做好了战斗准备!”

焉凉冷然,手里秋水剑也多了一丝寒光,像是在回应她的话。

南一叶和落轻舟都有点着急,被控制着脖子的乔束羽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都是一阵头大,暗暗埋怨郑雨梦,解释还来不及呢,你这倒是挑衅放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