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收我为徒吧-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2章 收我为徒吧

不过沈浪也没有多问,姚厚朴欠了救命之情,肯定是想要还了的。

当初他考虑过有需要的时候借姚厚朴的势,没想到阴差阳错和岳镇南认识了,并成功的岳家绑住了。在现阶段他腾飞更高境界之前,一些世俗需要,还是可以通过岳家来达成。

到了包间之后,趁着其他人还没有来之前,岳镇南又吐槽起了百宝还神汤,说带回去之后,家族是分给了他一瓶,当是奖励,他马上稀释喝了,真的是太难喝了!

说起这个,沈浪马上表态:“我也考虑过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口味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已经着手改良,下一批出来的口味很好很多。到时候我送你几瓶!”

“确定是送我几瓶?”岳镇南半开玩笑地说,强调了一下“送”字。

这两次交易,沈浪开价都是不菲,岳家基本没有还到什么价钱,现在居然如此大方的送他几瓶。就算成本都是岳家提供的,可一瓶也还要五万的价格啊!

“在我不擅长的方面,你用心的帮了我,我在我擅长的方面赠送一点东西,不算什么。”

岳镇南见沈浪说得很自然,而且这并不是为了和岳家搞好关系,只是为了感谢帮他买工厂的事!

这让他暗暗唏嘘,本来热心的办这事,是为了和沈浪搞好关系,没想到他如此重视。看来沈浪是个重情义的孝顺之人,在别的方面,可以更加照顾一下他的父母!

“得嘞!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老哥我也不客气了。不过有点可惜……”岳镇南叹息了一声。

沈浪却没有追问可惜什么。

他只好自己接着说下去了:“可惜我不是超凡武者,要不然借着百宝还神汤,或许将来有一天能够成为修真者吧。”

沈浪略微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想要成为修真者?”

“谁不想呢?”岳镇南耸耸肩,然后自嘲了起来:“当然,只是幻想一下。便是强大到九段的超凡武者,也未必一定能够成为修真者。我现在才起步的话,能成为超凡武者就不错了吧!”

“以你家的条件,无论是资源还是师父,应该都不会差。你从小练功的话,不说别的,三四段超凡武者的水平应该没问题。”

沈浪认真的说,现在他对于这些已经有了更明确的了解。不过大实话还是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二公子其实也就渴望力量,但吃不了苦练功的。

岳镇南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在我出生的时候,超凡武者、修真者影响力可能比现在还大。除了雇佣供奉高手,我们家也想要培养自己的高手。我本来是目标之一,不过……”

“不过什么?”这次他不是有意的停顿,而是犹豫了,所以沈浪问了一句。

“在我小的时候,就给我请了师父,结果发现我是天生经脉封闭的体质……”

岳镇南无奈叹息:“也就是说,我最多只能苦练外门功夫,那样过程非常的辛苦,前景却是非常的有限,最多成为二三段的超凡武者,就到顶了,自然也就意义不大了。”

沈浪理解的点点头,拳王、特种兵水平,对于普通人就是极大荣耀,但对于岳家嫡传二公子,花十几年苦练这么一个结果。则是不划算的,走其他的路可以有更大的成就。

“这是你的一个夙愿,或者说执念?”

岳镇南怔了怔,然后想起刚才说希望能够成为修真者的话,自我解嘲的笑叹了起来。

“或许是吧。如果我有这天赋,就算达不到,或者我不愿去苦练,都是我个人选择的问题。但没这天赋,就越发不甘了。”

沈浪看了一下他,然后点头表示同意:“鸟大不一定要去拍艾威,但你鸟小想要拍也不行,多少是会不甘自卑的。”

“……”岳镇南满头黑线,没好气的说:“你这什么**喻!你是想说你相当于拍艾威,还是想要说你鸟大?”

“我看看你还有没有挽救的可能。”沈浪没有再开玩笑,认真的说。

“你是说……”岳镇南先是一怔,然后眼睛迅速的睁大了。“帮帮我!”

沈浪迅速的一伸手,在岳镇南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把他拍晕了过去。和上次帮白生华治疗一样,他并不想被人看着。

随即伸手按在了岳镇南的脑袋上面,注入了一缕元气,迅速在他体内搜查了一番,没有用过久的时间,便对他的身体状况了然于心。

暗暗评估了一下之后,沈浪才把他弄醒了。

“刚刚……”岳镇南摸了摸脑袋,然后疑惑的看着沈浪。

沈浪直接说道:“你确实是经脉封闭的体质,但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你是说我的体质还是可以改变的?”岳镇南一阵激动。

虽然未必真的能修炼到多高的程度,或许能成为超凡武者就不错了,但体质有问题,却是让他遗憾和耿耿于怀的一桩心事。

沈浪点了点头。

岳镇南的心情更加的激动,但还是保持了理智。如果有解决的办法,年纪小的时候应该是更加的容易,那时候都没有解决,现在沈浪要解决的话,肯定更加大的工程吧!

“如果……我知道这肯定要付出很大代价,如果我跟家族汇报,能够得到支持的话,需要多大的成本?”

沈浪肯定不能免费帮他,所以他直接的询问,如果成本太大了,也就放弃,不再向家族开口,毕竟已经过了最佳练功的年纪了。

“成本不小。”沈浪也没有客气。

“具体多大?”

“暂时难以估算。第一步,要帮你易筋洗髓,把封闭的经脉打通;第二步,要固本培元,把你的底子打好;第三步,可以通过百宝还神汤等方式加速,但首先你需要有适合的功法。”

如果沈浪直接说一个成本数字,比如一千万,或者一个亿。岳镇南或许会怀疑这是不是忽悠他,毕竟刚才他是被打晕了的状态下检查身体的。

但现在沈浪估计不了具体的成本,给出的是一个大致方案,就明显靠谱多了。而且因为执念,他也对这方面了解过很多,确实是这么一个步骤,只是别的师傅做不到。

“师父!你收我为徒吧!”岳镇南直接跪了下来。

求收藏、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