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保送上大学?-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3章 保送上大学?

沈浪直接白眼。

“收你为徒,就成我的义务了,一切白白给你搞定是吧?”

岳镇南忙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成为了我师父,我和我家都会供奉孝敬的,不会让你白白忙活的。只是……我就算解决了,也没有别的地方搞功法,还是得求你,不如直接拜师。”

沈浪沉吟了一下,如果收了岳镇南为徒,当然跟岳家的关系就不一般了。如果世俗中有事,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帮助。但同样的,在百宝还神汤等方面,可能也要让利。

眼下是岳家势力大,但他是要成为修真界的大神强者,未来是看不上岳家的。真要是有岳镇南这个徒弟,也是多了一份羁绊。

看他不说话,知道他是在考虑,岳镇南诚恳的说:“师父,我不仅仅是有这个诚意,也是有这个决心!如果没有您的督促,我可能坚持不下去,成为您的徒弟了,自然不敢懈怠。”

口称师父,称呼也变成您了,并且还是保持着跪姿。

沈浪却还是摇头:“你考虑清楚了,拜师你就永远是我的小辈,不拜师同样能完成你的夙愿,你却是平辈的朋友。”

岳镇南也迟疑了一下,且不说沈浪背后可能有修真者师父,单单沈浪的实力,就足够做他的师父。能者为师,年纪小一点也没什么。

但如果一样可以达成目标,就算不能做兄弟,做朋友甚至做小弟,也要比徒弟高一辈啊。

“交易。”沈浪继续说道:“能够各取所需,就是双赢的交易,犯不着拜师这一套。”

岳镇南点了点头,能够双赢的交易,其实就非常好。估计沈浪上面有师父,年纪又小,还不方便收徒吧!

“行!那我还是叫你浪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小弟。哪些需要条件,尽管提出来,我会尽量的劝说家族!”

岳镇南也是洒脱,做出决定之后就起来了,马上表态。

“无论是帮你易筋洗髓、培元固本,还是提供适合你的功法,如果以金钱计算,都会不便宜。不过……”

沈浪拿出了随身带着的一颗灵石。

“你可以仔细看看这个,我需要这个东西,多多益善。刚刚也说了各取所需,能帮我找来这石头,我不再另外算钱也是可以的。”

以百宝还神汤那么一点点就卖五万,岳镇南可以想象得出来那至少会是千万起的成本。现在得知沈浪需要这石头,马上接过来仔细的查看,然后拿出手机,放在桌上灯光之下,各角度牌照以及录了视频。

“浪哥你放心,胜叔对于这些东西是很擅长的,就算我们家没有,我相信通过他也是能搞个百八十颗给你的。”

这么小颗的石头,不可能有翡翠之类的,岳镇南依稀能猜到这可能是对修炼有帮助,不过石头就是石头,就算价值不菲,这么小也贵不到哪里去,所以开口就是百八十颗。

沈浪也没有讽刺他,由着他去找,真能弄到百八十颗就发了!

本来岳镇南就是肩负着家族大使的责任,要和沈浪搞好关系,百宝还神汤的合作,是双赢之举,要是和别家合作,他们就麻烦了。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对他个人格外重要的因素,让他对沈浪的态度,也是越发的尊敬和热情,由表演小弟角色,到真当成小弟了。

过了一阵,姚厚朴到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上次被岳镇南和姚厚朴请去宴席,见有很多人,只是扫视了一眼,没有互相认识,也没有仔细看就走了。现在跟着姚厚朴一起来的,想来应该也是上次的宾客之一。

不过这次是姚厚朴宴请,不知道是人少一点,还是有其他人没有到。

“沈浪啊,这位你应该很熟悉,不用我多介绍了吧?”姚厚朴和岳镇南问好寒暄之后,就对沈浪笑着说。

沈浪仔细看了一下,稍微有点惊讶。

上次没多看,刚刚乍看也没有多想,听到提示细看,才认出了这个人。虽然没有私下打过交道,但确实是“应该”很熟悉的。

因为这个,赫然是礼曹中学的校长梅园新!

“梅校长,你好。”换作别的人,无论是县里什么大老板还是官员,沈浪都不会多主动。但作为县中的学生,对于校长还是该有尊敬的姿态。

梅园新上次是见过沈浪孤傲态度的,和其他人一样,都是讶异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想到的是姚厚朴的什么人,或者岳镇南的什么人。

现在虽然弄清楚了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却也知道是姚书记的救命恩人,所以并没有摆校长的架子。

“沈浪同学,你最近的进步非常大,果然是个好苗子啊!”

沈浪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奇怪。梅校长和姚书记一起来的,姚书记又是要宴请他,那校长会提前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再正常不过了。

姚厚朴这次做东,也更加的热情,招呼他们入座,说菜已经提前安排人点了,让服务员开始准备上菜。

打发服务员关上门之后,他就直接开门见山地先说正事。

“沈浪啊,我前些日子特意了解了一下你的学习情况,感觉要考一本的话,难度是比较大。”

姚厚朴刚刚说完,梅园新就把话接了过去。

“还是我来说吧!你的成绩我也有了解和关注,真的是突飞猛进,相信在高考应该能有所作为。不过姚书记很关心你,希望能够稳妥一点,所以经过我们商量研究……”

看到校长,沈浪就知道是和他有关,这都快毕业了,也不可能是安排老师补课之类的,已然能猜到是和高考有关。

现在听了他们的开场白,便也接下了话来。“是要给我一个保送上大学的名额吗?行,只要还可以的大学,我乐于接受。”

跟梅校长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姚厚朴使劲偿还救命之恩,沈浪也就没有客气。

距离高考就一个多月了,他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只能努力考出好成绩。要是拿到保送名额,就不用去操心学习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练功。

听了这话,梅园新一阵尴尬:“这个……不是的,保送没有那么容易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