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校花班长-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章 校花班长

董文彬痛得快要疯了,林云和李荣两个本来是被沈浪突变的狠劲给惊吓到了,此刻听到喝骂,赶紧向陈劲冲了过来!

“再往前一步,我把他的手指头踩断!”

沈浪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

这话马上让他们两个急刹车的停步下来,目光都盯着地上。

沈浪的脚踩着了董文彬的手背,要往手指用力,还真的有可能会踩断。虽然这不是他们下手的,可要是出事了,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啊。

董文彬刚刚是疯狂了起来,但现在听到这话,也是冷汗直流。如果真把手指头都踩得粉碎性骨折……这可不能怄气啊!

“再往前两步,我把他脖子踩断!”

沈浪怒喝一声,然后抬起了另外一只脚。

他还是把受力重心在脚跟,但毕竟单脚支撑,要重了许多,让董文彬痛得直嚎哭。而李荣两个更是看到抬起来的脚,似乎要往彬哥的喉咙踩去!

“滚!”

现在这状况,已经让他们不知道怎么办了,要是往喉咙踩下去,这后果……差点吓尿的两个人,顾不上其他,赶紧听话的滚走。

沈浪收回脚支撑,还是一脚踩着他的手掌,另外一只脚踩在了董文彬的脸上。

“谁的脸不要了?”

董文彬这会儿无法反抗,加上沈浪刚刚不顾后果的疯狂劲儿震慑到了他,只能含泪答道:“是我不要脸……”

沈浪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脚一转,在另外一边脸再踩踏了一脚,马上两边脸都红了。

董文彬看他不说话,还以为这回答不满意,脸上的疼痛让他又屈辱有惧怕,万一真的踩向脖子……

“我赔你两百块……以后不找你麻烦,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被踩着脸,他勉强说话,依稀能感觉到鞋底的味道。

从小耳濡目染,他很善于用钱解决问题,既然打脸服软还不够,那就拿钱解决。他今天只是敲诈沈浪两百,主动赔偿两百,还是被打的情况下,应该能过了。

沈浪冷笑了一声,以董文彬的性格,能一笔勾销吗?无非是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过后再报复。

“三百……不,五百!”董文彬赶紧加了起来。

不说话的沈浪,他觉得有点瘆得慌,浑身的疼痛,再加上被踩踏的屈辱,让他实在想要早点解脱。

“一千!一千行了吧?你自己凭良心说!这几年加起来,我也没问你要到几百块。”

董文彬有点激动了,沈浪在他眼里是穷鬼,敲诈只是找乐子,从没真指望弄多少钱。

沈浪他家条件不好,从初中就知道省钱,母亲多给一点他都不要。钱确实不多,但抢走他几十块,他就要勒紧裤腰带过一周!

就像现在抢他两百块,要比董文彬失去两千块更困窘更严重。

他拿出手机,把脚移开了,打开拍摄视频。

“董文彬同学太不小心了,怎么摔跤摔得那么重?让我扶你起来送你去医院就给我两千块?不用吧?”

听到沈浪前面的话,董文彬恨得牙痒痒,这等于是要他承认不是被打的啊!而后面居然索要两千块了,更让他气极!

怎么不去抢!

这会儿忘记他们就是抢沈浪了。

现在两个小弟都不在,他更无法抗争,别说弄残,就是再伤严重点,也不是两千块的事了。

‘痹的,你丫给老子等着!’

“是……我不小心摔伤了,沈浪同学,麻烦你扶我起来,送我去医院,我自愿给两千块酬劳!”

说出自愿两字,他几乎是咬着牙。不过他不在乎录像,反正报复也是私下手段,不会找学校或报警。

沈浪停止了录像,手机对他晃了晃。

董文彬另外一只手摸出了钱包,有气无力的说:“你自己拿吧!”

换作以前的沈浪哪敢啊,现在沈浪却是要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起钱包,直接把里面的现金全拿走了,粗略点一下是两千多,也是董文彬这一周拿的生活费。

看着全部被拿走,即便这点钱对他不算什么,董文彬也是非常的郁闷。

银行卡可以随时取现,手机支付更方便,但他就喜欢敞开钱包露出大把现钞的感觉,结果现在全被拿了。

沈浪看了一下时间,没有理会地上的董文彬,直接就走了,往教学楼而去。

董文彬在后面低声咒骂不已,别说送医院,居然扶都不扶他一下!

林云和李荣两个也没有走远,他们紧张心慌,正商量着要不要去找老师,还是叫保安过来救人。看到沈浪离开了,又赶紧跑了回去。

沈浪走到教学楼下时,看到前面出来一个人,是他们班长落雨荻。

“落”姓罕见,落雨荻更是长得特别漂亮。在这县中,算上过去几届,她也毫无争议的第一校花,并且是越看越耐看的那种美女。

她还是总成绩年级第一的学霸,各课都很好。课余很少休闲玩乐,随时拿着kindle阅读电子版书籍,且不限于文史之类,涉猎颇广,年纪轻轻给人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感觉。

老师们对她都是赞赏有加,甚至不乏佩服,也几乎确认她能为学校锁定一个最好大学的名额。

她的弱项是体育,没什么特别,和一般女生一样。还有性格清冷,除了寥寥几个女生,和其他同班同学关系都平淡。

以前加倍苦读都无功的沈浪,学习几乎垫底,当然和她也没有什么交集,偶尔路上遇到,都会低头装作没看见,以避免打招呼。

现在的沈浪今非昔比,见到优秀绝伦的落雨荻,没有自卑回避,也没有昂然狂放,只是随意的观察了一下。

看到沈浪,落雨荻似乎怔了怔,然后停步下来。

沈浪没有停留,也和以前一样,没有打招呼。但从她旁边走过的时候,听到她开口问话。

“你没事吧?”

“嗯?”

附近没有别的人,现在就只有他们在这里,又是同班同学,应该是问他了。

“我见到他们和你去那边。”落雨荻也没有转身看他,淡淡的说。

沈浪恍然,看样子之前他们拉着他离开的时候,落雨荻是在楼上看到了。或许犹豫着要不要汇报老师,那现在她在这里……是准备去看他有没有受欺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