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灵石修炼-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60章 灵石修炼

沈浪一直在修炼着“阴阳波若真诀”,进度远比他前世入门时期更快,但他并不满足。

因为他曾经是达到过巅峰的修真大神,凭着丰富的经验,能够走捷径的时候,当然走捷径。

这就像一个曾经满级的用户,再从头开始练小号,可不会满足一天天慢慢的成长,怎么刷经验值,怎么练技能,哪里有宝物刷……这些都是会忍不住的捷径。

玉里面蕴含的灵气吸纳炼化完了,去古玩街寻找有灵气的老物件,去山间寻找有年份的药材,购买大量药材练百宝还神汤……这些都是沈浪走的捷径。

灵石当然也是他前路的目标,只是以前都很稀少,本以为现在罕见,更别说他还没有碰到正式完成练气筑基的修真者,所以暂时没有计划。

从叶世光这里遇到,让他也是激动了一下。也叶家显然对阴煞掌的问题,是非常的看重,这么快就备齐灵石来了。

现在六颗灵石在手,沈浪已经很安心了。

原本在上周的时候,他计划把总数七百万购买药材,以一天十万药材的消耗量,熬上两个月,有把握在高考之后的暑假突破“阴阳波若真诀”第二重。

现在有了灵石,这个进度可以大大的缩短!

叶世光得到百宝还神汤之后,已经忍不住离开,想要尽量的吸纳修炼,沈浪也是一样。

大家对修炼都是非常上心,就像饕客遇到美食,宅男收到种子,都想着马上享受一番。

人在卧室里面,沈浪一手握着一颗灵石,运转“阴阳波若真诀”,开始直接吸收里面蕴含的灵气。

叶世光吸收不到灵石里面的能量,其实不是他境界不够,而是因为功法的层次太低,所以只能吸收像汤药。因为汤药是提炼浓缩的液体,而灵石是无数年形成的固体了。

品质越高,蕴含的灵气越多,也越难吸纳出来。

沈浪则不一样了,“阴阳波若真诀”是他后期创立的顶级功法,别说是初等灵石,就是中等,上等的灵石,他一样有办法吸纳其中的灵气。

当然,实际操作还是需要循序渐进,他现在的身体还未必承受得了上等灵石的澎湃灵气。

同时吸收两颗灵石,虽然有一点冒进,但沈浪还是有把握,以他丰富的修炼经验,自信能把两股灵气同时炼化,这个过程还能相辅相成,或许能有一个事半功倍的效果!

刚刚开始吸纳的时候,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但随着灵气的吸收,灵石像是被打开了缺口的堤坝,由开始的涓涓细流,变得越来越大的涌入,这时候两股狂流的冲击,就让沈浪觉得吃力了。

如果是一般修士,怕失控就会暂停下来,但沈浪没有!

他的修炼经验,是已经到了极高层次,这初阶段的问题,看起来再凶险,都明白不过如此。

就像初恋的男孩女孩,第一次闹矛盾的冷战,就会觉得天好象要塌下来了,患得患失紧张焦虑。而有丰富感情经验的老司机们,则能淡定自若。

沈浪一直是在冒险!

第一天就在河底不断的冲击极限,然后在刚刚才打基础的状况下,就开始练“大须弥龙象神功”,后面有练“金刚不坏体神功”,就是不断在失控边沿的极限走钢丝。

这样做的缺点,是非常的危险,也是非常的痛苦!需要极大的毅力才能坚持下来。好处则是能够极快速的提神,把灵气最大化的吸收利用。

两颗灵石的吸收,好像开了两个水龙头,而沈浪是在不停的喝水,要喝赢这两个水管的流入,要不然就会被淹没……这个过程的艰苦和难受,自不必说。

效果当然也是同比的!沈浪体内的元气,几乎以可以感觉得到的速度在增加,“阴阳波若真诀”发挥出了顶级功法的优势,炼化的速度极快,同时还能冲击脏腑经络,拓宽极限,让他能够贮存更多的元气。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沈浪的主观时间,其实仿佛过得非常的慢,现实中一个小时,仿佛一天甚至于一年一样的漫长。

经过漫长的修炼,终于在稳定了一个层次之后,他停止了对灵石的吸收。

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巩固,才收功回到现实。

睁开眼睛,沈浪就发现问题了。

本来他预计是练功一个晚上,结果现在已经是大白天了!

他赶紧找到手机看了一下日期和时间,如果只是多了几个小时到上午,那不算什么,如果一下练功了几天,这没跟任何人说一声,可能就会有麻烦。

这麻烦不是怕王老师找麻烦,是怕像江河他们朋友担心,更怕联络母亲,害得母亲紧张担心。

确认了日期,还好,并没有过去几天。虽然已经到下午快四点了,不过也就旷课一个白天。

这一次的练功,竟然过去了十八个小时!

前世沈浪闭关修炼的时间多了,但这一世,因为还是学生的身份,这一次算是持续练功最长的一次了。

平时睡觉前才能躺着专注练功一两小时,这一次相当于十天的时间。还是双灵石的疯狂修炼,让他修为明显的成长了一大截。

昨晚练功之前,他把手机挂着充电,但调了静音模式,以免铃声闹钟提示音之类的惊扰到了。

现在电量是满的,其中也是有很多的未接电话和信息。

划去各种app的推送广告等垃圾,查看未接来电就有好多个人,其中包括有王老师打的,江河打的,落雨荻打的,还有岳镇南打的。

再查看了一下微信的信息,班级群之类的他都是屏蔽的,看到有艾特他的,也懒得点进去看。私信给他的,也是王老师和江河。

内容无非是问他怎么没有去上课,江河是问他有没有什么事,要不要帮他请假。王老师则是语气不善,说他这是目无纪律,还想不想毕业云云。

想来电话也是差不多,包括落雨荻也是。所以沈浪只是回了一下江河,说晚上会回去自习,王老师和落雨荻都没有回。

然后就是回电给岳镇南。

岳镇南应该是跟他说工厂的事,这关系到他父母,才是他更关心的。

打通之后,真的是因为这个,岳镇南说已经搞好了各种步骤,但必须要他本人去签字,这不能代替他。过来找他了,没有找到,电话没有接,打听了也没有在学校,又不敢闯进来找他。

得知他在家,表示马上开车过来,带他去把事情办完。

岳镇南也不容易啊,堂堂岳二公子,亲力亲为的跑县里乡下跑腿,正主儿还不接电话联系不上,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新的一周,帮忙推荐个票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