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表达心声-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554章 表达心声

震惊,是因为对于冰宫,死亡森林也是一处获得资源的场所。

落轻舟在二十岁前,也是进去过的,所以在修炼的过程中大大领先其他人。

而当年沈浪更是和落雨荻同一批进去过。

冰宫的底蕴也不够深厚,跟其他的那些门派一样,是要依靠死亡谷进去的。所以对于死亡森林,也就是一个共识——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才能进去。

现在沈浪和落雨荻都已经过二十岁了,而落轻舟和乔束羽就更不用说了。

可沈浪说得很明白,就是他们曾经去过的那个死亡森林。

“是了,你曾经从里面出来过,应该是发现了死亡谷之外的入口。”

落河马上醒悟过来,作出了解释。

“可是在里面呢?”落轻舟有点不解,就算沈浪知道另外还有出入口,但在里面能不被镇压吗?

“应该是死亡谷的传送阵接受不了更高年龄的修士进入,并不是死亡森林承受不了。”

沈浪摇了摇头:“只是死亡谷为了安全的生财之道而已,那一方世界,是有很多出入口的。死亡谷是其中一处,更高年龄修士也是可以出入,只是他们不想放开。”

一直没有说话的落雨荻,这会儿轻声开口。

“看样子他们既得利益者,都守护了一个共同的秘密,不把这些对我们开放而已。”

落河叹道:“不错!像我们这样级别的门派,看起来很显赫,但和北海乔家这样的真正千年世家比起来,是真的不算什么。”

“死亡谷,或者其他的一些底蕴深厚的家族门派,都是大块吃肉,只是给我们一点汤喝而已。”

“没错!乔家是知道这方面的,但因为我掌握了一个出入口,应该是节省成本,以及减小影响。所以乔束羽和南一叶,跟我达成了合作。”

沈浪简单的讲述了一下。

“考虑到雨荻修炼到后面,需要的资源会越来越多。冰宫已经难以支撑,所以我想要带上她一起,这样的话,就能自给自足一点。”

沈浪又对落轻舟说道:“宫主,我没有开口邀请你,是考虑到我已经到了两个人。而且落雨荻有所收获是不会不管冰宫的……”

“我不会介意。”落轻舟摇了摇头。

落河则是在思索着:“乔束羽、南一叶……你会带上小荻,还有你的那个郑姑娘,想来他们两个也不甘心一个人去。”

她提及郑雨梦的时候,沈浪略微尴尬了一下。

虽然他并没有和落雨荻确定什么,但一直以来两个人互相照顾,可以互救性命,加上他不计回报的馈赠。在她们看来,都是大力追求,也就只是没捅破而已。

但现在他明目张胆的带着郑雨梦招摇过市,还要继续如此对落雨荻,就有点过了。

不过他也就是尴尬了一下,马上豁达了。

现在这里,论真正的年纪,两世为人的他是最长的;论实力,现在也是最强的。

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所以乔公子邀请了宫主同行,不知道南公子会怎么样。不过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进去的地方和方法,我们不需要求他们!”

沈浪自信的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乔束羽、南一叶有意见的话,那就拆伙不干了。我带着她们自己进去!”

落河点了点头:“你有这一份自信,我很欣慰。不过容我再啰嗦一句,里面是不是真的不会有所镇压?毕竟我也没有超龄就去过。”

“我可以保证没有问题。”沈浪笑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轻舟和雨荻都一起去吧!届时你们听从沈浪的调度,一切以安全第一!”

冰宫底蕴有所不如,但其实也不是一直如此,历史上也曾经辉煌过,只是慢慢没落了。

这一代落家除了两个天才,尤其是落雨荻,让落河看到了崛起的希望。

沈浪被她视为贵人,给予落雨荻的帮助,是真正雪中送炭。

像死亡森林这样的地方,他们要等到下一次进去,也得两三年后了,到时候也未必就有符合条件的优秀弟子进去。

而一次次下去,能搜寻到的资源也会越来越少。

现在能有机会,在其他的地方进入,说不定也能得到更多以前没有听闻过的收获!

不说非常好的,就上次沈浪给的那些药材,对她们的帮助也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即便可能有危险,落河还是替她们做主答应了。

若不是关系到乔、南二家,她甚至要自告奋勇的跟着一起去了。

讲完了正事之后,落河表示留下落轻舟商量她不在的时候,由谁代理宫主工作的事,让沈浪和落雨荻另外找个地方聊聊。

本来她这意思,是让他们出去找个浪漫点的地方。

可是落雨荻也不想浪费时间,出来之后,就表示到沈浪的房间里聊聊就好了。

沈浪当然没有想歪,就只是带着她回到了客房。

也许是刚刚的拘谨,也可能是分开半年的生分,两个人有点冷场的尴尬。

“谢谢你的雪灵果,要不然的话,我不可能进步得那么快。”落雨荻打破了平静。

“小意思。以后我们会获得更多的资源。”

沈浪停顿了一下,决定先面对让他们尴尬的问题。

“你不问一下我和郑雨梦是什么关系?”

落雨荻看着他的眼睛:“嗯。那你和郑雨梦是什么关系呢?”

“……”

沈浪本以为她会说“没什么好问的”“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他也就打个马虎眼揭过了。

没想到她竟真的就问了!

“比较复杂的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

沈浪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解释啊:“这个说来话长……”

落雨荻淡淡的说:“无所谓。我不是你什么人,你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的。”

“呃……”沈浪有点汗。

如果像落轻舟这样装糊涂不问,他也可以糊弄过去。但最不好的就是这样说不是人,不需要解释。

“怎么?”

沈浪尴尬的苦笑,“没什么,我本来想说……是想要把你变成我的什么人,不过你也不是一般的女孩。说不定保持这样的同学朋友关系更好吧!”

他只是尴尬,并没有觉得伤心难过之类。

因为他的心态是很豁达的,只是要拥有女人的话,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得到,包括落雨荻。

但作为一个同行的伴侣,未必就一定要上床,或者一定要夫妻这样的名义,知心朋友也可以是修行道上的伴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