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剑的宿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550章 剑的宿命

在他们两个的注视下,沈浪直接把锈剑取了出来,拔剑露出那锈迹斑斑的痕迹。

乔束羽还是觉得莫名其妙,这剑并没有什么特殊啊。

乔战天则是一下眼睛放出了光彩,目光离不开剑身。

“戮仙剑……这就是戮仙剑……”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戮仙剑……”

乔战天嘴里喃喃,看他这有点失态的样子,乔束羽很是不理解,难道这把破剑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我能不能……?”

乔战天很快恢复了过来,有点尴尬的对沈浪笑了笑。

他怎么说也是乔家的人,居然这么没见过世面一样的垂涎模样,真是让人见笑了。

更尴尬的是,流露出了如此重视的一面,等会儿谈判就会更加没有主动权了。

“当然,我信任您。”

沈浪把戮仙剑递了过去。

乔战天不由得暗叹了一声,这个沈浪果然不好应付啊!

这个时候说出“我信任你”,本身就是不信任,是拿话先将着他的军啊。

“呵呵,放心。我是乔战天,当然不可能抢了你的剑就跑的。”

乔战天也是半开玩笑的表示了一下许诺,然后是双手郑重的接过了戮仙剑。

刚刚乍看到戮仙剑的时候,他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痴迷。现在剑在手,人却是变得非常的庄严了。

这不仅仅是他们数十年的执念,更是他父亲毕生心愿,从他父亲算起来,就已经是近百年的执念了。

剑在手,在他严重看到的,已经不是剑,而是一种夙愿的呈现。

双手捧着,也仿佛是代替故去的父亲在接触这把剑。

他神圣庄严的样子,让乔束羽不敢造次。

沈浪对待宝剑,不管是前世赠送出去的未生剑、秋水剑,还是这把戮仙剑。在他的眼里,都不过是临时的武器而已。

现在看着这位老人宛如信仰一边虔诚的模样,让他也有点动容。

观察审视了一会儿之后,乔战天一手持剑,一手轻抚。

“戮仙剑……不知道从何而来,据说是古代大能者挥剑戮仙的神器,上面无法去除的斑斑锈迹,据说是戮仙残留的血迹凝化。”

“苍凉……恢宏……来自亘古的气息。”

“有幸得见戮仙剑,也算是远了父亲当年的梦想了。”

乔战天自言自语的说着话。

对于戮仙剑的来历,沈浪当初能识破,当然是因为了解。听着乔战天神化过的传说,不由得想笑。

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杀戮过仙人,这看起来锈迹斑斑的破旧,其实是一种工艺,也是一种伪装。

需要伪装,其实也侧面说明最初打造和拥有它的人,并没有乔战天神往的那么离奇。

不过对于别人信仰一般的东西,沈浪也没有那么大煞风景的非要戳破。

半晌之后,乔战天带着一丝不舍,把剑奉还。

乔家是要面子的,乔战天是要面子的。即便他能抢得到,也不会去抢夺。

化解沈浪和盟主的恩怨,代价并不小,但他们宁愿选择这一种方式。

他们固然也有霸道和不择手段的时候,但在能有选择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用体面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我们的心思……或者说乔家的图谋,就在眼前了。”

乔战天笑了笑,然后把皮球踢给了沈浪:“解决和盟主之间的恩仇。怎么样?”

哪怕是同样的条件,分量却是不一样。

之前说出来,沈浪是不能相信的,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帮你如此大忙,哪怕是欠一个大人情。

现在则已经摊开来说了,他们要这一把剑,这把剑在他的手里,只有他才有。

这是交易,沈浪占便宜的交易。

乔战天的笑容,是带着自信的。

大师联盟盟主的出手,是可能击杀沈浪,甚至把天山剑宗都灭了的。命都没有了,其他还有什么用?

乔家帮他度过这个难关,其实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诚意,坦白,代价……沈浪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这把剑,是我重新开封,就算给了乔家,未必能达到你们想要的效果。”沈浪婉言说道。

乔战天微微摇头:“没有关系。这只是我们近百年的执念,又不是真要持剑戮仙,未必需要多大的效果。”

这当然只是说得好听,到手了之后,他们应该有他们的办法。

“那我就直说了。”

“请!”乔战天微笑一抬手,示意他有话直说。

一般要说“直说”,往往就是有不好听的消息要说,但他并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满。

沈浪也认真了起来:“乔家主动愿意为我解忧,并且由乔公亲自前来,还有刚刚明白直说,这些诚意,都让我很感动。不过……”

乔束羽心里一突,他已经看出叔公是多么重视和喜好这把锈剑,而且据说是和祖父一起,甚至曾祖的毕生愿望。

如果沈浪要拒绝的话,就等于是得罪乔家了!

这个后果可比得罪唐半山什么的要严重太多了,而他是不想看到这个结果的。

但就算不想看到,也是帮不了做不了什么的。

“……这些都没有打动我,乔家的浩瀚势力,也不住要吓唬住我。真正打动我的,是您刚才对这把剑的庄重态度!”

乔束羽听完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是有所转折,但并没有转到拒绝上面。

听到沈浪说“真正打动”,乔战天也是放心了一点。

“我对戮仙剑的态度?”

“在你这里,我看到了宛如信仰的尊重。在我这里,它也就是一把宝剑。我对它,不如你对它。”

沈浪有点唏嘘。

乔家的强大不宜得罪,是一个原因;人家展现出来了绝对诚意,也是一个原因。但这个原因,才是主要的。

为什么秋水剑给焉凉?

为什么唐半山的精血收起来给桃乐丝留着?

为什么吴伯暖自觉无颜见他,沈浪还是让苏大同带上他参加交易会。

就是因为真正爱的人,真正需要的人,才会是最重视的。

所以沈浪觉得戮仙剑给乔家,要比跟着他更合适。

继续跟着他的话,就是征战四方,或许对于一把宝剑,是愿意这种归宿的。

但如果遇到厉害的法宝、敌人——比如和盟主交手,沈浪会拼命,戮仙剑折损也不会心痛,而乔家则会如信仰供着。

哪一种归宿才是戮仙剑所愿?

没有答案,沈浪只能做出决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