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烟熏耗子-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528章 烟熏耗子

他们简单的交手下来,高离也已经赶到了,刚刚落下。

其中存真境后期的大师们,也从江边赶到了唐园的上方,还没有到但也能看到这里的情况了。

看到一双脚喷着血出来,而挥剑斩断的,赫然是沈浪,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

其他看热闹的修士们,因为是在江对岸,距离有点远,已经看不到这里的具体情况了,不过能隐约看到一个大概。

唐半山要比荀尊高了好几个级别,而且严格来说,砍掉的只是脚,连腿都还算不上,并没有荀尊当初那么严重。

沈浪清楚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发出强大攻击的,所以手里的剑并没有停,如果他要继续的出来,就一段段把他的腿脚完全的剁下来!

与此同时,他抽空把喷涌的鲜血敛聚了起来,并对伤口处增加吸力,尽量的把血抽出来。

唐半山此刻郁闷得真的要吐血了!

他堂堂一个巅峰级的大师,竟然被弄得这么窝囊,这已经非常的没有面子了。

而双脚被斩断,让他也不得不把准备攻击的双手再次从里面撑住,尽可能把快速往外冲的身体稳住,然后收入回去。

沈浪持有着削铁如泥的宝剑,他再快身体也要从这个窟窿口出去,如果不赶紧收住,只怕身体要被破开成两片了!

而让他疯狂的是,他身体虽然是稳住并回收了,并没有再被砍中,可居然有一股强大的牵引力,把他伤口大量的鲜血吸了出去!

以他的境界,不至于一下失血过多的死亡,但人之精血被放,也会一定程度的影响到实力的发挥。

止血止痛,对他都不是多难的事,但双脚被砍去了,整个人马上就非常的不便了。

收回之后,看到自己双脚从脚踝上方被斩断,露出森森白骨,而且已经干瘪了下去。

“沈浪!我曰你天山剑宗的祖宗!”

唐半山的怒骂,通过两个窟窿传送了出去,并从唐园上方飘散了开来,即便远在江对岸的修士们,也依稀听到了。

这让看不真切的他们非常的惊讶。

唐半山是巅峰级大师,实力之强可想而知。刚刚他力破青江水龙的画面,也是相当的霸气。

可这声音和话语,怎么会有一股憋屈骂街的感觉?

沈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能把他逼到这个程度?

他已经收腿脚回去了,沈浪还是挥剑在窟窿口等着。此刻听到他的骂声,也不探头去看里面的状况,直接手一抬,把圣甲伸出的武器,对着里面狂轰了起来!

这个时候,沈浪还是有点唏嘘,这是碧海欢的圣甲,装备给她的只是防身用的,只是相当于枪炮水平。

如果像上次去的那个基地一样,有大量强大的武器,就算是巅峰期的大师,也能轰杀吧。

这也让他有点后悔,当时碧海欢是满心欢喜的想要把各种好东西都送给他。只是飞碟机甲这些大的不方便带,会引发太大的世界问题。

其他一些强大的武器,离开流域城邦,有的发挥不了作用,有的只能是一次性的,他也就没带。

圣甲终究是为了便携和隐形设计的,即便运用到了维度折叠技术,在那么薄的情况下,能携带的武器也是有限的。

不过现在唐半山是瓮中之鳖,随便轰,轰到他没脾气,轰到狼狈不堪,还是很过瘾的。

刚刚骂完的唐半山,发现又开始轰炸起来了,让他不得不赶紧先防身要紧。

现在他非常的被动,双脚又被砍了,一个没有防护好,可能就被炸得残缺不堪了。

这个钢铁建筑非常的厚,但现在有两个窟窿了,里面的轰鸣,也会传出去。

对岸远处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高离和刚刚赶过来的大师们都基本了解了。

那些大师都紧张了起来,虽然半山大师非常的强大,但这沈浪时候有能连续不断放炸弹的法宝,再强也经不住无休止的轰炸啊,只要一个疏忽,那可能就炸得粉身碎骨了!

刚刚他们已经隐约看到半山大师受伤了,如果再被炸死了,那沈浪要收拾他们,还不易如反掌?

这会儿他们已经不是听命令了,更不是为了大师联盟的荣誉和面子,而是开始意识到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所以在片刻的失神之后,听着轰炸之声,有人吼叫了一声,所有人一起往钢铁建筑这边迅速逼近过来。

高离也是反应过来了,他本来是要来牵制住唐半山,不能让唐半山伤了沈浪的。

没想到沈浪一个人把唐半山困住了!

这里的状况,他也是看到了一个大概,似乎无法逃出来,而有两个口,一个被沈浪刚刚用大铁球堵住了,另外一个亲自守着。

看样子沈浪还能撑住一会儿,他当即先阻拦这些围攻过来的,以免他们在后面影响到了沈浪。

而后面的裴圣和焉凉,因为没有停顿,已经击飞了几个、越过几个存真境中期的大师,从后面向这几个后期的逼近过来。

沈浪对于后面其他人,并没有威胁感,但唐半山还是一个大问题。

砍了爪子的老虎,还是老虎!

如果不能把它斩杀,还是能轻松咬死人的!

沈浪可不想落个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的局面。

上面那个大铁球,即便是嵌在了上面窟窿里,也不过是一个铁球,并不像整个建筑是几十万斤的整体,唐半山还是能轻易的把它击飞!

沈浪继续轰炸的同时,开始尝试一下其他的方法,伸手一招,把附近因为燃烧而冒出来的滚滚浓烟吸取了过来,直接从窟窿灌注了进去!

这其实并不能把唐半山熏着,连轰炸他都没事,自然是法力护身,在周围形成了保护罩。

浓烟也是靠近不了他的身边。

但浓烟可以在这铁屋子里面弥散,干扰他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楚状况。

即便如此,能起的也是心理上的干扰,并不会真的影响唐半山太多。

“沈浪!我发誓!只要等我出去,必灭了你们天山剑宗!”

看着浓烟,唐半山怒火再次燃烧,这把他当什么了?烟熏耗子么?

他虽然怒吼着,但还是保持了不让轰炸到了他的身体,并猛的伸手往上面一托,再一次向顶上窟窿冲击出去!

这一次,他要先把那铁球顶开,不得不在自保的情况下,分心攻击一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