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可能的目标-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5章 不可能的目标

“没事。”沈浪随口回答了一句。

本来他准备继续回教室去,但想到即便没有帮上忙,落雨荻有这心,哪怕是出于班长责任怕出事,也很难得。

这几年下来,董文彬他们欺负他,大家都知道。但怕惹祸上身,没人敢帮,便是和他关系较好的同学,也只能是事后咒骂一下,另外就在打饭菜时帮衬他。

“多谢!”

诚心的道谢了一句之后,他才进入教学楼。

落雨荻转过身来,望着沈浪的背影,微微蹙眉了一下,又转头瞟了一眼操场方向。

看沈浪这样子,她估计是被董文彬几个勒索了钱,怎么也不会想到董文彬被打惨了。但她也只是稍微的摇头,没有再多掺和。

等她走到教室时,却听到里面很多人在起哄叫嚷。步入一看,却见沈浪站在讲台前。

落雨荻略微诧异,这个男生成绩是比较差,但其实人很努力,并不是喜欢故意站出来哗众取宠的捣蛋学生,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到她进来,大家安静了许多。

沈浪看了一下,只是对她点点头。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字起来。

“一周:前二十;二周:前十;三周,前三;四周:第一。”

看着他写的字,大家叫好的有,稀稀落落鼓掌的也有,吹口哨的也有,拍桌子的也有……

显然,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觉得沈浪受了什么刺激,把这当笑话来看。

而和他关系好的几个男生,脸色都很尴尬,甚至想要上去拉他下来。

落雨荻当即明白刚才的喧闹,应该就是沈浪说出这个目标。

她没有出声,对这个目标,她也是完全觉得不可能的。高中三年,大家的水平基本确定了,根据发挥和运气,有浮动正常,但大体不会偏差。

如果沈浪平时是不努力那种,最后两个月疯狂拼一下,或许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变化,但也最多冲到前三十。

偏偏他已经非常努力了,那说明天分有问题。

现在这个目标,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达成——作弊!

落雨荻咳嗽了一下,打断了大家的各种起哄。

“沈浪同学有发奋之心,大家应该学习和鼓励。”然后她又无奈的望了沈浪一样:“有进步就好,不用太好高骛远。”

沈浪扫视了一眼,直接往后面座位过去。

大家都在看他的笑话,落雨荻这也算是非常含蓄的提醒他。不过他并不在乎,他决定了把成绩搞上去,就一定可以搞上去!

会这样公开宣布,其实是故意给大家一个心理准备,以免到时候他突飞猛进,让所有人都怀疑他。

“你没事吧?”同桌的江河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和落雨荻的询问一样,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一份关心,沈浪回了一个善意的笑容,并没有多说。

显然熟悉他的江河,也不相信他能够做到刚刚的目标,不过就算是熟悉的朋友,沈浪也不可能跟他多解释。

“靠,你不会是想要在毕业前,吸引一下落雨荻的注意力吧?”江河低声打趣了几句。

他们两个分数排名都相差不大,江河是不爱学习,而沈浪以前是多么的努力,他比谁都清楚。当然觉得他刚刚这番反常的举动,是另有用意,看着落雨荻跟着进来,就往这方面猜了。

哪个男生不是有意无意的想要吸引落雨荻的注意力啊!

沈浪没有再说什么,开始低头看书。

其他人本来也想起哄一下,枯燥艰苦的复习生活,难得有点不一样的小乐子,但见沈浪又恢复了平时苦读的模样,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用功总是没错的,但他天赋有限,只能等出成绩的时候,再给大家一点热闹了。

以高中的程度,抛开创作发明、诗文艺术等,光是课业成绩的话,其实还没有到拼天赋的地步。只是一般人畏难怕苦、不爱学习等等,就归于自己读书天赋不行。

沈浪以前的用功程度,正常来说,班级前十是没有问题的。他一直成绩都比较殿后,和努力不成正比,大家包括他自己才会觉得是天赋不行。

实际上他是大量精神力消耗在供给前世元神之上,才造成了事倍功半。现在不仅仅没有了这个负担,而且开始修炼“阴阳波若真诀”,让他整个人精气神都大变,之后还会更多的变化,学习方面根本不成问题了。

比如背诵,以前十遍几十遍都记不住,但是“记不住”而不是“没有记”。现在并不需要再背几十遍,或许过一遍就记起来了。

董文彬一上午都没有来,对于他们的行为,大家也习惯了,根本没有人多想。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林云李荣两个人回来了。他们也是坐后面,一直以不善的目光看沈浪。

这让不知道内情的江河等同学,都猜想董文彬他们又要欺负沈浪了,说不定又是要抢他的生活费,都有点着急。

沈浪以前没有被抢光,也是有时候把钱分几部分,比如放江河那里,身上的被抢去,多少还能有白饭吃。

今天的沈浪,岿然不动的继续看书复习,一上午的时间,让他把以前苦学无功的的知识点,都回忆掌握了不少。

在下课的时候,林云李荣两个来到了沈浪的旁边,堵住了他的去路。

“董老板要见你,如果你不想惊动你父母,最好老实跟我们走一趟。”林云声音不大的说。

李荣则在旁边,用目光把其他人逼退。

别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是董文彬的狗腿子,怕被董文彬天天堵着找麻烦,也是敢怒不敢言。

大家急着吃饭去了,很快教室就空了,就剩下从容收拾书的沈浪和他们两个。

落雨荻也是留意到这情况了,但她也只是迟了一点离开,几个男生在教室里没有什么动手的行为,她也不能说什么,而且她也不能一直看着沈浪。

在落雨荻也出去之后,李荣没有顾忌了起来。

“你他吗完了!这次你死定了!”说着将沈浪桌子上的书推落在地上,又在桌面上狠狠的一拍。

之前因为董文彬被打,让他们投鼠忌器,一直觉得憋屈,后面又被董文彬臭骂,这会儿已经想着先在教室里收拾沈浪一顿了。

就在他手掌刚刚拍在桌子上的时候,沈浪的手动了,抓着一支圆珠笔,使劲的扎在了他的手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