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你不是你!-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88章 你不是你!

第四百八十八章你不是你!

叶家众人一下尴尬了,从刚刚的震撼惊疑激动回到了现实。

是啊,不管是不是蛮王的后裔,还有所怀疑,是沈浪的帮手,那是无疑的。

“不要相信她!”

纠结着的叶苦竹,却是尖叫了起来。

“她一定是知道了蛮王的传说,所以故意……不对!”

他开始激动了起来:“她根本不是蛮王的后裔!两年前沈浪进入了蛮王墓,他把我父亲等人都杀了,肯定是那一次得到了蛮王的绝技!”

这话一说出来,本来抱着怀疑的叶家之人,一下眼睛都亮了起来。

而激动的叶龙,也不免有所怀疑了。

蛮王的绝学,未必就一定是后裔弟子学会,只要得到了,也是有可能学会的。

就像平西各家各派的祖先们,如果不是亲自见识过,又怎么知道蛮王绝技的模样呢?

“大家想一想,蛮王真要有后人,不管是弟子徒孙还是血源后代,为什么从来没在平西?为什么不进入蛮王墓?”

“沈浪原本平平无奇,就是在进入蛮王墓之后,开始一飞冲天的。如果不是得到了蛮王秘笈绝学,又怎么能够如此奇迹?”

“所以!这个女的是假的!”

叶苦竹越说越快,他开始是带着怀疑的猜测,到后面自己已经深信不疑了。

其他人也被他的推理给说服了,沈浪神奇崛起,不就是两年的时间吗?

他能那么快,这个女的学会六阳无相功应该也可以。

要是真的蛮王后裔,又怎么会感激沈浪的莫大帮助,并用了亦师亦友的词?

蛮王后裔,又怎么可能会为沈浪做马前卒?

叶龙眼中的光芒开始收敛,有生之年能见到蛮王的绝技、蛮王的后裔,他本觉得幸运了,结果却是假的。

“一群盗墓贼,还有资格怀疑我?”

郑雨梦本来看他们的态度,还想想要念一点情分的,听到这些质疑,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旁边沈浪听得有点汗,如果按照这话来说,他也算是盗墓贼了,而且他是盗取了最多的……

“要说盗墓贼,你后面的沈浪,才是最大的盗墓贼!”

叶苦竹马上抨击了起来,“他不仅仅盗墓,还杀人,还把蛮王墓毁了!”

“如果你真的是蛮王后裔,怎么还会向着他?这应该是你的仇人才对!”

郑雨梦有点尴尬,但她又不便详说更多。

就在叶苦竹占据着上风,准备继续攻击的时候,嵩阳真人却在旁边开口了。

“我相信她是蛮王后裔。”

他没有像大声嚷嚷,但作为叶苦竹的师父,他一开口,大家都耐心的听着。

听完这一句,一下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最尴尬的自然是叶苦竹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敌人被他步步紧逼无法还嘴,偏偏是自己师父出来打他的脸!

“师父,您会不会是看错了?”

“你觉得我看错比你推算错的可能性,哪个更大?”嵩阳真人反问了一句。

叶苦竹虽然心里郁闷的呐喊着“为什么!”,但自然不敢违逆了师父。

“我错的可能性大。”

说完之后,他暗暗的吸了一口气,补充了一句:“师父当然不会错的。”

“别不甘心,我不会绝对正确,但比起你们来,还是不会错的!”

嵩阳真人点了一句,然后就没再理会叶苦竹了,而是看着沈浪。

“沈浪大师,虽然郑大师抢了您的风头,但我这一次,其实是为您而来的。”

他露出了平和的笑容:“我联系不到您。若是直说,岳先生必然不相信,只好出此下策。”

说着对岳镇南点了点头,算是表达歉意。

“其实刚才我就是一再的请他联络您,但他不愧是您能信任的朋友,坚决不愿意联络您。即便如此,我也没有伤他。”

嵩阳真人一再开口解释,这是让叶家诸人觉得诧异的,因为他之前是高高在上的霸气。

尤其是叶苦竹,简直是非常的失望。

本以为是为他撑腰来的师父,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变脸。

嵩阳真人却是并没有在意他们的感受,对于他这个境界来说,现场只有沈浪和郑雨梦能得到他的尊重,其他人什么心情根本懒得在乎。

包括叶苦竹!

“找我什么事?”沈浪淡淡的问了一句。

即便放低姿态解释了,但如果没有一个能说服他的理由,必然还是要让嵩阳真人给郑雨梦练练兵!

“我要单独和你对话!”

他说完之后,也不管沈浪是否答应,直接下了命令:“诸位都先出去!”

叶家众人虽然对这喧宾夺主的姿态有点不爽,但别人实力在那里,也是敢怒不敢言。

大部分人是心里自我阿Q一下:估计嵩阳真人是怕连累到了大家,要单独力撼沈浪吧!

叶苦竹很郁闷,但师父并没有单独吩咐他什么,只能过去一起扶了叶龙,和大家出去。

“你们也出去吧。”

沈浪缓缓的说了一声。

嵩阳真人的命令,当然只能对叶家的人管用。别说郑雨梦,便是莫歧和岳镇南,也没有理他。

直到现在沈浪发话了,他们才一起出去。

嵩阳真人一挥手,形成了一个隔音屏障,然后马上开口。

“从你进来,我一直在看你。”

沈浪没有接,等着他自己说下去。

“两年前,我就知道你了。”

“……”沈浪依然没有接话。

“那一次应该是你在蛮王墓,把苦竹的父亲叶世风斩杀了。”

“……”

“本于我无干,我能有所感知,是因为苦竹这个纽带。”

沈浪根本没有配合聊天的意思,嵩阳真人也就没有停顿,直接他一个人开始说了起来。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孩子敬我如父,所以我能感知到一点他父亲的状况。”

“当然,关键是你斩杀了叶世风,断了属于苦竹的一段气运,这才是我会去推算的根由。”

“那段气运,当是蛮王墓的收获吧!不过我当时也断定,那并不会太大,你和苦竹,不是一个层次的。”

“因为这个特殊性,我在之后的时间里,默默关注了一下您的情况。结果发现你的命格,你的气运,皆是逆天!”

说到这里,嵩阳真人紧盯着沈浪,缓缓说出他的结论:“经过刚才我用心的观察,我可以确认——你不是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