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告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82章 告白

沈浪无奈,父母的用意他当然是了解到的,不过没有明说出来,他也不好拒绝。

跟着郑雨梦回到了对面的那套房间,无论是沈浪还是郑雨梦两个,都感觉到一阵轻松。

生疏感是相互的,沈南夫妇会如此,沈浪同样也是如此。

郑雨梦则从小跟着爷爷,跟父母相处也是不擅长的,虽然这是沈浪的父母。

“明白了吗?叔叔阿姨是觉得太闲了,想要你赶紧给他们生个孙子带呢。”

郑雨梦偷笑着调侃了沈浪一句。

沈浪白了他一眼:“生也是想要让你生,我最多只是负责播种。”

郑雨梦轻啐了一口。

沈浪上前逼得她后退,一直顶在了墙壁上,来了一个“壁咚”。

“怎么样?我还是很享受播种快乐的,也一定能让你很快乐的。”

郑雨梦明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但也不得不认真的面对。

“少来!你是快乐了,你播种之后,我就麻烦大了。”

跟沈浪在一起,她固然是愿意的,不过她也是刚刚二十岁的年轻姑娘啊。

对于生个小孩这件事,还是远远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

本来她就不是没文化随便交待一生的出身,更别说这两年修为的突飞猛进。

这个时候让她十月怀胎,再分娩带小孩……

想想都觉得恐怖!

“你不是想要睡了我吗?机会给了你哦!”

沈浪笑眯眯的凑近了一点,距离郑雨梦的脸不过几寸。

郑雨梦却在这个时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的往前一仰头,直接亲在了沈浪的唇上!

当然,她并没有深吻过去,只是触碰了之后,便把头后缩靠在了墙上。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红晕,呼吸也明显的急促了起来。

沈浪近距离所见,波澜起伏尤其明显,还能感受到青春少女的气息。

仿佛一颗刚刚变红,还带着一丝青涩的嫩苹果,非常的吸引人采摘。

“我真的敢!你敢吗?”

郑雨梦虽然紧张而激动,并且带着羞赧,但还是紧盯着沈浪的目光。

她刚刚的一亲,既是冲动,也是展现自己的态度。

“我还需要敢不敢吗?”

沈浪伸手握住了她的下巴,将之挑了起来,两个人的嘴唇相隔不过数寸。

他此刻的样子,也仿佛会随时吻落。

郑雨梦的呼吸更急促了几分,她紧张之外,还带着期待。

“那是因为我呢,还是因为她?”

“呃……”

沈浪也是开玩笑,并没有真的想要睡她,当然也没有考虑是她还是焉凉的事。

“还是因为另外一个她?落小姐?”

郑雨梦紧盯着沈浪,她没有把桃乐丝算在内的。

虽然桃乐丝身材很好,又有异国风味,但沈浪跟她没有什么感情的。

可落雨荻不一样,之前在中学,就是他们男生们的女神,跟沈浪还不一般,是以女朋友身份见过沈南夫妇的。

而且之后沈浪跟落雨荻,虽不常见面,却也是互相救助。

便是不能和她同时出现的焉凉,她也能感受到比她更大的重要性。

即便她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可也没有发挥到空间,每一次跟沈浪并肩战斗的,都是经验丰富的焉凉。

从女性角度,她已经不需要怀疑,肯定是焉凉对沈浪帮助更大,更加的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在沈浪父母的事情上,她一直很上心。

这些世俗的事,她更有经验和办法,本来就是焉凉先处理,如果再不上心,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开个玩笑而已,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些。”

沈浪松开了“壁咚”的手,走到大厅内的沙发坐了下来。

郑雨梦给他拿了一瓶水过来,然后在他旁边坐下。

“干吗?”

沈浪看她是面对着自己坐,也是紧盯着看,让他有点不自在。

这是还要继续刚才的玩笑吗?不会是真想要给她“播种”一下吧?

沈浪这具身体,可是才二十岁,而且实力超凡,可谓荷尔蒙爆棚。

禁忌女色,也是在身体练气筑基的初期,以如今的境界,早过了那阶段。

只要心态上不沉迷,光是身体上的交流,完全不会影响修炼进度。

他之所以能够定力一直很好,是因为有着前世高远的道心。

见识过更高更美的风景,有着远大的目标,男女间的这点简单欢愉,就能淡然处之。

“我们认识……有两年了吧?”

“嗯。”

“当时你肯定觉得我还小,对你也只是崇拜,不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你。那现在呢?”

“……”沈浪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从你失踪的一年半,到这半年来的各种事情,我也算是经历了各种考验,但我发现……”

郑雨梦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我是真的喜欢你!”

“咳……刚才开玩笑是不太合适,可你也不用拿告白……”

“我不是开玩笑!”

郑雨梦严肃的说:“我知道,我家祖先蛮王,都没有让你太过于重视。天山剑宗的老前辈,也对你毕恭毕敬,我在你面前,是有点卑微的……”

“别这么说。你永远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而这样的人没几个。”沈浪也认真了起来。

郑雨梦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并有一丝失望。

能成为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固然可慰,可这不正是强调并非喜欢的人吗?

“是啊,我是一个忠诚的随从……”

她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连徒弟都算不上的。

沈浪有点无奈,如果是平日,郑雨梦突然挑起这样的话题,他直接懒得回应了。

不过最近几个月,都是她在这里陪伴照顾和保护父母,今日也是母亲提前的,让他也不好伤了郑雨梦。

“你别小看了随从,我未来然要走到很远的。想要追随着我,还得看天赋和努力!”

沈浪这话充满了自信,甚至有点狂傲。

用大白话来说,就是“想要做我的随从,还得看你够不够资格”。

可如此,却让紧盯着他的郑雨梦,感受到耀眼的神采。

“你不会不记得岳镇南,比你认识我更早,早前也给我很多的帮助。还有其他的人,包括我的同学什么的。”

“我依然会重视和照顾他们,但他们已经没有了追随我的资格!”

“女人也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