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爱情观-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83章 爱情观

听到这话,郑雨梦霍然惊醒。

她怎么会不记得岳镇南呢?

当初沈浪带着她,就是入住了岳家的岳府花园。

也是同一天,沈浪把他和岳镇南一起提升到了归元境,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修真者。

她当时想要拜沈浪为师,感觉岳镇南就是同门师兄一样。

两年过去了,她和岳镇南的差距也越拉越大。

她知道岳镇南很努力,也听沈浪说他在坟墓中闭关苦修的事,到如今还是当师兄看待。

在平西市几个月,她没有联络见过岳镇南,当然也不是修为差距的缘故,而是因为沈南夫妇的关系,不方便联络。

但听了沈浪刚才的话,才明白他的意思。

没错,因为当年同日提升之缘,她还能把岳镇南视如师兄。

她在平西,如果有人再动岳家,不需要沈浪下命令,她也会出手帮助照顾的。

但也就是这样了,岳镇南已经和她差距太大,大家以后的交集会变得更少,然后生疏隔阂。

不说外人,便是和郑家同族的兄弟姐妹们,也是如此。

“女人也一样!”

对于沈浪,不管友人、追随者,还是女人,最终要面对这个结果。

郑雨梦忽然发现,她还能如此靠近沈浪,或许是有焉凉的重要作用!

世俗间的事,她能做好,别的人也能做到,比如有沈浪支持的岳家,以及更加强大得多的天山剑宗。

焉凉能够成为他的得力助手,而她却是帮不上大忙。

之前她也不无幽怨,觉得沈浪是没给她机会,多锻炼的话,她也能发挥大作用。不给机会,就永远不行了。

现在才意识到,若没有焉凉,或许她也会和岳镇南一样,只是掉队得慢一点而已。

“我以前觉得焉凉姐用了我的身体,受伤疼的是我,死亡风险也是我,在你面前出风头的却是她……”

“呵呵,多少是有点不甘心不平的。现在才明白,如果不是还有她的存在,可能我也和岳镇南一样,早就开始离你越来越远了。”

看着苦笑的郑雨梦,沈浪摇了摇头。

“我说得这么直白,是想要告诉你现实。但并不是说你没有价值,焉凉有她的价值,但你的身体很特殊,这是你的价值,也是让她发挥的根基。”

“如果有一天没有价值了……就没资格做你的女人,甚至追随者?”

郑雨梦咬着嘴唇,“所以,你不会爱上普通女人,包括冰宫的天之娇女,只有跟你一样强大,并且要进步那么快的,才能配得上你……”

沈浪再次摇头。

“财、地、侣,或者师、法、财、地、侣的说法,应该听你爷爷说过吧?”

“嗯,不过……”

“不要管具体几样,或者顺序如何。只说这个侣,道侣不是一般的伴侣,是超越了年龄、性别的。”

“打个比方,我和一个女人相爱了,按照习俗和法律结婚了。我是不是要尽丈夫责任,陪伴照顾好她?”

“我闭关半年,是不是不负责任?得生小孩吧?然后得养小孩,小孩长大要为他们操劳结婚……”

“作为普通人,她四五十岁就明显衰老,跟我一起,会不会自卑难过?要不要跟着一起衰老?”

“她七八十岁就死了,我还很强健,徇情吗?还是把年轻时耽误浪费的时间捡起来?错过了修炼的最佳时间,还捡得起来吗?”

“有仇敌怎么办?修炼出问题怎么办?”

沈浪一系列的问题,让郑雨梦无言以对。

她不是老家伙转世,是真正的青春少女,哪里会考虑那么多,纯粹就是个人喜欢的情感。

“我的目标很明确,在没有达到之前,是不可能把最好的时间浪费了。”

沈浪再强调了他的观念,“但我不会拒绝拥有女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郑雨梦是真的明白了,就算是他的女人,他会各种照顾,但不可能停下来等着,如果跟不上,那就不可能用情感来羁绊他。

父母那是没得选择的了,而且也没有时刻陪伴着。

“但我愿意!”

“呃……”沈浪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用现在年轻女性的主流观点,会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渣男,是大男子、是自私自我等。

没想到郑雨梦却还说愿意!

“你不是说我天赋特殊吗?我也非常的努力,我自信能陪伴你走下去!”

“我也一样刻苦修炼,不会羁绊你什么。”

“就算无法走到底,最终还是掉队了,那也是几十年之后吧!平常人一辈子也不过如此!”

沈浪无奈的笑了笑:“你倒是看得开!”

“想通了看开了,已经不求要唯一,但求拥有。你还喜欢焉凉也好,落雨荻也好,都没关系!”

沈浪叹道:“用得着这么卑微么?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跟你绝配的男人。”

郑雨梦坚定的说:“我不管配不配,我只管喜不喜欢!”

青春少女的爱情观,让沈浪年轻的心也萌动了。

上一世的记忆经验,实在冷静理智的有点过分了。

“可我不喜欢呢?你不就亏了?白白被骗了?”

“你不是这样的人。”郑雨梦微笑摇头:“如果只是想要睡一下女人,以你现在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睡不到?你不会骗我,我自然不会吃亏!”

“好吧……”

“你这是答应了?耶!”

“我答应什么了?”沈浪莫名其妙。

“你不是说了我在告白吗?你跟我讲了一大通你的爱情观之后,说好吧,就是答应了。”

“……”

“你是大师境界,不能说话不算数,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的随从,而是你的女朋友!我也不介意是之一!”

“……”

郑雨梦快速的宣布,也不管沈浪哭笑不得。

难得今天开诚布公的说到了这个份上,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走了?

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谈到这程度。

所以郑雨梦深吸了一口气,一下扑在了沈浪的身上,把他扑倒在了沙发上,然后亲了过去。

沈浪很无语,他是连三个存真境后期强者都打不到的大师,现在却被一个少女扑倒了!

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揍她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