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修真界之忧-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69章 修真界之忧

半个月前提议这里的沈浪,是今天大家关注的主角。

另外一方的大师联盟离开了,剩下关注的就是乔束羽了。

乔束羽本来就是要挑战沈浪,刚才是被沈浪推辞了,现在则双方都没有借口了。

就在乔束羽要开口之前,一直让在他身后的乔庸,却是先开口了。

“这位朋友,我们和天山剑宗另外有事商量,不知能否把悬空岛借出说话?”

这话说出来,不管是乔束羽还是沈浪,都没有反对。

他们挑战和交手,那是对自己和对方的一个挑战,并不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的。

所以上一次在天东的时候,沈浪和周羽民他们约的是在神木崖。

所以乔束羽之前根本不在乎排名第二,没有出来挑战。

先来的那些人,本来是想要留下来看热闹的。

他们是听到消息大老远赶过来的,没看到天山剑宗和大师联盟的决战,能看沈浪和乔束羽也行啊。

现在人家要清场,却让他们很无奈。

这两方人马,不管是天山剑宗还是北海乔家,都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

“好的,我们这就先离开。”

“乔公子,下次唐园再见!”

“预祝乔公子旗开得胜!”

他们拱手祝福了几句,跟沈浪这边没有任何交情,也就不打招呼了,便各自先离开。

等着目送他们从湖面远去,乔庸再乔束羽开口之前,再一次先说话了。

“沈大师!关于你的传奇经历,我也是听说过一二,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火箭式迅速崛起,实在佩服!”

“乔先生想要说什么,尽管直接说,不需要什么客套的兜圈子。”沈浪淡淡的一笑。

“那我就直说了!在你之前,我们家公子应该是公认第一的天才,不到三十岁,便突破了存真境中期。”

沈浪笑着点头,并对乔束羽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乔束羽则是皱起了眉头,他觉得沈浪这是对他的讽刺!

不过在没有弄清楚乔庸到底要说什么之前,他还是没有插嘴,毕竟乔庸是肯定为他着想的。

“据说你两年前不过才归元境,这强势崛起的速度,可谓震古烁今了!”

乔庸称赞了乔束羽之后,又用更夸张的字眼赞美了沈浪一句。

他们不是敌人也是对手,对手的称赞,沈浪向来是不敢大意的。

“您过誉了。”

“我想要说的是,无论沈浪大师和我们乔公子,还是天山剑宗和北海乔家,都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对吧?”

“不错。所以呢?”

沈浪点头,猜想乔庸是怕乔家的天才出意外,提前做出“点到为止”的约定。

“所以,两位都已经是存真境中期的天才人物,何需像普通修士一样大战一番决胜负呢?”

此言一出,沈浪和乔束羽都惊讶的看着他。

“庸伯,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束羽开始也以为乔庸是想要跟沈浪约定点到为止,没想到竟是要代他决定不出手了。

这让他已经有点不爽了,只是碍于对乔庸的尊重,才没有说出来。

“束羽,沈浪大师!请听我说,年轻气盛想要分个高低很正常,但你们已经不是个人了,你们是华夏修真界年轻一辈的翘楚!”

“那又怎样?”沈浪看他说得严肃,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对啊,那又怎么样?”乔束羽也赞同这话。

“我之所以要把他们打发走,就是为了要说这些!”

乔庸叹了一口气:“我们乔家,本来是很少出来行走了。但这两年风云变幻莫测,有一股暗流在涌动着,可能有着巨大的阴谋!”

沈浪和乔束羽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面都是一个意思——关我们屁事!

“能否说得详细一点?唔,在不涉及乔家秘密的基础上。”高离却是很重视的询问了一句。

乔庸点点头:“这一股暗流,现在也说不准确,但基本上是内忧和外患!”

“内忧外患?”裴圣有点不解。

如果一个门派的话,内忧外患正常,可天下修士,还有什么好内忧外患的?

乔家这是把天下都当成是他们家的了?

“内忧,则是说我们华夏修士里面,有人可能有问题。而外患,则是海外西方的修士——他们叫超能者。”

“怎么着?莫非是有人勾结西方修士,想要把华夏卖了?”裴圣冷笑了一声。

乔庸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们应该知道,几个月前的千窟岭一事,因为沈浪大师身边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将……”

高离点点头,帮他说完了:“当时宇文霸他们,就说师父勾结西方超能者,其实桃乐丝小姐,只是我师父个人收服的女仆而已!”

他这也算是向乔家解释一下,乔家的影响力和一般的家族门派不一样。

“嗯,我当然是相信的。不过鉴于那位女将是吸血鬼的身份,所以……还是有人拿这做文章,故而我们也知道了。”

“可是庸伯,这些跟我挑战沈浪有什么关系?我纯粹是个人行为,我没有认为他勾结外族。”乔束羽忍不住说道。

“我的意思是,你们代表着是华夏修真界的未来!”

乔庸非常的严肃:“你们交手,就算没人受重伤,但肯定要分输赢。有了输赢,就有不甘,就有心结。且不说被有心人利用,至少难以精诚合作!”

沈浪笑了笑,精诚合作?谁要跟你们精诚合作啊!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逆反道德圣人,觉得为天下人考虑是很扯淡的事,你们在乎的是个人。”

乔庸自我解嘲的说了一下,然后继续表达他的心思。

“但不管是内忧还是外患,说到底都是利益之争!”

“国家与国家,是利益关系,再好的盟友,也不说是双赢的共同利益而已。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最早的利益是食物,后来是人口、土地,更好的环境,更大的疆域……到现在石油、天然气、以及各种高科技,都是国家间争夺的资源!”

“修真界也是如此。”

长篇大论了一番的乔庸,无奈的摊手。

说到这里,没有更直接的数据,也不需要更详细的论证,结论大家都清楚。

修真界的资源是越来越少的,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乃至于小世界入口,都是有地域性的。

如果己方国土没有更多的资源,或者已经被占据了,往外邦扩张,是最常见的方式。

一直追寻禁地的科斯特纳,说到底也是为了资源。

自然也少不了有人打东方世界的主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