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你太老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70章 你太老了

“未来变化会很快,你们年轻人要做好挑大梁的准备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别有意气之争了。”

乔庸笑了笑,补了一句:“这也不是我的分析,是我们家主乔戮仙的分析。”

乔束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传言之中的沈浪,是存真境初期,能击杀存真境中期的旭阳子,是仗着神庙压制的突袭。

但过了才三个月,沈浪居然能击杀存真境后期的宇文霸,他是断然不相信的!

当日在天山剑宗,亲眼见到了那一幕的,包括夏云天这些存真境后期的强者,对沈浪都敬畏甚至有点惧怕。

但没有亲历的,当然不相信,越级挑战也没有这么轻松越两级的啊。

尤其是低层次的修士,变数还比较大,越是境界高了,差距越是鸿沟。

在乔束羽看来,沈浪肯定是利用了天山剑宗的什么阵法或者法宝,把宇文霸偷袭致死,只是现场没人看出而已。

不过那也证明沈浪应该是突破了存真境中期,要不然也做不到。

那么快突破,自然应该是跟他在千窟岭里面有什么奇遇相关,这倒是不难理解。

而沈浪到了存真境中期,才是真正被他视为对手,所以才会赶过来挑战。

要不然,哪怕是干败了谢家,乔束羽也是不屑的。

刚刚乔庸的话,他是不敢苟同的,只是碍于长辈,没有直接反对,也是在想着怎么开口。

可是现在乔庸却把乔戮仙拿出来了,一下让他无法再开口了。

郁闷之下,他目光看向了沈浪,希望可以和沈浪另外再商量,单独一战!

家族的顾虑,双方说好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就行了嘛!

高离本来就更加重视这件事,听到这是乔戮仙的意思,也是凝神思考了起来。

“这种天下大事,还是你们乔家去负责吧,乔公子还是有这能力的,我就懒散了。”

沈浪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刚刚说的,最重要的还是说服你们乔公子,毕竟我是英豪榜第一,是他不服气我。”

“沈浪大师是讲道理的人,乔公子也是讲道理的人。”乔庸抱拳拱手,以表示感谢。

“那就这样吧,你们自己搞定。我不会承诺你什么,要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是我怕了。不过……”

沈浪盯着乔束羽,似笑非笑的说:“乔公子固然天才绝顶,但还是不要过于自负了!”

“你什么意思?”

乔束羽本来就不爽,沈浪这态度,让他觉得是在挑衅他!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要告诉你,我比你年轻十岁,应该说你比我老了一半的年纪!”

“你——!”

乔束羽差点骂了起来,他才三十岁!

走那里都还是“年轻公子哥”啊,居然被说“老”!而且还“老一半”!

这真的有点伤人了……让他要恼羞成怒了。

“就算你实力和我一样,也远输给我了。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的,你打赢了我,依然如此。”

沈浪心情很好,说得轻描淡写。

乔束羽则是被这噎住了,郁闷无比!

可不是吗?

光从年级上,沈浪就占了极大的优势,就算他赢了,也是以大欺小!

“再说了,我不直接和你动手,就像乔庸大师说的,剑宗和你们乔家无冤无仇。不想因为揍了你而结怨——”

沈浪停顿了一下,摊开双手很无奈的样子。

“——我以前喜欢打人脸,把人抽成猪头。但我发现敌人都不吸取教训,不会感激我不杀之恩,反而会再来报复。所以现在我喜欢把人直接拍死!”

这话说出来,就更加的欠扁了!

要不是刚刚乔庸抬出了乔戮仙,乔束羽几乎就要直接动手了!

居然说把人拍死!这是看不起他,暗指他也会被拍死!

他乔公子可是声名远扬十几年的天才!

“沈大师果然是少年英豪!”乔庸赞了一句。

“那就希望多为修真界做贡献,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

“你们是不是知道了更多的秘密?”高离插嘴问了一句。

从乔庸的话,高离觉得不仅仅是未雨绸缪那么简单,乔家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天山剑宗远在西域,又少与中原各派来往,即便是在现在信息时代,有一些机密还是落后的。

“没有、没有,高长老,我们可以保持联络。有什么消息的话,可以互通有无!”

乔庸笑着,然后拿出了手机,和高离交换联络方式。

这态度,谁都能想到,乔家即便是有秘密,也是不愿意和他们分享的,或者说乔庸没有这个泄密的权限。

“我们也交换一下联络方式吧!”

乔束羽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来郁闷和恼火,主动的要加沈浪。

沈浪知道他是想要避开乔庸单独约架,不过并不在乎。

交换了联络方式之后,他们两个就先离开了,剩下天山剑宗三个人在悬空岛岩石上。

裴圣是颇为泄气,这一次他跟着过来,是稳固了存真境后期,想要大干一场的,没想到却是如此诡异的收场。

“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都装孙子了?”

沈浪和高离看出了他的郁闷,相视一笑。

“很简单,唐半山和乔庸。都是有远见,也是有魄力的人,他们评估到没有胜算,甚至可能会吃亏!”

“与其败了之后丢人,倒不如有风度的讲讲大道理。”

高离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傲然的,即便是和唐半山一战,他也是不惧。

沈浪笑着补充:“主要是他们都没有预计到高离图片存真境巅峰了,所以唐半山也只能认怂。”

他们都拜师了,沈浪私下也就叫名字,不再称呼长老。

“那乔束羽呢?他是挑战师父您,跟高师兄没有关系啊。”

“那是乔庸老成,乔束羽并不相信我能击杀宇文霸,乔庸其实也不相信。”

“那为什么……”裴圣无语,这不是矛盾吗?一边说乔庸老成,一边又说乔庸也不相信。

“乔庸是侧面的怀疑!你们能甘心的叫我师父,他就算不信,也会觉得蹊跷,不想让乔束羽冒险!”

裴圣有点汗颜,本来他还觉得在剑宗,他是有点心眼的。现在发现跟外面的人比起来,各个心眼都不小。

而沈浪能看破一切,无怪乎当初能直接破了他的逼宫!

“那唐半山刚才的邀请,不是又把我们约到他们的主场了吗?我们还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沈浪笑道:“今天等于白赚了两百中等灵石,可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