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跟踪者-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8章 跟踪者

吃完饭沈浪没有让岳镇南送回学校,而是选择了自己走路回去,说吃饱了走路消消食。

岳镇南本来接送是为了给他节约时间,看沈浪决定了,也就没有坚持。他也急于赶回去,把这“百宝还神汤”带回家族,看看是不是真的好东西。

沈浪从华悦酒店出来,就沿着街道走,慢慢散步到了江边。但并没有回去租房的地方,而是沿着往没人的地方走。

在堤岸边上一处空地站定下来,他看着前面的江水,伸了一个懒腰。

“跟了那么久,可以出来了。”

没有人回应他,也没有人出来。

沈浪回头,目光看向了一片竹丛。

在他凝望片刻之后,从竹丛后面出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出来之后,一步步的靠近,距离沈浪大概五六米的地方站住了,仔细的打量他。

沈浪在走出校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人!

当时在后面的董文彬三个,他根本没有理会,但对这不速之客,是非常的重视。上了岳镇南的车之后,他留意到这个人骑了一个电动车跟着过来了,一直到华悦酒店。

不让岳镇南的车送回学校,就是想要确认一下是不是跟踪他,还是纯粹的巧合。

结果他散步“消食”,对方也是保持着距离,不急不慢的跟着,一直到这里。

“你是沈浪。”

对方不是疑问句,明显是调查和确认了他的身份。

沈浪也没有问“你是谁”,而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你是谁。”

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他确实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你师父是谁?”这个男人没有惊讶,直接问他的问题。

“你是叶凡的师父。”

沈浪直接说破。这短时间以来,他得罪的人倒也不少了,但能有这个人的实力,并不多。

虽然发现跟踪是相隔着距离,到现在也没有互相交手过,但从对方的气息,就能觉察到这是远胜于叶凡的,而叶凡是他这些天交手过最强的一个。

结合白生华说叶凡的师父是修真者,答案不言而喻。

“我再问一次,你懂阴煞掌,你师父是谁?”

沈浪哂笑:“怎么?怕误伤了同门?区区阴煞掌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法。”

听到这话,一直平静的男人眼睛精光一闪,掠过了一丝凶煞之气。

“念你练功不易,我暂且饶过你不敬之罪。别说我以大欺小,把你师父约出来!”

“就你也配?”沈浪讥笑了一声:“区区阴煞掌,教出来的徒弟,还留着明晃晃的罩门。也配约见我的师父?”

那人脸色微微变了变:“大言不惭!叶凡学艺不精,不是阴煞掌不行!”

沈浪微微摇头:“到底是学艺不精,还是师父教的不行?如果他没留下罩门,就算被我打败打倒,也不至于全废了!”

“你师父到底是谁?从哪里学的阴煞掌?竟妄言没有罩门……”

沈浪的话,他听着是很不舒服的,但又明白,如果不是懂阴煞掌的人,是不知道、找不出罩门的。

更让他觉得刺耳的是,沈浪似乎说阴煞掌可以不留罩门!

这怎么可能?

“妄言没有罩门……”沈浪低声喃喃了一下,然后奇怪的问道:“你徒弟只有那成就我不奇怪,但你也留着罩门?”

“你可以试一下!”这人冷笑了起来,本来自恃身份,现在有点想要动手了。

这恼羞成怒的话,等于间接承认了。沈浪恍然:“明白了……看样子,你们是没学全,漏了阳煞掌啊。”

“什么意思?”这一次他不仅仅是羞恼,而是怔了怔。

“阴煞掌,练出却是极阳的功夫,却会在命门留下罩门缺陷。配套练习的阳煞掌,则是把阴煞掌的罩门弥补。现在看来,不是叶凡学艺不精,是你这里就没有学到全部!”

沈浪摇了摇头,指明的时候,也是颇有一点唏嘘。

阴煞掌前世他入门的时候也是练过的,开始一样是留有罩门,等到练了配套的阳煞掌之后,才是完整的阴煞掌。而阳煞掌只是一个说法,本身是属于阴煞掌的一部分,单独不成体系。

“你、你……这不可能!”这男人头一次大惊失色,他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一个说法。

阴煞掌留有罩门,这是秘密,只有修炼的人才知道,而且决不会外泄,这关系到自己的漏洞。

所以沈浪能认出阴煞掌,并能破叶凡的罩门。在他看来,必然是学习过阴煞掌的。就算不是同门同支,其师父也是大有渊源,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没有动手。

但现在听到这话,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小子信口雌黄的瞎掰?

还是他们这一支真有不留罩门的完整阴煞掌?

阴煞掌威力极大,传人极少,流传过程中有失传一部分,是不奇怪的,但应该会有这信息记载,不可能他们一无所知啊。

“我说怎么跑来这里,原来是埋伏着帮手啊!”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让沈浪和叶凡师父目光一起转了过去。

一个人正由远走近,却是岳家供奉的那个莫歧先生!

沈浪一阵无语,叶凡师父在校门口就等着他,所以一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吃饭出来之后也是。而莫歧应该是从华悦之后才跟踪上来的,是保持更远的距离,在叶凡师父后面,竟没注意到他。

叶凡师父却是微微皱了皱眉,他全程保持着警惕,是发现了后面还有人跟着,还以为是沈浪的同伙,把他引到这里前后夹击呢。

“这是你的师父?”莫歧走近之后,扫视了一下叶凡师父。“说什么天生神力,不过是故意让人轻敌而已。今天我是来和你堂堂正正打一场的!”

他倒也是有自知之明,这些天调养好了,也仔细分析过,觉得当初大意轻敌,如果公平一战,还是有把握赢的。但如果这个老的是沈浪的师父,他肯定打不过两个,所以开口就说要和沈浪堂堂正正打一场。

“我不是他师父。”发现不是沈浪的帮手,反而是找麻烦的,叶凡师父果断的划清界限,并往后退开了好几米。

他自然不怕莫歧,这是要亲眼看看沈浪的出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