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你都快死了-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45章 你都快死了

裴圣也被高离刚刚那句“远不是我对手”点醒了!

他并不认同这一句,但就算是平起平坐了,刚刚突破不久的他,跟老牌的存真境后期大师相比,还是劣势的。

所以要挑战的话,最好就是对沈浪!

虽然刚刚奕扬用视频证明了沈浪真的能斩杀存真境中期的强者,但他毕竟是后期的强者。

只要把沈浪干翻了,把人驱逐出去,他就顺理成章的坐上了首席大长老的位子。那时候再挤兑一番,让高离没脸留在剑宗,天山剑宗他就是真正的老大了!

“你挑战我?”沈浪淡淡一笑。“凭你也配?”

“少废话!如果不是你偷占了我们首席大长老的位子,就你也配我用挑战二字?我这是对首席大长老这个位子的尊重!就你这样的废柴,我见一个打一个。”

气势逼人的裴圣长老,却说出“见一个打一个”的话,让沈浪差点笑了出来。

“听起来好厉害!”沈浪忍住笑竖起了大拇指。

他这态度,无论是在谁看来,都是在嘲笑啊。

裴圣沉下脸来。

他会先声明,就是要占据一个理,也是要让沈浪主动的和他交手,让高离没有参与的机会。

“不过,我很想要先提醒你一句。你修炼已经出现了问题,最多活不过三年,还跟我争什么大长老啊!”

沈浪说完又摇了摇头:“是不是你觉得我反正年轻,活的日子还长着,所以让你过过瘾?”

“你才活不过三年!”裴圣没好气的说。

一个黄口小儿,竟然也敢说他修炼出问题了,还咒他或不过三年!

心情很差的高离,却是想起了之前沈浪对西门封的评语,忍不住问了一句:“沈长老,你说的可是真的?”

不管对裴圣怎么失望,到底是天山剑宗除了他之外,第二个拿得出手的强者。

内讧的问题,还是可以通过商谈来解决,死了就是宗门无法挽回的损失。

“你可以问他自己啊!”

沈浪耸耸肩,随意的说道:“他大概是许久都无法突破,心急了,就服用了天蜈蚣之类的剧毒虫类,以剧毒来催生潜能,一句越过瓶颈。”

“什么?!”

听到这话,不仅仅高离,也不仅仅杨元松、陈雨鹤吃惊的盯着裴圣。便是荀尊、和宋汤姜宇两个,甚至奕扬,也是吃惊的望了过去。

“荒唐!谁跟你说的什么屁话!”

裴圣恼羞成怒,又对高离喝斥道:“高离!是不是你教他说的这些话,用这样的话来诬蔑我,你要脸吗?”

沈浪伸了一个懒腰,不置可否的说:“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你自己,也骗不了你的身体。”

“哦!是了,你急着逼宫,大概就是想要坐上首席大长老,利用天山剑宗的秘笈啊、资源啊什么的来续命?还是说你自己根本不知道后果会那么严重?”

这几天高离都是和沈浪一起,对于他的神态风格有一定的了解,加上本来就相信他是高寒秋转世,当然是完全的相信了他的话。

“裴圣!这不是小事!以毒破茧的法门,虽然是祖师们流传下来的,但一直只是让我们参考,并告诫我们不能用的!你知道后果的!”

高离非常的严厉,而其他人都是震惊的神色。

裴圣怒道:“我没有!他是你什么人!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就不相信我的话!”

“狡辩没有用的,你手臂上有一条黑线,应该已经到肩膀了吧?等到心脏,你就完蛋了!唔,三年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在沈浪说出这话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裴圣的手臂。

裴圣不自觉的一甩袖子,用袖子遮住了。

这时候,一只手抓了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腕。

裴圣一抬手就要发怒,结果发现把人都被拉起来了,才发现是坐在旁边轮椅上的宗主荀尊。

荀尊这会儿是一个废人,稍微大力一点,就能把他弄死。

但作为宗主,他比别人更加清楚裴圣对于天山剑宗的作用,所以也不怕激怒他会被误伤丧命,毅然还是抓住了他的手。

“放手!”

裴圣忍住了,但荀尊却是迅速的掀开了他的袖子,果然看到了一条淡淡的黑线。

其他人都紧盯着,不用说了,自然明白沈浪这话是说对了。

“沈长老,你可有法子能挽救裴圣长老的性命?”荀尊急切的望向了沈浪。

沈浪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宗主,你是命令我呢,还是求我呢?”

刚刚在逼宫要把他弄下台,现在求人了?

这话说出来,让现场的气氛变得非常的尴尬,他们大家的脸上都觉得火辣辣的。

不过事情如果真的这么严重,跟裴圣的命比起来,其他什么首席大长老、甚至面子,都是可以先放下的东西了。

“求您。”荀尊认真的说。

“宗主,求您救救裴圣!他虽然有所冒犯,但主要也是之前在闭关,是我没有和他们沟通所致。”

高离拿出了他老大的担当,没有和他们计较之前的态度。

“我没有问题!我不需要谁救!”

裴圣不管这会儿知不知道相不相信,他都必须要硬撑到底了。

“你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剑宗的禁术秘法?你到底对剑宗有什么图谋?”

沈浪嗤笑了一声:“我会知道这些,是因为我知识比你多。我会观察到,是因为我比你们细心。别说什么你吃的盐比我吃的米多,知识和年龄未必成正比。”

大家都觉得很纳闷,这也太神了吧?就算是高离和他串通好,也是不可能啊,高离自己都没有发现。

现在听了他的话,觉得也是有几分道理。

“你们听到了,当事人都讳疾忌医,你们咸吃萝卜淡操心!”

然后他站了起来,“我和天山剑宗的渊源,还有恩怨,上次来的时候,已经和宗主你说清楚了。你还觉得我图谋你们什么?能让我重视的也就高离一个,你们有什么值得我图谋?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沈浪顺便把桌子上的所有灵石都收了起来。

他是一个大方的人,对于朋友是大方的。

他也是一个小气的人,对方都让他不爽,还大方个屁啊!

这些灵石分配权就是在他的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