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报母恩-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5章 报母恩

虽然岳镇南很想要马上就过去礼C县但他到底也不是天天闲着啊,有很多事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

而且他也有意的拿捏一下姿态,好歹他是大有来头的岳二公子,让他过去就屁颠屁颠地马上过去,岂不是有**份?

沈浪接下来的几天,如常在学校,学习复习,测验考试什么的,只是抽空回去喝百宝还神汤。

药材方面,他也跟韩经理继续预定了五十万,约定下周送过来。

他在网上订了一些小瓶子,差不多香水瓶大小,用来装百宝还神汤。

并非为了去学校便携,他直接回来大口喝就好了。这是把最后一部分,分成了几十个小瓶子。

上次那块玉,岳家不惜两百万买,冲着的也是上面的元气。岳胜最后的话,也让他确认岳家是有人重病或需要延年益寿。

修炼出来的元气,对于沈浪是非常珍贵的,还不如卖这百宝还神汤给他们。

周六下午半天假,沈浪收拾了一下回家,这一次他是带上了五小瓶百宝还神汤,还有那一支人参。

不是他不想给母亲更多,而是母亲是普通人,需要在稀释之后,慢慢的服用,多了会承受不了。

对于母亲的疑问,他也早已经想好了借口,说是回来的时候,在街上捡到一个包,交给了警察,而失主正在那里焦急的等着。

对他送回东西,失主本来要给钱酬谢,但他拒绝了。所以就硬给了他这几小瓶凉茶,说是兑水喝可以很健康,得知他是高三的学生,又给了他这一根人参补身体。

这个借口,母亲虽然有点怀疑,但也是接受了的。因为沈浪一向就是这样,捡到东西不会自己贪下,也不会要别人的酬金,估计人家失主也是一番心意。当着警察,应该也不会害人的东西。

这小瓶子也不是多好的包装,看起来是三无产品,真的像是凉茶苦茶。而人参也没有什么包装,看起来跟药店卖的党参也差不多,就以为不值多少钱的。

母亲当即去买了一只鸡煲参汤给儿子补补,这些凉茶也是让他喝。沈浪则说喝汤他愿意,但这凉茶尝了一下太苦了,如果母亲不喝,他就扔了。

母亲对于中药凉茶什么的,还是能接受的,知道良药苦口,多少能有点去火排毒什么功效。人家好心送的,扔了可惜,便答应她慢慢的兑水喝。

不等鸡汤煲好,母亲就去上夜班了,叮嘱他多吃多喝汤,剩下的明早热一下再吃。

显然,即便认为那是普通的人参,母亲也还是希望煲的人参鸡汤,都给儿子喝了补身体。

这让沈浪很温暖很感动,他没有吃多少,留着明天母亲回来再吃。

他也从卖岳家那块玉得到启发,当时是需要钱卖药材。现在除了炼药,也有足够的资金,所以他在网上下单,花一万块买了一块玉。

一万块的玉,对于普通人佩戴的饰品,可以买到不错的了,但也算不上什么顶级好玉。

沈浪现在是买不到什么好的,包括他卖出去那块,当年都废了。现在只是需要一块稍微好一点,杂质没那么多的做一个载体。

玉是今天才收到,但他不能把这送给母亲,不好解释。

在母亲上班之后,他便往玉里面注入元气,他不想再注入元气给岳家,但对于母亲是毫不吝惜的,完全不逊于上次给岳家那块玉含有的元气。

他把母亲睡的枕头打开,将那小小的玉塞入在了棉花中央,再把枕头重新整理好。

母亲很省,枕头多年也不会扔了,而平时是有枕巾,也不会经常拆卸枕套,就算拆洗枕套,塞入棉花里面的玉也不会掉出来。

沈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在母亲睡觉的时候,受到元气的护养。他注入的元气,差不多能维持一年才会消散。虽然有一部分会浪费掉,但能让母亲更健康也好。

这也只是暂时的,等以后有了更好的机会,他会另外用更好的方式,偷偷护养父母。

星期天,沈浪接到了岳镇南的电话,说中午过来,请他去华悦酒店月宫楼吃饭。

沈浪知道他终于忍不住了!

白生华的五百万,岳镇南已经转账给他了,他也收到了银行的信息,知道他的账户升级成了金卡贵宾用户。

沈浪早有准备,在随身口袋里备了一小瓶子。

中午他没有去食堂,直接出了校门。

董文彬也是带着林云李荣两个出去外面吃饭,看到沈浪出去,又让他暗暗唾骂,觉得沈浪这两周吃喝“挥霍”的都是他的钱。

“操!看你还能用多久!”他狠狠吐口水,那是他一周的生活费,沈浪现在是用了两周了,估计也所剩无几,还不又得回到抠唆的日子?

就在这时候,他们看到一辆豪车缓缓驶了过来,直接停在了沈浪的面前,然后司机马上下车,小跑过来给沈浪开门,请他上车!

这让他们三个看得呆了一下,然后又一起唾骂了起来。

“麻痹的!又打高级专车装逼!”

“这家伙是不是偷钱了?打一次就算几十块,他也负担不起啊。”

听到两个小弟的话,董文彬更是如同挨刀,这特么用的肯定还是他的钱啊!

看着车子开走,三个人一起比中指唾骂。

沈浪是看到他们在后面出来,但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只要董文彬不再招惹他,就当是苍蝇,完全无视他。

车当然是岳镇南的,他考虑到沈浪要上课,搞不好会建议在县中边上的小餐馆解决。这是他不能接受的,而且也不方便谈话啊。

为了能让沈浪来这唯一他看得上眼的月宫楼,就安排好司机接送。

“浪哥!我可是在这里等着你啊!”车到大堂门口的时候,岳镇南笑着上前。

沈浪当然不相信他真的会在这里等着,估计是司机在接到他的时候汇报了,算着时间出来的。

“没其他人吧?”

“没有!你喜欢应酬,我就找人作陪,可你不喜欢嘛,我肯定不会添乱。”岳镇南笑着引沈浪前往包厢。

为了不浪费沈浪的时间,他安排得很妥当,里面是刚刚已经上齐了菜。然后屏退了服务员,方便谈话。

“你行啊,二三十年了,你是第一个把白七爷腿打断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