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恶毒-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23章 恶毒

沈浪认真的看着他,缓缓说道:“你不怕我是诓骗你的?”

听到这话,西门封却是瘆得慌。越这样说,他越不相信了。

“沈浪!不管我以前怎么诬蔑你,好歹你也是正派中人,人命关天。”

他露出了一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态度。

“我的同门都死了!好歹让我回去传递一个信息吧?以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高长老,你说呢?”沈浪问了一句。

高离本来是有所保留的,但这个西门封不仅仅跟沈浪是私人恩怨,竟然在危险的时候不顾同门,简直是唾弃的败类。

不过他终究是比较老牌的传统之人,已经死了的没有办法,还没有死的,也不想看着西门封死在这里。

“这个……还是你自己决定吧!”犹豫之后,高离还是让沈浪决定。

沈浪微微叹道:“好!看在玉蟠桃的份上,我就先救你。”

“你先保证!”

“我以天山剑宗祖师爷的名义保证!”

现在看到了西门封快要吓死了的状态,又有玉蟠桃的巨大利诱,高离他们,也没有觉得拿祖师爷保证有什么不对了。

而西门封其实对沈浪还是信不过的,一直觉得沈浪会是想要让他死得更惨。

现在当着高离的面,用上了天山剑宗祖师爷的名义,才算是真的安心了一点。

他要是知道天山剑宗跟沈浪其实没有什么卵关系,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沈浪抬手示意其他人不要靠近过来,然后到了西门封的面前,伸手接过了瓶子。

仔细查看了一下,确认那真的是一颗玉蟠桃之后,他马上收了起来。

“伸手出来!”

西门封连忙把手臂伸了出来。

“剑!”

沈浪对后面一伸手,焉凉马上把秋水剑扔了过去。

沈浪手一挥,迅速的把他袖子削开了,露出了手臂。

虽然他是一个老人了,但手臂的肌肉也没有萎缩。

紧接着在大家的注视之下,沈浪手起剑落,剑尖迅速的挑破了手臂,挖出了一块血肉出来!

就在西门封吃痛之际,看到那一团肉里面,有一直虫子飞了出来,迅速向沈浪的面门飞了出去!

“小心!”

焉凉、高离等人,都是看得真切,但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脱口喊出来,也不过是本能反应,真正等这传入到沈浪耳朵再闪避的话,已经是来不及了。

不过既然是沈浪出手,又岂能会毫无准备?

这死亡虫不仅仅速度非常快,而且穿透力非常的强,能迅速的钻入人的体内。西门封被进入了体内还没有觉察,可见一斑!

沈浪要装逼也会注意分寸,直接是一剑把它斩成了两端。

同一时间,他另外一只手隔空禁锢,避免暂短之后,它身体毒液之类的溅落。

看着凝固在空中的两截虫子,西门封连手臂上挖了一块肉的疼痛都忘记了。

“竟然是真的……还、还有吗?沈、沈……大师,求你一定把它们都找出来!”

刚才因为沈浪的态度,他就是相信真的有,现在亲眼见到了,当然是更加的惊骇。

这些诡异的死亡虫,连存真境的大师,都能穿透,都压制不住,很快就吃空了内部,由不得他不怕。

“没有了。就它一只!”

“你确定?”

“当它们攻击你们的时候,你逃开了,其他人受到了围攻,有不少进入了他们的身体,所以他们很快就成这个样子了。”

“当时你应该很紧张,而这个还要更小,所以进入了你的手臂,你都没有觉察到。”

沈浪一脚把地面跺开了一个窟窿,然后准备把那虫子埋入下去。

但想了一下,还是一把火将其烧了干净!

“这真的是一个幼虫,进入你的体内,是准备吸食你的养分成长,所以暂时寄居在你的皮下,没有往你脏腑而去,也没有过度的啃噬。你运气好!”

沈浪把秋水剑扔回给了焉凉。

“是……运气好遇到了沈、沈大师,要不然也步后尘了。”西门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你包扎一下吧!”奕扬提醒了一句。

“你运气好得到了玉蟠桃,要不然以你对我所作所为,凭什么让我救你?”

沈浪不客气的讥讽了一句。

“还有!以这幼虫的速度,以你得到玉蟠桃急着回去,结果不是步他们后尘,是要让它把你们无极门上下都吞噬了!”

这话让西门封惊出了冷汗。

就算不会无性繁殖,单单长大之后能把他弄死了。对于毫无防备的无极门其他人,都会一个个成为猎物、食物!

最后他就是带回去一个恶魔,一个灭门的恶魔!

“你之前不愿意救我,就是想要借刀杀人,灭我无极门满门,你太恶毒了!”

西门封庆幸之后,露出了极其怨恨的眼神。

“西门前辈,你这就过分了。我们沈长老是救了你的命!”奕扬忍不住说了一句。

沈浪淡淡一笑,“那是你最好或者说最坏的结果。你觉得,凭着你一个人,能走得出去?”

西门封一时语塞。

虽然无极门加上他在大师联盟听到的消息,让他觉得有把握可以出去,但那是有一个队伍的前提下,一个人还行吗?

就是沈浪这一次不杀他,而且因为拥有巨多的灵石不屑抢他,其他的队伍呢?遇到什么收获都没有的队伍,还不把他抢了灭口?

“走吧!”沈浪开口说了一句,直接就往前面走。

他们几个赶紧跟上,没有人再理会刚刚包扎了伤口的西门封。

望着他们的背影,西门封露出了怨毒的眼神。

玉蟠桃如此好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却还是不得不为了性命让出去,这让他如何能够甘心?

而刚刚因为没忍住的咒骂,让他现在想要跟着天山剑宗的一起走,都没那个脸了,别人也不会让了。

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不说死路一条,也是极其危险的。

无奈之下,即便很不情愿,他也只能是远远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有他们打头阵,危险什么的会是他们先遭遇,而且他一个人可以极大的减轻了辨认方向的压力。

“那个人……一直跟着我们。”

走了一阵之后,桃乐丝忍不住说了一声。

“随便他吧。”

“要不我去把他干掉吧?他以前就想要害主人,现在不甘心,以后肯定还会害主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