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颠倒黑白-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25章 颠倒黑白

看出他们的担心,沈浪笑了起来。

“放心吧!虽然之前你们对我不敬,但能信任的带头买票,也算对你们印象不错。既指让你们到这里了,也不会把你们坑了,找到路的话,会让你们离开的。”

“多谢沈大师!”那个大师忙道谢,他需要的就是沈浪的一个承诺。

沈浪盯着他,又补了一句:“再说了,我们人都在这里,你们真要阻止我。阻止得了吗?”

“不敢、不敢,我们绝对不敢。”

玄灵宗那个大师赶紧摇头:“你们都跟我过来,我们过去前面跟高长老他们打招呼。”

看着他们出去了,沈浪直接上到了塔顶。

正如玄灵宗看到的那样,这里根本并没有任何的传送阵留着。

可那是对于他们来说!

沈浪检查了一遍,就看到了关键所在。

塔顶墙壁上有一副壁画,壁画落款处,有一个模糊的印章。

沈浪取出了之前在青川市得到的那个玉印,上前对比了一下,一模一样!

这就是他为什么当初会买下盒子古籍和玉印,因为他前世是见过这些的。

像这里的传送阵,当然不是天生的,是前辈先人建造的,也就有留下痕迹。

不管别的门派流传的出口是怎么样,这里就是他的目标。

确定了之后,沈浪并没有马上印上去开启,而是重新下去,回到前面的神庙。

一进入神庙,沈浪就发现了气氛不对。

在偌大的神庙里面,已经不仅仅是他们留下来的四个人,也不仅仅是加上了玄灵宗的几个人,这会儿竟然是来了很多的人!

看这样子,应该是在他离开之后不久,就有几个队伍同时赶到。那几个队伍,应该是在路上聚拢一起过来的。

更加有点那个的是,在这些人群里面,赫然还有那个西门封!

这老小子倒是命大,无极门都死了,他还活着,一个人单独赶路,还能跟上其他人的队伍,安全的来到这里。

看到他过来,焉凉等人马上过来了他的旁边。

“沈大师,你有没有发现……”玄灵宗的大师看沈浪回来,忙问了一句。

但问到一半,就意识到这里多了很多的外人,天山剑宗可以带着他们一起回去,可未必会带着那么多人,赶紧住口。

“还真的是冤家路窄啊!我还以为你们早早离开了呢,没想到还困在这里啊?”

西门封马上对着沈浪讽刺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听到了玄灵宗那个大师传音到他的耳边。

“沈大师小心!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他们也刚刚到了。这些人里面,都有你的敌人!”

“西门封左边的几个,是海天镇的,海天镇是多家联盟,右边的是踏马派的。再过去那三个人,是大师联盟本部的强者。”

玄灵宗的很无奈,本来碰到沈浪,放低姿态乞求帮忙,还是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回去的。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居然沈浪的敌人成群过来了!

这也忒巧了,就算是GPS定位也没有那么快啊!

沈浪在听到他传音的时候,目光也正扫视观察他们。对方也在观察他,没有留意玄灵宗。

他开始也觉得太巧了,现在看来,他们己方应该是结盟一道的。西门封刚好碰到了,也只有这些同样跟沈浪有不妥的,才会接纳他。

西门封是人精,刚刚进来看到这里除了天山剑宗的,还有玄灵宗的。

还以为他们互相对峙着,毕竟在外面山坡上的时候,沈浪让玄灵宗很没有面子。

但刚刚看到那个大师跟沈浪打招呼,马上改换了想法。

这会儿在沈浪和大家互相打量的时候,他开始煽风点火起来。

“诸位!要说在禁地抢夺资源,可能都有这个默契。但大家都是正道人士,不要非杀人灭口吧?”

“沈浪!带着天山剑宗的人,恃强凌弱,不仅仅把我们无极门得到的玉蟠桃抢去了,还把所有人都杀了灭口!”

这话他之前肯定已经跟他们这些人说过了一遍的,现在说出来,是想要继续挑拨一下玄灵宗和沈浪这边的关系。

玉蟠桃!这可是一个莫大的利诱!

这话一说出来,高离直接怒斥了起来。

“西门封!我已经领教了你的厚颜无耻,但没想到能无耻到颠倒黑白!”

“高离!你们天山剑宗这一次是赚大发了啊,不包括你们在这里盆满钵满的资源,光是那一千中等灵石,和抢了我们的玉蟠桃,就足够你笑到死了吧!”

“你……”高离气怒,但斗嘴却不是西门封的对手。

“我们无极门的,不仅仅死了,都被沈浪挫骨扬灰了!我手上还中了他一剑,你敢说不是?”

西门封举起了手上,展示他包扎着的伤口。

“那是为了救你!”

“大家听听!他承认了吧!还说为了救我!多么的伟大啊,好一个天山剑宗,啧啧!”

西门封半真半假,他是发现高离年纪大传统,比较容易被绕,所以故意这么说。

后面“证实了承认”,就随便他说假话了,别人都会相信。

“要不是我命大碰到了盟友,估计已经被灭口在你们剑下了!”

西门封义愤填膺的指着他们说完,然后又对两边抱拳一礼。

“各位好友!我无极门已经是栽了,我能活着回去,已经算是幸运了,也不用为我出头。大家小心一点,不要招惹了他们!”

他一副为大家着想的样子,却是用了“小心”和“不要招惹”,无形中的激将,只要实力够强的,都会对沈浪这边不忿。

随后又加了一把火:“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要抢夺大家的资源……”

西门封力压着高离,沈浪有没有开口,让玄灵宗这边很是焦虑,这万一要打起来,他们怎么办?

不帮沈浪的话,可能不带他们出去;帮沈浪的话,就一次得罪多家!

“那个……我能说一句吗?我们玄灵宗到这这千窟岭来,一无所获,但却是经历了许多的危险。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出去,大家能不能先放下恩怨,有什么都可以等回去再找时间商谈。”

虽然现在玄灵宗是最弱的一方了,但他不得不出来做这个和事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