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第一剑“解牛”-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19章 第一剑“解牛”

沈浪怎么可能会被它甩出去啊,他不仅仅稳稳的停留在牙缝里面,而且还准备一颗颗的把它獠牙打飞出去。

不过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点变故!

因为腹部被两把剑双双刺入,疼痛让巨型犀牛兽狂吼了起来,然后便如同他们预测的那样,不等他们离开,直接伏压了下去!

它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这样的刺破,还伤不到它的根骨,但以它不知道多少万斤的身体压上去,人类之躯想要挣脱开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因为它是的皮肉是有韧性的,而它还是会用力的,这比同等重量的泥土更难拜托。

以焉凉和高离的实力,肯定不会被压死的,甚至要重伤也不容易。不过沈浪发现之后,也不能冒这个险。

先别说离开千窟岭范围,单单这英豪乱冢原路返回,也是一个问题,不能让两个人受伤了。

所以沈浪没有再玩了,直接摄取出了那把锈剑!

是时候让你尝尝血光了!

沈浪清啸一声,手腕一抖,整个人连同剑一起,已经变成了一个飞速舞动的巨大环形。

这个环形是剑身朝外,而为什么是环形,当然是顺着巨型犀牛兽的喉咙处切割了起来。

只是一个瞬间的工夫,那巨大的绞杀之力,已经从内部把巨型犀牛兽的脖子切断,整个头颅猛的栽倒了下来。

如果是在腹部、背部、腿脚等,剑身刺入进去,即便到剑柄处,也是无法把它完全切开的。但脖子不一样,里面是中空的喉管,几乎是最薄弱的一环。

沈浪在把它切开之后,从血雾之中飞了起来,伸手一引,所有的从断头两端喷洒出来的狂涌血液,被凝聚到了一起。

“交给你了!”

沈浪直接把血液引到了桃乐丝的面前。

“没问题!”

桃乐丝从它背上飞了下来,迅速的到了前面断头处。

这大量的血液,对于她来说,何止是补品啊,简直是至宝!

不过现在在这个环境当中,她也不敢吸食,毕竟这是高等级凶兽的血液,万一承受不了,这可不是修炼的好地方。

她所有的血液凝练,把水分挤掉,凝固成高浓缩的血块,这样可以更好的保存和携带走。

因为这东西实在太大了,血液也太多了!

奕扬摔落在地上之后,看到沈浪没有死,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就看到了高离和“郑小姐”被压住了,这让他跑了过去。

他有心要帮忙,可以他的能力,又实在无法做到,又怕会越帮越忙。

所幸的是,沈浪很快把这巨兽搞定了。

此刻头颅落地还在挣扎,而身体也还在挣扎。

沈浪则是落到了一边,然后把身体元气凝聚到了双掌,并且施加了“大须弥龙象神功”,随即暴喝一声,双掌推在了巨兽的身体之上!

“给我起——!”

随着沈浪的喝声,奕扬看到他双脚撑得没入了地面几尺!

而那不知道多少万斤的巨兽身体,竟是被沈浪推得掀翻了过去,变成了腹部朝上,还在地上挣扎着。

“高长老!郑姑娘!”

奕扬忙去扶他们两个。

不过高离和焉凉都是迅速的起来了,他们刚刚也是护住了身体,短时间还没有受伤。

没有看到砍头一幕的高离是非常的惊讶,不知道沈浪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两个人一起,也不过刺入一剑而已!

他当然也不相信这是桃乐丝或者奕扬帮了什么忙。

而沈浪竟然能把这巨兽掀翻过来救他们,更是展示了超越极限的纯粹力量!

焉凉却是直接飞了过去,抓住了刺入在腹部的剑。

“这东西太大了!即便断头,短时间也死不了!”

“不用担心,剩下交给桃乐丝就好了。”沈浪阻止了她要继续剖腹。

“桃乐丝姑娘真的可以吗?”高离忍不住有点怀疑。

他们目光看过书,却见桃乐丝不知道用什么法术,竟是从切开的伤口,把血液快速的吸走!

不仅仅是断头处,包括焉凉刚刚拔开剑的伤口处,血液也是快速的飞过去。

高离心里一动,当即把镇海剑收了回来。果然看到没堵住的伤口,血液迅速的飞了过去。

而飞过去桃乐丝身边的血液,也是迅速的浓缩,最后变成一条条的固体血块。

高离不由得暗叹了一声,沈浪不愧是沈浪啊!身边的两个年轻美女,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想一想,怎么把它肢解带走吧。这么大,没办法全部带走啊!”

沈浪不无遗憾的说。

他有一个储物指环,焉凉的血晶手链也有收纳空间,送给桃乐丝的戒指也是,但这空间不是无限大。

平时存放一些东西没有问题,要把这一栋房子那么大的巨兽搬进去,那就放不下了。

“干制!弃骨!”

焉凉很果断的说。

干制,是从桃乐丝现在的手段受到启发的,就像人体起码百分之五十是水分,如果能够完全的脱水,理论上至少可以减轻一半的重量和体积!

而这巨兽最难携带的,就是巨大的骨架,把骨架放弃掉的话,其他应该还是可以带走的。

这就是机缘!

这就是资源!

好不容易遇到,好不容易靠沈浪击杀了,高离当然不能放弃了。

让他拖着走,他其实都愿意的,但要结合实际情况,不仅仅是负担的问题,还会非常显眼,以及能不能传送出去的问题。

在听到焉凉的建议之后,他马上招呼了奕扬一句。

“郑姑娘你和沈长老休息一下吧,帮我们掠阵,剥皮干制这些粗活,就让老头我来吧!”

奕扬之前没有帮上忙,一直需要大家的保护,这会儿可以干干苦力,当然是非常的卖力。

高离对于天山剑法的造诣,可谓是剑宗当世第一人,手里拿的镇海剑,也是前辈祖师的宝剑。

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会用祖师的宝剑、用天山剑法来“解牛”!

不过这会儿兴奋之下,他也是干劲十足,根本没有多想。

他剥皮切开大架构,让桃乐丝可以更快的抽干血液,也方便奕扬可以切割细节。

“让人家百岁老人去当屠夫切肉,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沈浪传音给焉凉。

焉凉本来是在计算着哪些可以取色,根本没有多想,听到他这话哭笑不得。

“要不你去?”

“算了,我都已经干了杀猪的活儿,切肉就让他们干吧。你看他们多高兴!”沈浪耸耸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