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西门老狗-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07章 西门老狗

玄灵宗那位大师整个脸都气红了。

“高长老!你们这算什么意思!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他跟高离并不熟悉,但现在的状况,感觉就是高离带人欺负他们一样。

高离也是有点尴尬,本来就是一点小事,没想到沈浪直接怼上去了,更没想到因为他的一句话,这两名女将直接就出手了。

他是尴尬,而现场其他人,则是完全惊呆了!

本来沈浪直接找上前去,大家是想要看热闹的,但也就看他们吵架——甚至可以说是想要看怎么教育这个年轻人。

结果现在的场面,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这就不再是玩笑的成分了,大家都开始猜测,许久没有动静的天山剑宗,是不是想要搞什么大动作?

“错了!”

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目光看了过去,却是无极门的西门封!

“大家不要误会了天山剑宗,虽然是先后过来,但也只是同路。因为我认得这小子,他叫沈浪!”

“沈浪?”

“原来他就是沈浪!”

“沈浪是谁?”

“是那个沈浪?”

现场有一些年轻人,包括中生代,都是知道沈浪的,前段时间刷屏的人物。

但一些老前辈,却是没有听说过,因为那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根本没有注意过。

现在听到叫出了沈浪的名字之后,山谷、山峰上面的,因为距离比较远,这会儿都不由得快速的往这个山坡赶了过来。

沈浪啊!

这家伙出现在哪里,都会掀起波澜的主!

他居然跑到这里来了,是想要捣乱吗?

“原来是你!请问我们玄灵宗和你有恩怨吗?”那位玄灵宗的大师沉声问道。

死亡森林里面的事,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和他们没有关系,也就是侧面听说了,并没有太在意。

“问得好,我和你们有恩怨吗?”

沈浪自问自答:“没有!所以为什么对我出言不逊?是看我不顺眼,还是只觉得我是年轻人就可以欺负?”

他是不露痕迹地的给高离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暂时不要出头。

“玩笑而已!”玄灵宗的大师没好气的说。“刚刚又不是只有他们说了,那么多人说了,你怎么光找我们!”

这话说出来,就显得有点不厚道了,尤其是刚刚一起讽刺过沈浪的,都暗骂他。

“因为他们龟缩着,你们太显眼了,一下就找到了。”沈浪淡淡一笑。“下去吧!”

刚刚他们三个人已经下去了,但其实桃乐丝和焉凉都没有伤人为目的,只是把人赶下去。这会儿已经腾升跃了上来,落在了他后面。

他们是形成了一个对峙,不过刚刚已经听到了沈浪的身份。

那是斩了楚陌风,灭了谢家的沈浪!只是还虚境巅峰的几个人,还是不敢乱来的。

可是那位大师同样不敢乱来!

以沈浪前段时间的表现来看,他就算仗着宝剑,也是真的有和存真境大师一战的实力。

刚刚这两个女的,怎么着也有还虚境巅峰的实力吧?

如果他想要和沈浪战斗的话,估计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这还是建立在和天山剑宗没有关系的基础上,如果沈浪和天山剑宗是一伙的,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可现在当着那么多门派的面,如果就这么认怂的下去,以后脸还要吗?

刚刚西门封开口说破了沈浪的身份,但沈浪却并没有转身去看他一眼,让他被其他人注视的时候,都觉得很尴尬。

区区一个沈浪,竟然敢当众无视他!

这会儿见玄灵宗纠结布下,他就继续加一把火!

“大家听好了!这个沈浪就是一个败类!之前灭了云州楚家、天东谢家,简直惨无人道!”

“我和海天镇的苗赞大师、踏马派马士彬大师仗义执言,为谢家主持公道,他便迁怒我们三方,悬赏击杀我们的年轻弟子!”

“如此败类,有什么资格进入千窟岭?我们应该一起把他灭杀!”

“还有!你们看到了吗?他身边还有一个人洋妞!他一定是勾结了洋人!”

西门封看到沈浪的时候,就缩了起来。并不是怕沈浪,而是不想被沈浪发现了他,可以多一点时间想对策。

在他们喧闹的时候,就已经构思了起来。在关键的时候,直接跳出来,要对沈浪的要害攻击。

现在这一番话,是快速的说出来,让大家全部听到了。

“嘿嘿嘿!原来如此!”

玄灵宗的大师,正好有个台阶下,连连冷笑,但他也是忍着,没有激化矛盾。

他这会儿期望的就是沈浪去怼西门封,把他们放开,也就不用丢人了。

“西门封!你说话要负责任!”高离实在忍不住了,盯着西门封一声暴喝。“沈浪是我们天山剑宗的长老,其实你这无耻之徒能诬蔑的?”

他是觉得沈浪是祖宗高寒秋的转世,这当众辱没他祖宗,岂不是连他一起辱没了?

西门封刚刚洋洋洒洒的一番抨击,正想着应该深入人心,没想到高离居然会跳出来骂他,而且还说沈浪是天山剑宗的长老!

“高长老,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你们。但你确定天山剑宗要包庇他?他之前斩杀楚陌风,用的正是天山剑宗的秋水剑!”

西门封这话也是针锋相对了,他不仅仅是无极门的,还在大师联盟有职位的,这当众说他是无耻之徒,岂能忍?

但他还是非常有技巧的,一段话说了很多的关键词:迷惑!包庇!杀楚陌风!秋水剑!

如果高离坚持挺沈浪,就会落个包庇沈浪的嫌疑,天山剑宗的秋水剑斩了楚陌风,就是证据。

如果高离识趣的话,可以接“迷惑”的铺垫,把自己摘除开来。

“你说什么屁话!”

沈浪这时候开口了:“高长老喜怒,狗咬人,我们还能咬回去吗?这西门老狗的歹毒卑鄙,世人皆知!”

他还是正眼都不看西门封一眼,嘴里继续说道。

“为了给我污名,西门老狗甚至准备杀了黄征、深夜、周羽民几个,栽赃到我头上。当时在天东的很多年轻修士都是知道这事的,是我先曝光了他的阴谋,才让他不敢下手!”

刚刚西门封的话,已经让聚集过来的所有修士惊讶。

现在沈浪这话,又让现场来了一次反转。

现场也有小部分的年轻修士,他们此刻是低声议论了起来。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听到很多人这么说过。”

“当时真有外地过去天东看热闹的,好像就是这么传扬的。”

他们其实是在各个微信群听说过这事,有这么一个印象,并没有多深入了解,现在一说起来,也就相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