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剑坛之秘-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401章 剑坛之秘

回到天山剑宗,沈浪就把他的想法跟高离和荀尊商量了一下。

剑坛是天山剑宗的圣坛,里面先辈的佩剑,都是供奉了起来的。

别说把这些佩剑取出来用,就算是弟子们平时也不让进去瞻仰。剑坛也是固定的日子才能开放,大家也是礼拜的。

现在沈浪的意思,就是让高离和奕扬,都在剑坛里面取剑。

作为宗主,荀尊是抗拒的,但高离现在把沈浪当成高寒秋转世,也就没觉得他不敬了,完全认同他的看法。

前辈祖师们的佩剑,有没有奇效,荀尊其实是最有发言权的。

因为他自己就是被沈浪召唤秋水剑斩成两段,现在是勉强保持着性命苟活的。

沈浪建议,高离同意。

在其他三位长老闭关缺席的情况下,荀尊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了。

同意了,那就事不宜迟,因为还需要时间来磨合。

于是乎,他们一起来到了剑坛。

剑坛也是有弟子守护的,看到宗主和长老一起过来,都不敢有任何的疑问,马上开启让他们进入。

“剑坛修建于三百年前,当时的宗主,把所有先辈的佩剑集中起来,建造了剑坛。”

“相比起祖师画像、牌位,后世弟子们在瞻仰这些佩剑的时候,更能感受到一份信念。”

“这些剑既有秋水这样出名的,也有不怎么出名的,但每一把,都是代表了剑宗的一个时代。”

高离讲述起剑坛的掌故,颇有几分自豪。

沈浪不需要进来,上次召唤秋水剑的时候,神识就已经完全的查探过了。

其实剑坛里面供奉的剑,也没有成千上万那么多。

能入剑坛的,往往都是宗主、大长老级别的高手。而有一些长老,也是把自己的佩剑传授给自己的徒弟的。

林林总总加起来,这里一共有几十把剑。

秋水剑的位子,还是空着的。破窗出去的地方,已经修复了。

其实秋水剑在剑坛里面并不是排在第一的,甚至前五都不算。

因为这本就是论资排辈的地方,高寒秋虽然是剑宗中兴崛起的著名祖师,但前面还有更具历史的创派祖师,还有历史更悠久的宗主、长老们。

“越是神剑,越有信念。这并不是情绪作祟,而是它们……都有生命!”

听到沈浪的点评,别说奕扬了,便是荀尊也是吃了一惊。

高离的各方面的境界都更高,听到这话,则是若有所思。

“就像秋水能听从我的召唤一样,因为它具有灵性。说生命其实也是可以的,只是和我们的生命形态不一样而已。”

沈浪取出了秋水剑。

再回到剑坛,秋水剑也是有一丝的波动。

毕竟这是它住了几百年的“家”,它听从沈浪的召唤,跟随沈浪征战,但现在似乎也有回到家的感觉。

“当初创建剑坛那位宗主,境界很不错。他是通过这样的形式,让这里活了!”

沈浪进来之后,就感觉到了,剑坛里面有外面感觉不到的一种氛围。

这种氛围就像是道场洞府一样,是修行者常年累月温养出来的痕迹。

而这剑坛里面的“修行者”,就是这一把把的剑!

修行是一种比喻,实际上是它们得到了大量能量的滋养。

这个剑坛的建筑建构,所矗立的位置,都是经过非常用心雕琢的。

剑宗这个山谷,本来就蕴含了大量的灵气。而剑坛就是在一个节点之上,可以凝聚灵气。

所以三百年来,并不需要人为的用灵石布置聚灵阵,只要不被破坏,就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最初把收藏着的宝剑移入到剑坛里面,也是按照不同的角度方位摆放。名次有顺序,但每一个位子上的剑,都充当了一个角色。

包括后来请入的,也都是放置在早已经设置好的剑架上面。

这几十把剑,就形成了一个阵法,让它们可以互相的促进,并更好得利用灵气。

这些名剑,刚开始的时候,是有自己的灵性,或者残留着主人的气息。

但随着时间长了,要是没有修炼出意识觉醒的灵性,就会慢慢的淡化。

这里特殊的环境,让它们得到了很好的成长,并不逊于跟着它们以前主人的时候。

所以秋水剑在时隔五百年,可以一下召唤过来,并能直接洞穿了荀尊。

秋水剑如此,其他的剑也一样。

当沈浪把这些说了出来之后,不仅仅荀尊、奕扬,便是高离,也是有点目瞪口呆。

这是典籍手稿里面没有记载的,他们一向以为只是表现对前辈祖师的敬意,代表的是剑宗的信念和精神,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讲究。

奕扬是第一次没避讳的参与,不免觉得沈浪是在胡诌。

但高离认为沈浪是高寒秋转世,当然是完全的相信了。

“那这里……是不是要加上一把剑?”高离指了指秋水剑空出来的地方。

“短时间少一把,少几把,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像这样一下就是几百年的,还是要补上。你们谁的剑,都是可以的。”

沈浪点醒了一下,免得他们非要什么名剑。

“还有,尽量不要移动。如果是要打扫除尘,也是用小法术解决吧。”

“好的。奕扬记下了,这是以后你要肩负的责任!”荀尊马上说道。

“是。”

“那我们这一次,是不是……”

荀尊本来是抗拒的,但听完了沈浪讲述他都不知道的秘辛,也是兴奋了。现在他目光看向的,是最尊位子剑架。

那是天山剑宗创派祖师的剑。

不用说,那也是这里最具有历史意义的剑,年代最久远的。

按照沈浪的修行比喻,这应该是最强的一把了吧?

高离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那把?不。”沈浪摇了摇头。

“沈长老,那是为何?祖师爷的剑,不应该是最强的吗?”奕扬问出了他们的问题。

沈浪笑了笑:“祖师爷的剑,年代太久远了。我不是说腐朽了,而是早年保存不当,早就没有灵性。”

他进来之后,就感应出来了,哪些剑最强,哪些最弱。

这是三百年前建造的,那在当时就有数百年历史的剑,灵性消散,也就要从头累积,自然也就比不上还具有灵性的宝剑。

而当时最佳的,当然是那一代宗主、大长老的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