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无心之秘!-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95章 无心之秘!

沈浪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莫名其妙就成为了天山剑宗的长老!

不过他这一次过来天山剑宗,本就是想要补偿一下他们的。

因为上次疗伤,多亏了剑陵里面的资源,在击杀楚陌风等方面,秋水剑都起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

这到底是故人之后,跟郑家一样,他都是多一分关心的。

另外也是准备在这里借地方闭关修炼!

跟楚、谢两家的仇已经报了,其他就不是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西门封、苗赞他们,固然还是很可恶的,但那是利益所致,只要实力够强大,那就不算问题。

反过来,如果实力不够,不仅仅要被抢、被打,还会被污名!

现在成为长老了,那一切也就顺其自然了。

“这些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沈浪直接放出了在唐园买的那些东西。

虽然在他的眼里是“破铜烂铁”,荀尊和高离也是看不上的,但起码最便宜的也价值一颗灵石了,送给下面的弟子,还是拿得出手的礼物。

而一次拿出价值几十颗灵石的礼物,也不算吝啬了。

“我代弟子们谢谢沈长老了。”荀尊微笑拱手。

他现在的态度也很好了,输了只能服气啊!

“那是给年轻弟子的,而这是给剑宗的。怎么用度,就由宗主来决定了。”

刚刚那是沈浪“清空库存”,现在出手的,才是真正的馈赠!

“这……这怎么使得……”

“沈老弟……”

宗主荀尊和高离长老,都被震撼到了!

因为沈浪这次出手的,直接是五十颗中等灵石!

拿岂止是大手笔,简直是巨大的馅饼!

沈浪摆了摆手,认真的看了他们一眼。

“二位让我这仇人做长老,可能有各种考量。但我是对剑宗真有感情,并且是当兄弟门派的。这一次,是特意来回报的!”

“去年末来的时候,我急需疗伤恢复,需要提升实力。无论是强行带走了秋水剑,还是在剑陵闭关,对我都非常重要。”

“而走的时候,高长老还馈赠了五颗灵石,对那时候的我,也是雪中送炭了,所以我不远万里西来回报。”

听完沈浪一番肺腑之言,高离和荀尊都觉得有点惭愧。

上一次沈浪,算是恩威并施,伤势未愈还能依靠秋水剑重创荀尊,即便高离可以把他拿下,其他弟子也可能会有损伤。

后面发现沈浪能给他们带来老祖宗的遗产,也就放下了恩怨,希望把他拉到剑宗的船上了。

为什么会早早的宣布出去,让每个人都知道,就是避免沈浪来的时候措手不及。

就像今天,他们也不知道沈浪为何而来,赶紧先把长老之位送上。就算不能变成自己人,应该也不会突然出手吧。

没想到人家竟是来报答的,这反而把他们的计谋显得多余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沈老弟高士!高某不如啊。”

高离竖起了大拇指,赞誉了起来,宗主也是连连点头。

“行了,你们对我有所图,那是正常的,我若没有价值,也不值得用心了。只要没有恶意,现在就是自己人了。”

沈浪强调了一点,没有恶意!无论是剑陵还是高寒秋手稿,或者其他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

“对、对,我们都是自己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是沈长老对剑宗的馈赠,作为宗主,我必然记录下来。”

他们两个都是老家伙了,马上趁机拉近关系。

随后,便是跟沈浪说了一下天山剑宗的情况,毕竟他也是核心高层了。

荀尊因为身体的关系,也不全是他说,高离帮着补充了很多。

天山剑宗安于西域,一方面是低调行事,另外一方面也是实力有所下降,为了避免损伤根基,不与中原名门大派豪门望族争雄。

当代所有弟子里面,以长老实力最强。大长老高离境界最高,达到了存真境后期!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能不把楚陌风放在眼里的缘故,现在得知这一点,沈浪也是有点后怕,如果不是高寒秋这张牌用得好,即便得到秋水剑,也会被高离拍死。

另外还有三位长老,都是存真境中期,近年大多时间都在闭关参悟存真境后期。

四大长老加上宗主,就是最高权力核心。但宗主荀尊本身的境界,是只有存真境初期,所以当初被沈浪干了。

除此之外,达到存真境的,都会奉为长老,另外还有两个,但地位和权限不如他们几个。

中间层则是以还虚境为主,那个奕扬,就是宗主的接班栽培对象,所以很多事都由他处理。在境界上,他也是还虚境巅峰的水平。

底层年轻的弟子,和在世俗的外围弟子,则是归元境各个阶段。

整个状态还是很良性的,加上他们在这天山腹地,也没有别的娱乐,所有人都勤学苦练。整体实力是远比楚家、谢家这种只有一位存真境的强。

但就这样,对他们来说,还是没落之后的现状!还是对中原豪门心存忌惮!

由此可见,还有很多隐藏着不出世的名门大派。

荀尊也讲述了一下门派的历史,本来是高寒秋把天山剑宗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但并没有继承下来。

数百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让高祖师很多东西都没有留下来,秋水剑是先留在门中的。后来是靠着底蕴坚持着,也是一步步下滑到现在。

“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我听闻很多门派的同时代祖师,也都消失无踪了,几乎可以算是造成了整个修真界的一个断代。”

高离有点唏嘘:“沈老弟对于寒秋公的情况了解不少,估计贵师门没有经历过断代吧?”

却不知老头这闲聊的话,让沈浪怔住了。

随着接触修真界越多,他也有这样的困惑。无论是前世的他,还是其他一些故人、敌人,都仿佛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像郑蛮也不过偏居一隅,最终成就也是有限。

其他人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岁月和朝代变更抹去了痕迹?

但在找到天山剑宗之后,证明以前的门派都还是流传下来了,以现在他们对中原的顾忌,中原的门派也一样。

这个困惑他无从说起,只能等实力更强以及接触修真界更多之后,自己去发现。

而刚刚高离的话,让他发现了一丝端倪!

断代!

一大批修真强者消失了!

时间无法具体,但应该跟他前世陨落是一个时代,只是后了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