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谢家密室-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71章 谢家密室

除了对所有轰击之外,沈浪也把混元霹雳弹对着其他没有人的房子轰了,让整个小区都坍塌燃烧了起来。

前后的袭击时间很短,但沈浪神识笼罩着整个谢家,里面的所有状况都历历在目。

这本是为了防止有人逃走,结果发现最中央一套别墅,本来聚集的人最多,在被轰炸之后,其中一个并没有逃离出来,而是冲到了一个书房,并快速的打开了一个机关。

一个书橱移了开来,出现了一个通过地下室的入口。

那个人刚刚跃身进去,还没有等到入口关闭,上面已经大量的坍塌。

本来只是一个漏网之鱼,沈浪也不在乎,这也不能一网打尽,就像在酒店那里,就还有谢俊等。

但这人进入的地下室,却是让他想起了楚陌风的密室。

这是不是谢家的密室?

之前在楚家的密室里面,他是收获不小。现在这一次时间紧迫,并没有想要搜索一番,等到谢道陵他们回来,想要走就难了。

不过只是稍微的迟疑了一下,沈浪便闪身没入火海,直接到了那个地下室入口处。

就算把谢家灭了,也只是出一口恶气,并没有收获什么!

相反混元霹雳弹消耗了他不少的元气,圣甲狂轰,也是急速的消耗着灵石能量。

所以他还是决定冒险搏一下!

等沈浪到的时候,那个入口已经快关闭了,他迅速的跃身进去,在机关合上的时候,沈浪人已经沿着台阶快速的往下。

随着机关合上,火光照不进来了,里面光线直接暗淡,但在他才往下的时候,下面亮起了灯光。

“快点关上,让烟进来我们就完蛋了!”

刚刚先一步进来的那个谢家子弟,刚刚开了等,正对台阶上的沈浪叮嘱了一句。

台阶是往下面通了起码一层楼的高度,这地下室的建造,就已经考虑到了防爆防炸弹。

“你是……”

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就发现了不对劲,跟着进来的并不是自家兄弟,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再看,这可不就是当前的大敌沈浪吗?

他没有惊叫出来,秋水剑已经把他的咽喉洞穿了!

沈浪收剑之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开始搜索这个地下室。

这不是屋内的夹藏着的密室,而是一个完整的地下室,面积要比楚陌风那里大得多了。

不过整体看起来,也就是几十个平方。四周靠墙放着的是上锁铁柜,中间则有皮垫等物品,看样子除了储藏宝贵物品之外,也是可以用来闭关之用。

时间紧迫,沈浪迅速的观察了一下,马上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这些靠墙放着的是巨大的铁柜,全部都是上了锁,有暗锁还有明锁。

沈浪直接挥动秋水剑,如同切豆腐一样,把这铁柜的门锁撕开。

几个铁柜门打开之后,出现在里面的,却是一个个精密的保险柜,全部是密码锁。

对别人是难办的事,对沈浪来说,就是对几剑的事了!

把保险柜切开之后,他也来不及清点,直接把里面的物品全部收到了储物指环里面。

整个地下密室完全被清扫之后,沈浪马上准备离开。

前后也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但这时候,上面却是传来了几股强大的气息!

谢道陵西门封他们几个赶过来!

谢家眼前的一幕,让西门封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就在天东,就是为了助拳保护谢家,现在却是当着他们的面,把谢家给灭了!

尤其西门封,刚才在天台上,他还跟谢道陵说沈浪肯定不会来攻击谢家。如果不是他的建议,谢道陵就先赶回来了,不一定能抓住或击杀那混蛋,起码还有救人的可能性。

“节哀!我们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活口……”马士彬安慰了一句说不出话来的谢道陵。

西门封干咳了一声:“混元霹雳弹不是随便任用的,是需要元气支撑,他刚刚把这里屠戮一番,应该走不远,甚至还在附近,我们大家……”

“不用了!谢家已经这样了,各位还是赶回去,不要也被沈浪扑了个准吧!”

谢道陵说出送客的话,明显带着怨气。

虽然灭谢家的是沈浪,但今晚这局,是跟着西门封意志而来的。要不然的话,说不定他和沈浪还能和谈。

更重要的是,之前沈浪逃走了,他本就邀请他们一起过来保护谢家的。是西门封说沈浪肯定不会来,延误了战机。

西门封干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而是联合苗赞、马士彬一起,大家施展法术,把这小区的火给灭了。

不过他们能做的也就这一点了,还有活口的话,逃不过他们的感应,谢道陵也能救出来了。

而谢家已经如此,剩下刚刚在酒店那边的,也没有几个了,沈浪的也不需要再动手了,他们留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了。

所以在灭火之后,三个人都告辞离开。

谢道陵没有送他们,谢俊还在酒店处理,破坏了人家两层,得有一个说法。

刚刚在他们几个灭火的时候,谢道陵是打电话给了谢俊,让他赶紧找地方藏起来,不要回来,也不要留在酒店,交待给其他人去做就好了。

谢俊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但还是马上听从了谢道陵的安排。

他有另外打了一个电话,是忠心于谢家的家臣,交待了几个任务,一个是酒店那边处理好,让谢俊藏起来,另外是安排人来处理家里的事,之后是躲藏在亲戚家的老弱妇孺,都要协助谢俊处理好。

等着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谢道陵便来到了原来中间这一栋别墅,看着里里外外都是断成几块的尸体,让让他怒火上涌。

来到原来的书房处,他猛的挥手,把怨气发泄在断壁残垣之上。

几掌排开了倒塌堆积的墙壁砖石,也把那倒下的书柜排开了。

不是他冷血,而是谢家的情况已然是这样了,再伤心痛恨,再后悔也于事无补,现在能做的,是把所有的家底起出来,最后减少一点损失。

他也不幻想报仇什么的,自求利用余生,把年幼的谢家子弟手把手栽培,过个几十年,或许谢家还有东山再起的日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