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多方发难-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64章 多方发难

谢家是对这里重点看护着,不过他们并不是在沈浪之前的客房里面埋伏着,而是在顶层一个豪华行政套房里面。

电梯到了之后,走廊已经有人敲门汇报,等着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已经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去了。

进入客房里面,入眼的是一个大客厅,里面回字形摆放着沙发,中间是茶几。

这会儿除了门口方向的沙发空着之外,其他三个方向都是坐着有人。

沈浪进去之后,谢俊便弯腰告辞出去了,然后把门关好了。

在沙发上坐着的一共有五个人,看着沈浪进来,也没有站起身来。

面对着门口方向,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谢道陵,另外一个则是不久前还在神木崖见面过的西门封。

右手边坐着两个也是差不多年纪的,不用说,自然也是谢道陵请来助拳的大师级人物。

左手边的沙发上,只坐了一个人,就是带着面纱的落轻舟。

他们没有站起来,是因为从身份上来说,各个都在沈浪之上,但随着沈浪进来,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的目光也都聚集在沈浪的身上。

沈浪直接过去,在空着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谢、西门大官人,宫主……你们好啊。”

沈浪笑眯眯的开口打了一下招呼,然后看了右边两个:“这两位不认识,应该昨晚上也是擦肩而过吧?”

老谢、西门大官人……

这两个称呼让谢道陵和西门封的脸色都有点尴尬,另外三个人也是哭笑不得。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来谈判的敌人,反而像是他们老友一样的态度。

“海天镇苗赞。”

“踏马派马士彬。”

右边两个简单的开口,自报了一下家门。

沈浪当即明了了,看来谢道陵邀请助拳的,也不是随便挑选的,而是把当年前往死亡森林里的那些家族的邀请了过来。

冰宫当年有落雨荻和磬音两个前往,海天镇的三个,其中有一个叫苗勇,是死在了里面的。

而踏马派的那一个,是活了下来,沈浪给他抹除了记忆,好像是叫马岩松。

现在冰宫宫主到了,苗赞极有可能是苗勇的父亲,代表着海天镇来了。马士彬就算不是马岩松的父亲,也是长辈了。

“老实说,我小小地方出来的,孤陋寡闻,对于各位前辈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之前说没听过,让西门大……真人很不爽,所以……久仰久仰!”

沈浪抱拳对他们客套了几句。

苗赞和马士彬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这叫什么久仰?

你直接说没听过还好一点!

另外一边的西门封就更不用说了,脸都差点绿了!说得他好像极其小心眼似的。

“沈浪小友,我跟大家说你牙尖嘴利,他们都不太相信,现在你可是亲自向大家表演了一下。哈哈……”

西门封倒是有心理准备,毕竟这算是第三次交锋了。

“今天承蒙落宫主的面子,才能把你请过来,相信你也知道我们请你过来是什么用意吧?”西门封接着说。

沈浪笑眯眯的看了一下他们:“你们都是客,有什么要说的,应该让老谢这个主人来说吧!或者你们倚托了宫主来说吗?”

“沈浪,我和他们几位前辈,都不是闲着无事之辈。赶来天东,也不是为了凑热闹,就是希望能把你们两方的恩怨化解。”

落轻舟隔着面纱开口了,然后优雅的伸手指了一下:“谢家主其实已经是很有诚意,我希望你也冷静下来,大家求同存异。”

一直没有说话的谢道陵,这会儿对着他们几个抱拳一礼。

“这一次有劳各位了,我谢道陵,自认也是成名几十年。但现在被一个后生小辈逼到如此地步,实在汗颜得紧啊!”

谢道陵自嘲的感慨了一下,又对沈浪说道:“当然,我不是抱怨你什么,后生可畏!你实力强大,出手狠辣,不计后果,这些都是难得的品质!”

这听起来是夸赞,实际上全是讽刺的话,沈浪也是笑着承受。

这会儿谢道陵如果没有丝毫情绪,反而他会觉得不正常,其中可能会有陷阱。

“所以呢?”沈浪看了一下面前,又摇头道:“老谢,你这待客之道是不太行的,怎么着也该为我准备一杯茶吧?多烧一杯水的事。”

“呵呵!我可不敢准备,我怕阁下怀疑我会下毒!”

“哎呀……”沈浪拍了一下脑门:“对啊!我都忘记了,谢家有一款无色无味的无忧散,据说是非常了不得的毒。上次谢勋就对我下毒了,我命大没有死。”

“看看!我这性格,确实太马虎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谢家主磊落!”

本来谢道陵只是随口讽刺一句,被他这么一引申,当即让其他人也想起了谢家好像是有这么一味毒药。

虽然在座的都是有身份的,也是他邀请来的,不可能对他们下毒,但总感觉就不太好了。

“沈浪!今天把你请过来,除了你和谢家的恩怨,我们海天镇也有一桩事要跟你清算。”苗赞忍不住了。

“上次死亡森林一行,我们海天镇三位年轻才俊,没有一个回来。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跟出来的各位天才们打听,都不太清楚,其中楚云飞是说,他们三个和谢家的两位一起,都是被你杀害了!”

苗赞这是准备发难的,说到这里,声音也是严厉了起来。

“本来你没回来,我们也是死无对证。但年前你回来,宣称这是楚云飞干的。我们不得不重新调查,包括找冰宫的仙子们,柳家和踏马派等一起调查。”

“天见可怜!踏马派马兄,发现马岩松被人抹杀过记忆。马兄通过高强的法力,将之记忆恢复,让我们了解到了真相!”

苗赞指着沈浪:“海睿、司徒阳、苗勇……我们海天镇三位最有希望的年轻人,全部被你杀死!”

旁边踏马派的马士彬叹了一声:“阁下没有杀马岩松,只是抹除了他的记忆,我踏马派承情,多谢你不杀之恩。不过你实在戾气太重!你当初就算和楚家、谢家有仇,海天镇诸位又跟你有什么恩怨?”

“唉……或许是我们家马岩松蠢笨一点,才得以逃过一劫,没有被你杀了灭口吧。”

抱歉,今天只有三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