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图穷匕见-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66章 图穷匕见

果然!

在西门封那似乎不经意透露出的信息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到了沈浪的身上。

这一次别说他们几个的眼神变了,便是宫主落轻舟的眼神都有点变了。

不过落轻舟随即便微微蹙眉,没有相信这话。因为落雨荻的关系,她对于沈浪的情况了解更多一点。

以他的灵石来说,基本上大头也就来自于楚陌风那里夺来的,或许还有不清楚什么关系的天山剑宗,但借用秋水剑,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不可能给予大量的灵石馈赠。

所以说沈浪有几十颗中等灵石,她是相信的,说有几百上千,她是不相信的。

可她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

其他的几个人,包括谢道陵在内,都有了一种“宁可信其有”的心态。

这可是西门封说出来的,如果没有了解的话,他会乱说吗?

之前就传出说西门封加了沈浪的微信交流过,而且刚才他也说了,在神木崖看着沈浪和黄征、沈夜交手。

刚才西门封就提到了沈浪得到了五十颗中等灵石,只是那虽然多,但还没有震撼到他们。

现在听说实际上的有几百上千,今天傍晚赚的五十颗,就不是让人怀疑,而像是一个证据了。

他能轻松的搞到五十颗灵石,说不定五百颗也是真的有!

就算西门封有所夸张,退一步计算,光是楚陌风的收藏,加上今晚上的五十颗,那也是不小的一笔!

还有秋水剑、还有神行舟、混元霹雳弹等至少三件法宝……

现在他们这里,如果动手四个人瓜分的话,起码能分到一件法宝,分不到的也会得到更多的灵石补偿。

一时间,他们的心思都活泛起来了,什么恩怨,什么面子,都抛到一边去了,想着的都是利益!

可如今还有一个冰宫宫主在这里,要把她拉了入伙的话,估计得分出比较大一份,才能打动她,这样大家能分的就少了。

要不然的话,就得加上她一起灭口了!

“沈浪,你不是平西那鸟不拉屎地方出来的吗?居然还有那么多的灵石?吹牛的吧?”

落轻舟能这么年轻得到传位宫主,除了实力强大之外,必然各方面能力都很不错。

不需要谁说出来,也不需要表露什么,她马上就猜到了其他人的心思,马上以疑问的语气,帮沈浪变相解释了一下。

沈浪淡淡一笑:“我要说我没有那么多灵石,他们肯定也是相信老西门而不是相信我。再说了,这一位大师,刚才在神木崖就想要抢我了,幸亏我跑得快!”

他看起来似乎在回答落轻舟,实际上是毫不客气的揶揄讽刺西门封。

“他刚刚这么透露出这个消息,就是想要让大家一起动手弄死我瓜分啊!话说,宫主你应该不会这么无耻吧?”

这话说出来,西门封有点不能忍了:“沈浪小友,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看到你晒了一箱子的灵石,如果我有抢夺之心,你觉得还能留在你哪里吗?”

“你想要抢也要能抢得到啊!”沈浪不客气的讥讽。

“我刚刚说出这话,是想要你看在人道的份上,给予一点帮助。就像刚才你抢了人家的法宝,索要重金赎回,我看着不忍,直接帮着付给你十颗灵石了。这就是人道主义!”

西门封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并且是一脸严肃,要不是亲眼见过他的起了贪心,还真的容易相信了。

“好吧,人道主义是吧?我道德水平比较低一点,我没有兴趣。您不会要逼捐吧?”

西门封微微一笑:“当然,我只是建议,愿不愿意给,那是你的自由。我的出发点是好心,希望你们化干戈为玉帛嘛!”

“既然化干戈为玉帛,为什么不能是他们补偿我呢?”

“补偿你?”

“跟你们在数量、资历、人脉等方面比起来,我都是弱势群体,但我有死战到底的决心。而且我只有一个人,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赚一个!”

沈浪不客气的冷笑:“打个比方,就像你们无极门,西门真人法力高强,可能随便就把我打残了,但无极门应该有不少人,能让我杀个够本吧?”

“沈浪!”西门封沉下了脸:“我一再好言相劝,希望大家可以求同存异,把问题解决了。你可不要逼着大家灭了你!”

之前不管是黄征沈夜他们,还是谢家,对于他来说,都是别人。

现在沈浪居然敢拿无极门说事,哪怕只是比喻,也让他非常的不爽了。

“你不就想要灭了我?但别扯什么正义,你灭了我,是贪图我的灵石!”

沈浪扫视了他们一眼:“我就把话放在这里吧!如果你们是想要解决问题,我今天给冰宫宫主面子,来了,也愿意解决。如果想要动我,就先掂量一下,你们经不经得起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下场!”

这话说出来,当即有了沉甸甸的效果。

海天镇、踏马派都不在这里,谢家则会首当其冲!

他们一下你看我我看你,都希望别人出头来面对。

马士彬是有理由的,他跟沈浪没有直接的恩怨,要怼当然要苗赞和谢道陵去怼!

苗赞沉默则是觉得,这是谢道陵的地盘,大家首先还是来帮他的,得他先来。

谢道陵则因为谢家受到影响会最大,而现在风向是被西门封搅乱了,不再是他们的个人恩怨了。

“行了!别说什么人头滚滚的气话!我是谢大师请来了的,让我邀请你过来,也是几位大师的意思,他们定然不会让我失了面子的动你。”

落轻舟皱起了眉头:“看来谈不拢了,你且走吧!等你真正有诚意再说!”

她先拿话将住了其他人,再说沈浪没有诚意的下逐客令,其实现场谁都能够看出这心思,是想要为沈浪争取到一条活路!

图穷匕见!

图已穷,匕如果再不现出,就要错过机会了!

“且慢!”谢道陵开口叫了一声。

“谢大师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么?不会真要赔偿给他吧?”落轻舟故意说。

谢道陵拱了拱手:“难得今日是靠着宫主的面子,才把沈浪邀请出来面谈。我不想天天提防着他攻击,也不想谢家其他人都活在阴影之下……”

他正色的问沈浪:“你的条件是什么?”

“拿出诚意来,道歉和赔偿。”沈浪也不跟他客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