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我抢的和我赢的-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59章 我抢的和我赢的

刚刚沈夜完全是下意识的挡了上去,以他的实力,其实别说是一件法宝,便是普通的物体挡上去,也能挡住杀招。

可是刚刚劈砍下来的,也是一件法宝!

同样是法宝,大家的属性却不一样,那斧头完全是攻击性刚猛法宝,骨箫有自己厉害的地方,但如果硬碰硬,就脆弱了。

不过那斧头毕竟没有人操纵着,只是沈浪撩过去劈砍的。所以只是些微的伤及到了骨箫,而斧头也被挡开了。

但就在沈夜急忙去查看骨箫的时候,斧头已经落在了沈浪的手里。

这一次,沈浪就是不客气的快速劈砍了起来!

沈夜马上不顾骨箫,赶紧就闪避了起来。

但沈浪却是紧追而来,斧头砍的不是人,而是直接奔着骨箫而来!

以他的速度,沈夜能闪避开一部分就已经很不错,其他的都是劈砍在了骨箫上面!

斧头看过来的时候,沈夜无法闪避时,就非常的被动了,不得不注入元气去硬挡,要不然的骨箫更加容易被劈碎了。

“混蛋!”

这一幕不仅仅沈夜心疼不已,黄征同样心疼不已。这可是他的法宝,无法怎么损伤,都不关什么的事,当然可以毫不顾忌。

他刚刚已经避开了,此刻不仅仅是喝骂,也是赶紧施展了看家法术攻击向沈浪!

可他马上就郁闷了起来,沈夜也是在不断的闪避,而沈浪追着他跑,也不固定,法术根本追踪不及沈浪,反而给沈夜造成了阻挠。

结果就是沈浪劈砍了更多次!

就在沈夜快要逼得崩溃的时候,忽然发现一把剑已经顺着骨箫砍了下来,直接到了手的上方,眼看则要把他的手给剁了!

沈浪变成了单手持斧劈砍,另外一手又抓了秋水剑削了过来。

留手还是留法宝?

沈夜其实没有时间考虑,而且就算不顾手,削断了手也留不住法宝!

在他松手的刹那,沈浪不客气的直接把骨箫抓走了。

“你们的法宝都在我的手里了,还要再继续吗?”

沈浪飞身到了一个角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

黄征和沈夜也只能停了下来——因为这厮一手斧头一手骨箫,作势要互撞!

为了不伤及自家法宝,他们只能忍了下来。

即便黄征的是斧头,他也不想出现了损伤啊。

“你太卑鄙了!”黄征怒斥了一句。

沈夜更是狠狠的说:“无耻!你不配姓沈!”

沈浪嗤之以鼻:“西门大真人,我还没有怎么施展出几成功力呢,就把他们的法宝收缴了。还不宣判我赢,真的要斩杀见血吗?”

西门封鼓了鼓掌:“不错不错,点到为止,你也算是有心了。”

然后他对另外两个说道:“你们呢?服气吗?还是真的要见生死的程度?”

他们两个当然不服气啊!

可是不服气又有什么用?

现在他们连法宝都被夺去了,还要再继续的话,沈浪直接用他们的法宝一通乱砸,反正损失都是他们的,那怎么办?

而且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刚刚交手的时间虽然短暂,但他们已经明白了,沈浪能斩杀楚陌风,就算依靠了法宝,就算是因为楚陌风的轻敌,还是有他过人之处的。

他们没有出声,西门封就没有再追问了,给了他们台阶。

“既然你们让我做了这个仲裁,那我就来宣布吧!沈浪小友,刚刚把沈黄两位小友的兵器夺了,成功赢得了这一次的比试。大家无冤无仇,不需要分生死,点到为止就好了。”

黄征和沈夜两个是非常的不甘心,认可了这一点,就等于要把二十颗中等灵石赔出去了!

“现在,请你们把灵石给沈浪吧!沈浪小友,也请你把两样兵器还给他们两个。”

听到这一句,他们两个的感觉才好一点,虽然赔了二十颗中等灵石,但至少把法宝收了回来。

“他先把法宝还给我们!”沈夜直接表示不相信沈浪。

“这个……不是我们信不过,起码是一起交换吧。”黄征也附和了一声。

沈浪冷笑了一声:“西门大师,这就看你的面子管不管用了!”

“你们应该不会忘记吧?按照我的条件,是得先把灵石给我,那是挑战我的诚意金,我输了才会赔付,赢了是不会退的。刚刚没有让你们先给,是看在西门前辈的面子上。”

西门封有点尴尬:“这个……有这样的约定吗?我不知道。”

“谁给你约定了?那是你自说自话!谁答应你了?”

“白纸黑字写下来了吗?”沈夜干脆准备赖账:“你说不给西门前辈面子,前辈让你把法宝还给我们,你才是不给面子呢!”

沈浪不由得暗暗摇头,本来还说他们的素质挺高,都是有风度的。没想到就周羽民一个有风度,这俩家伙在输了之后,简直就撒泼耍赖了!

“这样吧!给我一个面子,都交到我这里,我来递还。如何?”西门封给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沈夜和黄征本来是想要把水搅浑,把灵石都赖了。现在让他们交给西门封,又不好拒绝。

当西门封伸出手的时候,他们无奈,只能把各自装着灵石的袋子递了过去。

西门封入手之后看了一眼,然后把手伸向了沈浪,要他把两件法宝递过去。

“这样可以了吧?”

沈浪直接伸手过去,“这是我的赌注!而这是我的战利品,那我赢的赌注交换我的战利品,你们也真的脸大!”

这话一说出来,别说黄征沈夜两个变了脸色,就是西门封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了。

他刚刚算是打圆场了,他们两个给他面子了,现在沈浪却是不给他面子!

如果不愿意退还,刚才就应该先说出来,等到他作为中间人调节好了再开口,岂不是故意打他的脸吗?

“做人呢,留一线好相见,就像这两天的那个什么英豪榜,能到你们这个层次的年轻人,全国也是数得出来了。大家在以后的岁月,低头不见抬头见,沈浪小友还是不要做得太绝了。”

虽然说得还是比较婉转,但明显是在批评沈浪了。

沈浪嘿嘿一笑:“大真人,我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

西门封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了。

沈浪连他的面子都不给,对他都不留一线,直接删除了他两次,对沈夜黄征,又怎么会听话的留一线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