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意外的裁判-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54章 意外的裁判

对方会不会通知谢家,沈浪并不能确定,出于安全考虑,他还是不得不防。

所以他这一次是提前赶往神木崖。

神木崖在天东一处山脉里面,地图上很好寻找,现场也很好寻找。

因为这神木崖很明显,是突兀耸立出的一座山崖,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棵大树一样。在群山之中,是一下就能寻找到的。

神木崖不算太大,又几乎都是笔直陡峭,所以无法开凿山路上去,到现在也没有开发,只有在附近山上有观景台,让人以它为背景拍个照什么的。

要是普通人约架神木崖,当然指的是神木崖景区那一带。但沈浪他们是修真者,约的就是神木崖的山巅!

沈浪是直接用神行舟,飞行了过来,从空中寻找到了这一棵“神木”,然后直接降落到了山顶。

到了神木崖上面,看到这是一个大概几十米的正方形,上面几乎是平整的。上面以山石为主,没什么植被。

这不像是一棵树,更像是一种武器——“锏”,一个巨大的锏。

从这里到四周的山上,距离都挺长的,这也让天东本地无法通过架桥的方式来开发。

不过现在流行摇晃、透明的玻璃桥,说不定将来这里也会开发成这样的景点。

到了之后,沈浪便是平躺在石壁上面。

虽然崖顶寒风很冷,但现在还有太阳,其实是挺舒服的。

不过沈浪躺着这里,不是晒太阳,而是利用着时间继续修炼!

“阴阳波若真诀”第四重开始吸收星辰之力,这当然也包括了太阳这一颗距离最近的重要星辰。

现在他是躺在群山之间,又被神木崖托起来空中,颇有一份天人合一的感觉,太阳精气也是丝丝缕缕的被吸收入体。

沈浪提前过来,是为了抢占先机,万一他们联手了谢家,谢道陵、西门封等人围攻过来,他也能从容的离开。

所以即便是在修炼的过程中,也还是保持着一丝警觉,神识不时的巡查着附近的情况。

接近下午五点的时候,对面一个山头,出现了几个人,他们张望着,也是发现了神木崖上的沈浪。

“对面是沈浪阁下吧?我是周羽民,久等了!”

其中一个人,也不管沈浪并没有看向这边,先是抱拳一礼,主动说了来历之后,然后几个人一起往神木崖顶上飞掠了过来。

沈浪当然是留意到了他们,不过就只是几个不认识的,没有谢道陵在,也是相信了他们。

在他们过来的时候,收功的沈浪站了起来,在神木崖顶上面对了他们。

来的一共四个人,其中三个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不愧是“十大杰出青年修士”,起码都是年轻人。另外还有一个就比较老了,应该是他们请来做仲裁之类的。

“在下周羽民,是我和你联系的。这是黄征兄,沈夜兄。”

周羽民主动的介绍了起来,除了他自己之外,另外两个是第九、第八的。

然后他重点介绍了那个比较老的修士。

“这位前辈德高望重,我们特意请来作为一个仲裁见证,以保证公平公正,也避免赖账之类的麻烦……”

不等把这位前辈的名号说出来了,老头已经自我介绍了起来。

“小兄弟,见面了,我是西门封!”

说出这话的时候,西门封明显带着一丝得意的。他过来这里,沈浪并不清楚,算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沈浪听到周羽民介绍的时候,并不意外。

他们是三个人,输了联手攻击他,也没有人知道。会带上一个前辈来做证人,反而说明他们比较磊落。

但没想到居然是西门封,西门封会在天东,可是因为谢道陵的邀请,那现在……

“哈哈哈!不用怀疑,就我们几个,这件事是小周他们找我的,我并没有告诉谢家。用你的话来说,我也是要脸的啊!”

西门封用之前沈浪讽刺他的话,自嘲了一下。

“是吗?”沈浪淡淡的应了一声。

周羽民拱了拱手:“我是听说了你和西门前辈有接触,才知道前辈在天东,所以特意寻找了到了西门前辈。”

“没错,西门前辈,是有口皆碑的大师,我们大家都是非常佩服的。”黄征也是接口捧了一句。

“其实西门前辈来天东,也是想要化解阁下和谢家的恩怨,并不会偏向谁。”沈夜也说。

看他们并不忌讳的话,沈浪有点奇怪,难道这西门封真的口碑这么好?

“呵呵,几位小友不要再吹捧我了。你们再这么说,沈浪小友该以为我们四个人联合起来欺负他了。”

西门封打了一个哈哈,然后正色了起来。

“没错!我是因为谢兄邀请而来,又和你接触过,本来应该避嫌的。之所以还会答应小周他们,就是怕这消息传扬出去,谢家如果要干涉……我在这里的话,多少还是有个面子的。”

“这么说,应该要谢谢你了?”沈浪语气平淡。

“也没有什么谢不谢的,正如小沈……这位小沈说的,我不会偏向谁。”

西门封说完之后,对他们都笑了笑,然后主动的走向了一边,在其中一面靠近崖边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准备就这样观望了。

周羽民再次礼貌的拱了拱手:“西门前辈会客观公正的做一个仲裁,下面就是我们的赌注了!”

他主动的拿出了一个袋子,当着面打开了,里面放着的是二十颗中等灵石。

黄征和沈夜互相看了一下,一样的拿了出来,他们也是准备了二十颗中等灵石。

随后他们三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沈浪,不言而喻!

条件是沈浪提的,他们按照条件拿出了诚意,如果沈浪自己却是拿不出对赌的灵石,那就是虚张声势,就是自我打脸了,他们甚至可以不屑和他交手。

周羽民淡淡一笑:“我听说了,包括我们有七个人挑战了你,当然不可能为七个人分别准备赌注,再说了,也不可能同时和七个人交手,只要选择了其中一个,也就尘埃落定了。”

他示意沈浪只要能拿得出二十颗中等灵石就好了。

他是第十名,只要他把沈浪打败了,其他人也就没必要一一挑战了。服不服他,那是另外的事,他们可以有别方式切磋,或者大家互相有个大概的了解。

沈浪暗暗点头,虽然年轻人还会介意排名,但不得不说,他们几个还是颇有风度的。

“如果你拿不出来,就自己认输,从这里跳下去吧!”沈夜有点不耐烦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