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黑车-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36章 黑车

平西最大的药材行叫做琼芝堂药业,是有自己的网站,八点到二十四点都有在线客服。

沈浪和客服交流,报出的下单意向,把客服吓了一跳,赶紧联络了上面的主管。在沈浪吃晚餐的时候,由主管联络到了他,确认他不是开玩笑之后,表示随时可以去验货交易。

如果是熟悉的顾客,并且对药材成色没有多大要求的,也可以直接网络上下单,他们会配送到的。但沈浪要的很多,又是第一次交易,当然还是现场验货比较好。

沈浪左右无事,也希望早一点解决掉,便约定今晚上就过去验货。

他要的量大,对方也愿意为他加班加点,约好八点在琼芝堂的货仓见。

那个保镖还是在酒店听候差遣,但沈浪不想被人看着,直接把他打发回去了,他不敢不听。

吃完饭出来酒店外面,马上有人围了上来。

“老板要打车吗?绝对不多收钱,绕路不要您钱!我不是专业跑出租的,就晚上出来赚点外快。”

这显然是黑车司机,一般都比打表的出租车,或者网约车贵。不过现在沈浪卡里有两百万,也不在乎贵这一点。

上车说了琼芝堂仓库的地址之后,司机又热情的问了起来。

“老板你看起来还是一个学生,这是要去见朋友吗?”

沈浪皱了皱眉头,没有回他。太热情的自来熟他并不喜欢,不过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应该买套衣服换一下,穿着校服还是太显眼了一点。

司机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专心的开车。

沈浪对于市内了解不多,下午来回的时候观察了一下,现在走的是不同的路线,也可以看一下夜景。

过了一阵,那司机又唠叨着问他哪个学校的,怎么不上学之类的。

沈浪没有理他,他只能讪讪的没有再说。

车子经过一条河段旁的时候,司机停了下来,很抱歉的说他尿急,去树底下嘘嘘一下,一分钟就可以了。

沈浪没说什么,这是谈好了价的,司机不会用绕路、耽误时间来增加费用。

看着司机小跑着到路基下方河堤绿化小树林,沈浪也从车窗远眺了一下河段。

这条江河,是礼C县那边流过来的,在经过平XS区的河段,是修治得非常好,两边堤岸都是绿化带,估计可以当一个公园。

就在这时,一辆从后面开过来的大货车,仿佛失控了一般,直接向路边停着的车冲撞了过来!

沈浪听到声音不对,迅速的扭头张望,这时候车已经撞到了车尾!

这怪不得他警惕不够,前世的时候还没有汽车,现在又是在小地方,对于撞车也不常见。根本没有想过在路边停一下,就刚巧有车会撞过来。

不过这会儿是没时间去想到底是意外巧合,还是另有蹊跷。他的反应能力体现出来了!

就在车尾被撞击的刹那,沈浪打开了车门,——所幸他是坐在车后座,如果是坐在副驾驶,绑着安全带,撞击还有安全气囊弹出,反而更限制了他。

说时迟那时快,沈浪的身体虽然因为剧烈冲击而在车身车顶碰撞,但还是往车门外蹿了过去。

大货车似乎刹车失灵,并不是撞击就停下来了,而是全力的继续推撞,其冲击的程度,直接在空中翻滚了一下,越过下面堤岸上的小树林,往河里面坠落了过去!

当车子翻转的时候,也正是沈浪蹿出去的时候,当即顺势摔落在了绿化带,没有随车摔入河里面。

绿化带大概一两米,种植的是柏树,高度也就比上面路面略高,但因为路基的落差,人站在柏树里面,也要走近才能看到头。沈浪摔落下去,从上面一下是看不见的。

在车子坠落河里之后,大货车也在上面路边停下了。

“怎么样?”

落在柏树里面的沈浪,听到一个压低的声音靠近过来,是之前下来撒尿的那个司机!

一切不用多说了,那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黑车司机,就是有意在等他,并有意拉到这个路段停下!

真要撒尿,也可以站在上面路边撒,跑到下面树丛里面来,不是因为羞耻心,而是借机跑开,给上面撞车的机会,不至于连累到他。

现在他正是从堤岸上跑过来,此刻压着声音,是在问上面货车司机!

沈浪庆幸下午修炼了“金刚不坏体神功”,虽然只是略有小成,但已经足够他护身了,要不然刚才的冲撞,就算不会重伤,也一定无法那么顺利的脱身,这会儿就坠落到河底去了。

撞击和摔伤,对他现在不算什么,但此刻发现了这情况,让他不急着马上出来。而是静止不动,听听他们怎么说。

上面货车司机迅速下车,又拿着一个手电筒,对着坠落的河面处照耀。

“去看看!不要让他爬上来了!确定能淹死之后,你再报警!”

他们一个在上方路面,一个在下面河堤,沈浪就在其中的柏树下面,只要细心观察,或者手电筒照几下,就能看到他了。只是刚才他们都没看到,以为他是在车内。

“车不会浮起来,水压很强,没人从外面帮忙,他在里面推不开车门的。”黑车司机理智的分析。

其实在往车内灌水的时候,压力关系,是很难开车门。但里面灌满水了,压力压强平衡了,再开门就没那么难。只是一般人都会紧张,不会深呼吸等着水灌满。

“盯紧了!”货车司机叮嘱了一声,把手电筒扔给下面司机,让他可以清楚的观察水面状况。

就在他要转身开车走的时候,下面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在他惊叫之时,人已经被抓着脚踝拉得摔了下来。

“谁!”刚刚接着手电筒的司机,也是吓了一跳,忙照了过来。

在柏树丛里面的沈浪,抓着货车司机的脚踝,直接以人为武器,一下砸在了司机的身上!

两个人摔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柏树里面走出来的沈浪。

“你、你……”司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沈浪冷冷的看着他们,司机之前问东问西,并不是热情的自来熟,是以此来分他的心!

而看他们两个这么冷静,应该不是第一次配合干这害人的活了!

“谁派你们来的?”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们感觉到了浓烈的杀意!

(本章完)